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破烂玩意儿/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期待着从这个神秘的外来人嘴里得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可是他想象中的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出现这个外人来得是那样的,突然走的又是那样匆忙,给他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却让它永远的留在失落和遗憾之中。

所以在秦风离开的那一瞬间,商仙儿的心就仿佛丢失了什么一般空荡荡的,一时间失落无比,他也没有心情再在这里给族人们救治包扎伤口了,因此才会转身像自己的家狂奔而去。

因为如果他再继续逗留一秒钟的话,泪水就会忍不住夺眶而出,他不想让自己的熟人看到,更不想让那一些有心的人事后到自己父亲那里恶人先告状。

其实秦风并没有离开,他只不过是和商仙儿作了最后的道别,之所以会站在生命的身后,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足足有半个小时,那完全是因为秦风不舍得这个美丽的女人会有遗憾。

所以才会驻足观望了那么久,但很可惜的是在秦风观察的时候,他却没有察觉到半分,但是,秦风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遗憾,虽然有些小失落,但他知道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不该属于他的东西,永远也不属于他,所以秦风果断的放弃了。

和商仙儿作了短暂的告别之后,秦风来到那个老家伙先前给他说的地方,驻足静立了片刻,老家伙才姗姗来迟,手里拿着三件东西,分别是一把刀,还有一面镜子以及一株植物。

看这老家伙手里的那三样东西,秦风拿刀削一般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失望之色,摇了摇头,嗤笑一声,用着很不屑的语气说道:“我说你个老家伙,你该不会想拿这三个破烂来糊弄我吧?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吗?!

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三个破烂儿就是你家族中的至宝?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恐怕我真的会笑掉大牙的,一把破刀,还有一面铜镜已经黑乎乎的植物,这就是你家族的至宝吗?

这就是你这个古老的家族隐世了上百年的底蕴吗?这可真的是让我大吃一惊啊,这么惊人的底蕴让我根本就想象不到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这个家族这上百年的延续,到底是在做些什么事情这一片的地方难道你们从来都没有探知过吗?

难道你们只知道固守本土从来没有,探险或者外出查看你们所处的是什么地方吗?我先前还以为你跟我说的你们家族中的至宝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就算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但最起码是一些能让我大吃一惊甚至可以说大开眼界的东西,可是你现在拿着这三个破烂是什么呢?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三个破烂就是你们家族的至宝,然后让我随意挑选一件,就此打发我离去?”

秦风的这一想法说出来后让族老立马呆愣在原地,那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了一抹难堪之色,眼皮子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他实在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可是他知道面前站的这个小伙子是什么样的存在,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十个他二十个他加起来都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因此就算他心里再怎么不爽,他也忍下来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那无边的怒火平息下来,不咸不淡的说道:“小伙子,这话你就说错了,我已经给你说过,只要你击杀了那头狗熊,我就会将我家族中的至宝拿出来供你挑选我好歹也是一个年近花甲的人了,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小孩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呢?

既然我说这是我家族中的至宝,那肯定就有其中的道理你别看这三件东西虽然稀松平常,但你看到的只是表象,又和先前你击杀那头狗熊一样,你虽然没有受伤,可是你的五脏六腑已经受伤颇为严重。

但这一切只是内伤,在外人的眼中看来,你根本就没有受伤,因此任何东西你不要光看表象,如果你看任何东西只看表面的话,那么吃亏的终究还是你自己这三件东西可是我家族流传下来的至宝。

这一把刀,曾经是我家族中的一位祖先,在这片地域里开阔疆土的时候所用,锋利无比,消铁如泥。

不敢说是什么东西都能被这把刀一下斩断,但据我所知,目前所有东西都没办法让这口刀的刀刃崩开一个豁口,而且只要这把刀举起来在落下,不管是什么坚硬的东西都会被一刀斩断,可以说是一把实至名归的宝刀。”

说完这些话后,族老停了下来,那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用着颇为古怪的眼神打量着秦风,他想看一下这个年轻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让他失望了,在他这些话说完之后,秦风没有任何的表情,脸上依旧带着那一抹不咸不淡的嗤笑之色,人生充满着无尽的嘲讽。

好像这把刀在他的眼里就如同破烂一般,根本不值一提,这让族老瞬间有些挂不住了,他以为自己说出这把刀的来历,能好好的震慑一下这个外来人,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明白这把刀的不寻常之处。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秦风竟然没有丝毫的震惊之色,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意外之情,好像这一切都不值一提似的,看到这个情况之后族老瞬间明白过来,他知道这把刀还不足以让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心动。

于是拿起那把已经锈迹斑斑的铜镜,喃喃自语的说道:“这个铜镜来历也大为的不寻常,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个铜镜不是我家族的东西,可是有一天,我家族的某一个族人发现了这个铜镜,但是我们都不知道这个铜镜到底有什么样的功能。

所以就当成一件不值得关注的东西,随便扔在一个角落里,可是直到某一天,天生异象,那是一个漆黑无比的晚上,雷雨交加,就在一道闪电劈落在这个铜镜的镜面之上。

瞬间,异象突生,这个铜镜的镜面竟然光滑如水,要知道,这个铜镜原本可是锈迹斑斑的,但是为什么能在一瞬间就能让这个铜镜重现往日的光明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