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鼓舞下的斗志/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说他们家族的这个族老已经说出了那么一番话,给他们增加了不少的信心,可是现在依然没有什么作用,见此情景,族老那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露出了一抹怒色。

“你们都在干什么?你们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现在都到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么自私你们想想,你们身后所守护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你们的老婆和孩子!

你们只要退后一步,你们的老婆和孩子就会受到生命的威胁,如果你们想要看到自己的亲人,就馋死在这三头畜生的利爪之下,那你们就此逃跑吧,我也不会再阻拦你们的。

但是我会将你们的名字从总体上提出,因为你们已经不是这个家族的人了,你们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亲人,你们这种作为就是猪狗不如!”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什么那就是勇气一旦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勇气,那么这些人就绝对不会后退,那么这个勇气谁能给带来呢?如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族老。

因为只有他才能鼓舞起这些人的勇气,顾及这些人的斗志,让他们不再害怕,不再逃跑,但是这些话说出来后起到的作用甚微,先前这些人会毫不犹豫的拿起武器,站成一排,挡住身后的那些亲人,完全是因为这三头暴熊还没有走近。

但此时此刻,这三头狗熊已经逼近他们,身上所散发出那种动物特有的暴虐气息,让这些人面如死灰,眼神露出绝望之色,甚至不少人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们在和自己的内心做着挣扎。

他们想要后退,可是一想到身后是自己的亲人,就有些犹豫,但是如果不后退的话,面临的就是死亡人都是自私的动物,所以在这一刻,不少人挣扎文字,内心十分的纠结,不知道是该后退呢还是坚持到最后。

但是此时此刻,族老的这一番话说出来,让不少人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因为他们知道今天无论怎么做都是死,还不如死的轰轰烈烈保全自己的亲人,这样的做法才是大男子汉应有的作为。

“族老,如果秦风今天在这里,你说我们的族人会不会全部死在这三头狗熊的利爪之下?”

就在族老愤怒不已的时候,一旁的商仙儿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瞬间让他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小姑娘脑子里还想着那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

没错,如果这个神秘莫测的外人今天在这里的话,那么他的族人兴许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遭到横祸,会丧失生命但很可惜的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已经走了。

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也不知道,他们即将所面临的是什么事情现在想这些岂不是雁过拔毛,凭空幻想?

“商仙儿,我知道那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留给你的印象非常的深刻,可是你要认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外来人他已经离开了,他已经走了,并且不再会回来。

今天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就只能靠我们自己,没有任何人能拯救得了我们如果我们不奋起抵抗的话,那只有一死,但如果我们奋起抵抗的话,还能为那些小孩子们,争取逃跑的机会。

如果他们逃跑掉的话,那么咱们这个家族就算今天这里的人死绝了,但是这些小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咱们的家族就会重见天日你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了吗?

那个外来人是不可能出现的奇迹只可能出现一次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如果再出现第二次的话,那已经不叫做奇迹,而是应当了。”

听到这样的话后,商仙儿那一张精致无瑕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眼神十分的绝望,她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了,但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

她希望那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会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然后将他的族人拯救于水火之中,可惜的是族老的这一番话让商仙儿这是幻想彻底的灭绝了。

她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外来人已经走了,已经离开这里了,今天没有人能帮得了他们渡过这个难关,能帮助得了她们的也只有他们自己。

他们的性命攥在自己的手中,如果他们不拼搏一把的话,那直接就没有了任何生还的可能。

“如果他在这里的话,我相信他绝对能将咱们拯救于生死之中,但可惜的是他不会出现了……”

商仙儿喃喃自语地说出这么一番话,心里的那道已经快要消失前,模糊的身影又再次变得清晰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中一直有这道身影的存在,挥之不去,抹之不掉不管他如何选择遗忘。

可是这道身影如同在他内心生根发芽了一般,任由他如何不再去想,可是这道身影就不断地在他心里,壮大清晰,以至于让他在这种情景都能联想到那道身影都能联想到那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脸上从始至终挂着那一抹淡淡的笑容。

好像在那个神秘莫测外人的眼中,什么事情他都不放在心上,什么东西他都不放在眼里,做什么事情都能保持着一份淡然,就像第一次他见到这个外来人的时候。

虽然说这个外来人有些发冷,可是简单的介绍之后,这个外来人很快便适应了,没有露出任何的紧张或者局促,依旧是那么的风轻云淡,这份心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

“来了!”

这个时候族老大喊一声,满是皱褶的老脸上布满了紧张之色,攥着武器的手已经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其实他此时此刻已经隐隐约约明白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了,为什么那个外来人系上了先前那只已经陷入狂怒之中的狗熊之后?

不久便引来了这三头狗熊有可能是那只狗熊的血液散发出去,从而让这些同为狗熊的动物,闻出其中的气味儿,然后这三头狗熊遁着气味而来。

不然的话,这其中恐怕没有人能解释得通,所以说此时此刻这个族老有些后悔,他后悔先前让那个外来人击杀那头狗熊啊如果没有让那个外来人击杀这头狗熊的话,肯定不可能迎来这三头狗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