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还用猜/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他心中也有些期待,期待着商仙儿进去能给那个老家伙说同行那个老家伙也会答应给他派遣几个懂得奇门遁甲的能人带领着他走出那个阵法,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禁地的大门依然紧闭着,里面也没有传出任何争吵的声音,难不成那个老家伙将生姜给囚禁了。

然后不准他出面,自己也不愿意出来见他不想帮他这个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很有必要给这个老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就在这个想法刚冒头的时候,那一直紧闭的树形大门猛然打开,一道欢快的身影像秦风扑面而来,从那白色的衣抉飘飘秦风就可以判断出来人是商仙儿无疑了。

所以那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重新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越来越近的美人秦风,心中的期待也越发的,浓郁起来,心也在这一刻紧张无比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话,她希望自己期待的事情能出现。

“秦风你猜猜结果怎么样?只要你猜出来,我就会给你一个奖励。”

来到红球一米远的地方烧香停了下来,那一张精致无瑕的俏脸露出了一抹喜悦之色,这个小姑娘心里真是单纯的可以喜怒不形于色,一点都不会隐瞒在自己的心中,就是那种心里藏不住事情的人。

虽然说他让秦风猜猜,结果怎么样,秦风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可是他看到商仙儿脸上这个兴奋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一定有眉目了那个老家伙一定同意答应派遣那些奇门遁甲的族人带着他走出那个幻阵。

如果那个老家伙没有同意的话商仙儿也不可能如此的兴奋,定是愁眉苦脸并且一脸的自责与愧疚。

心里暗自感到好笑的同时,秦风收起脸上的笑容十分,疑惑且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经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半天,这才说道:“让我猜猜让我猜猜,如果猜的没错的话,你那个家族长辈应该是同意了吧?”

果不其然。洪主任这番话说出来后,只见原本满脸笑容并且眼神期待的商仙儿顿时撇了撇嘴。精致无瑕的俏脸露出了一抹索然无味的神情,秦风一言道破结果让他颇为的不满意。

“真没意思,你怎么一下就能猜出来呢?快告诉我,你怎么才出来结果的你是不是偷听了好啊你竟然敢偷听我们的谈话你个不老实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巴交的好人呢没想到你竟然连我们的谈话都不听,算我之前看错你了,哼!”

原本还是喜笑颜开的和秦风说这话,可是说着说着商仙儿那一张精致无瑕的俏脸,脸上那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点都不高兴,好像秦风刚才真的偷听到他们的谈话一样。

见此情景,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像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耸耸肩,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说道:“我说商小姐,我并没有偷听你们的谈话,只是你刚才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已经出卖了你心中的想法,所以我光看你脸上的神情我就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如果你刚才出来的时候满脸的不高兴,并且一脸的愧疚和自责甚至不敢和我对视一眼,那么我想结果肯定是差强人意,那个老家伙绝对没有同意。

但是你刚才出来的时候满脸笑容,兴奋的就像一枝花,小喜鹊一样,就差没给我报喜了,你让我猜猜结果是怎么样?你说我能不能猜出来如果我连这个都猜不出来的话,那我岂不是笨得和一头猪一样。”

秦风的这一番话说出来后,没想到原本还一脸不高兴的商仙儿,猛然破涕为笑,精致的俏脸荡漾出一抹让秦风为之动心的笑容。就这一会儿,笑一会儿闹的女人秦风真是颇为的头疼,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猜不着摸不透这句话果然不假。

如果想猜测一个女人的心思,恐怕你要穷尽一生都无法,钻研出一样,说不定还能把你给搞疯了因为眼前这个商仙儿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上一秒还嘻嘻笑笑的下一秒却猛然翻脸,然后下一秒又再次恢复了先前那副嬉笑的神情,真不知道他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戏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你还真不笨吗?没错,族老爷爷已经答应了,他说让你静候片刻,等他将族人彻底的安顿好,就会派遣几个懂得奇门遁甲的叔叔长辈们带着你走出那片幻阵既然你要去西边的极寒之地,那一定少不了一件东西你等着,我给你取一件东西来。”

说着商仙儿就飞快的离去了,留下一脸疑惑的秦风去西边的极寒之地对于秦风来说,就如同喝水吃饭一样简单如履平地那里惊人的寒气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是足以置人于死地的。

可是对于秦风来说,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大补品,他在那里可以无忧无虑地吸纳那些浓郁的寒气,让自己的寒冰诀修炼到更高深的层次。

甚至可以说是更上一层楼都说不定,因此秦风不需要任何的东西,他也更不需要任何取暖的措施,只需要站在那里运转寒冰诀就可以了,那些惊人的寒气就如同温暖的阳光一般。

虽然说之前攀爬天柱山的极寒劲风,那里惊人的寒气让秦风苦不堪言,可是那个时候秦风是在向上攀爬,他没有那个心情,也没有那功夫去吸收那里的寒气,因此才会表现的那么不堪。

可是西边那个极寒之地是平地,并不需要秦风做出什么安排,或者非常艰难的举动,但只需要运转寒冰诀就能抵抗那些惊人的寒气,并且可以将这些寒气吸收为自己所用,因此,在山东说他要去西边的极寒之地缺少一件东西的时候,秦风才会露出这样疑惑不解的神情他真的什么东西都不需要,。

不成商量给他取一件羽绒服吗?不可能吧他刚才不是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他是一个根本就不惧怕寒气的人,居然那种极寒之地对于他来说就如同如履平地,走在春风扑面的烟花之地一般。哪里还需要什么抗寒的羽绒服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