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商谈/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商仙儿离去不到一两分钟的时候,禁地的门再次打开,这个时候,秦风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因为老家伙已经出现在秦风的视线之中,只是这个老家伙那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情。

自从他走出禁地的那一刻,眼神一直停留在秦风的身上,他想要从这个外来人的眼中看到有隐瞒的神色。但很可惜的事让他失望了秦风的眼睛既没有躲避,也没有流露出任何隐瞒或者后怕的神色和她对视着。

并且脸上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之笑容,看到老家伙心里是颇为不爽,可是他又发作不得,只好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连忙走上前去,讪讪一笑,道:“小伙子,我刚才听商仙儿那个小姑娘叫你秦风,你是叫秦风吧?

但是我知道你这个名字不是我能叫的,因为你一直对我有所成见,我也知道为什么你会这样对我,因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让你感到十分的不满在此我在这里再次的向你诚恳的道歉,我不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但我希望你能实话告诉我,你来到这里到底是寻找什么东西的我刚才听声音那个小姑娘说你要去西边的极寒之地寻找一种可以治病救人的药材,真的是这样的吗?

你虽然是我们全族人的救命恩人,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能马虎,你必须要告诉我实情,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有一个东西可以解除我们身上的诅咒,让我们可以走出这个困扰了我们祖祖辈辈几百年的鬼地方。

如果你要寻找的那个东西,正是可以解除我们身上诅咒的那个东西,我也希望你能诚实的回答我,不要对我有所隐瞒,你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能解除我们身上的诅咒。

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并且不会受那些诅咒的折磨所以我希望你实话告诉我,到底要寻找什么东西,如果你要寻找的东西恰好是我所知道,并且我有的我还会给你,你也不用费那么大的周章了。”

听到这样的话后,秦风挑了挑眉头,刀削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原本以为这个老家伙走出来是想和他谈什么条件,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着秦风深感意外。

随后咧嘴笑了笑道:“老东西知道你之前做的那件事情是错的就好,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最害怕的是,明明知道自己做错了还不知悔改,这种人简直是愚蠢之极,你不是一心想将我置于死地吗?

可是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存在,你根本没有那个办法将我置于死地,所以这个时候就给我献殷勤了,对吧?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非常懂得察言观色的老家伙。

好了,既然你这么诚实,那我也就告诉你也无妨,我来到这里的确是为了寻找一种可以治病救人的药材,它的名字就叫做玄冰玉葵。”

此话一出秦风倒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可是站在他面前的老家伙却突然间脸色剧变,。

那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此时竟然流露出一抹恐惧之色,眼皮子也抖动起来,好像是听到什么让她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如此剧烈的反应让秦风有一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并且他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是不是自己刚才说错了话呢?

就在秦风这个想法刚冒头的时候,只见这个老家伙用着颇为急促的语气说道:“你说什么?你来到我们这里,是为了寻找玄冰玉葵?!”

听到这样的话后,秦风用着十分鄙夷的眼神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这才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已经年近半百半,截身子都快入黄土了。

可是生活在你们这里的人个个身强体壮,并且你走起路来龙行虎步,虽然身影看起来有些佝偻,可是你耳朵并不懂啊。

难道你没有听清楚我刚才那一番话吗?还用得着这么问我我来到你们这里就是为了寻找玄冰玉葵的。

因为据我所知最有生长可能的地方,就是在西边那个极寒之地,因为这种天地至纯至净疗毒宝物属性属阴。最适合那东西的生长,那就是极寒之地的。

因此我可以断定西边那个极寒之地最有可能出现玄冰玉葵,怎么?难道这个寒冰玉葵就是可以解除你们身上诅咒的那个东西不可能把老家伙千万不要骗我如果你敢骗我的话,你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我必定会用最严厉的手段最残酷的,折磨方法教你折磨的体无完肤,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风也不是什么笨人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后,这个老家伙反应会如此的剧烈,肯定是和他说的那个可以能解除他们身上诅咒有关的那个东西,难不成真的有这么巧合?

就在秦风心中暗暗想这件事情的时候,只见面前,这个老家伙那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神情,好像是兴奋又好像是激动,又好像是恐惧。

反正各种表情在老家伙的脸上这一刻展露无遗,就如同一个人将所有的投料抹在自己的脸上,看起来十分的复杂。

让秦风一时间看的都有些口等待一个人的脸上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流露出这么多的表情来呢?

真不知道这个老不死的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自己刚才那个猜测是对的,这个玄冰玉葵就是可以解除这里族人身上诅咒的那个东西,真是这样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该如何是好?他还想用这个寒冰玉回去治疗夏若曦身上的诅咒呢!

等等!夏若熙身上的诅咒?!就在心中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秦风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隐隐约约他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是就是想不明白哪里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他明明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好像抓住了什么疑点。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那种让他明悟的感觉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刚才自己想到了哪个地方联想到了些什么事情,一时间秦风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精彩起来,用疑惑又紧张又兴奋,还有一丝阴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