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震惊/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错,小伙子,你所要寻找的那个玄冰玉葵,正式可以解除我们身上诅咒的至宝。我们祖祖辈辈这几百年来一直在寻找韩冰雨葵的下落,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寻找到这种天地至纯至净的宝物。

而且为了寻找这种宝物,我们已经损失了太多太多的人,以至于到了我这一代,没有人在愿意相信这个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可以解除他们身上的诅咒,能让他们走出这个困扰,到祖祖辈辈几百年的鬼地方,去到外面的世界生活。

但是我相信祖先们留下来的秘闻绝对是真的。不然的话,总闲着也不可能闲来无事给我们留下一些文字游戏,激励我们要有一种冒险的精神。

没想到的是玄冰玉葵真的存在在这个世上!

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个玄冰玉葵。这也说明你的确能解除我们身上的诅咒。但是我们却没有任何人能到达那个饥寒之地,因为那个地方的寒气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任何人一旦涉足那个极寒之地,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会变成一座冰雕。

所以虽然我们知道那个极寒之地最有可能生长寒冰玉葵,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去,因为去了就代表着死亡,只要去了那个地方的人绝对有来无回,你……你真的有把握去极寒之地寻找到玄冰玉葵吗?”

族老此时已经激动得有些无语伦次了,此时此刻言语已经无法来表达他心中的兴奋之意。他说想见见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简直就是他们家族的大救星,简直就是他们的福星。

先不说这个外来人士来到这里,为了寻找寒冰女鬼,刚好这个玄冰玉葵是能解除他们身上诅咒的至宝。

就单单说,这个外来人先前出手两次拯救了他们族人于生死之中,就是他们族人的大救星,和他们这个家族有着密不可分的缘分,但是现在这个外来人进来说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玄冰玉葵。

在这一刻这个老家伙才深刻的认识到面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对于他们这个家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只要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寻找到玄冰玉葵。

那么他们就有办法走出这个困扰了他们祖祖辈辈几百年的鬼地方,去到外面的世界生活。因此,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甚至不敢肯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所以刚才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他想要确定这个外来人真的是否能去那极寒之地寻找到玄冰玉葵毕竟西边那个极寒之地可是人类的禁区。

除非是在极寒之地,自古以来便有的那种特有的,特殊,动物能在那种地方生存下去除此之外,任何动物只要去了那个极寒之地,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内,就会立马化为一座冰雕,永远不朽,而且曾经有人亲眼见识过一个族人。

一旦踏足了那个极寒之地的地界,一只脚刚刚落到那个极寒之地的地面上,整个人半截身子就会化为一座冰雕,直接死在那里,所以这一刻任何人都明白。

那个饥寒之地不是人类所能涉足的,那就是人类的禁区,那里的寒气已经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

除非是在那里一直自古生存下来的特殊动物们在那里无忧无虑地生长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类没有任何动物敢涉足那个极寒之地,因为那里代表着死亡,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禁区。

可是这个年前的万人就能给他说他有办法去那个极寒之地寻找到玄冰玉葵。

虽然这些话她没有亲耳听到秦风说出来,可是这些话是从生硬的嘴里说出来的他相信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肯定不会欺骗商仙儿那个心里单纯的小姑娘。

因此这个外来人是真的有办法去那个极寒之地寻找到韩冰玉奎,而且刚才这个外人也说过,据他的判断,韩冰玉奎这种天地至纯至净的疗毒圣物真的有可能生长在那极寒之地,因为寒冰玉葵习性属阴。

能生长的地方,只有是在特别寒冷,甚至可以说是极寒之地的地方,才有可能存在寒冰玉葵。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番话说出来后,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根本没有给他解释,这让这个老家伙有些意想不到,于是他抬起头来。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让他震惊不已,因为先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一脸风轻云淡的外来人,在这个时候脸上竟然露出了十分复杂且震惊的神情,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她一般让他疑惑不解并且这个外人的眼中时不时露出来的那一道凶光。

看着这个老家伙是心惊肉跳,难不成他想要杀人灭口,因为这个神秘莫测的外人来到他们这里,也是为了寻找玄冰玉葵治病救人的。

而他们也需要韩庚与归结出自己身上的诅咒,这样他们两个人的利益就起了冲突能不能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想要将他灭族要将他们这里的所有人灭杀?

因为只有这样玄冰玉葵才不会被他们得到并且这个神秘莫测的未来人是唯一一个可以涉足那个人类禁区的极寒之地去寻找玄冰玉葵的。

他这样做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只要他寻找到寒冰羽会就此离开,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因为总族先前可是见识过秦风的手段的他具有的那种手段,举手投足就能灭杀他们这里的所有人。

就算人家拿到寒冰玉贵不给他们,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但是为什么此时此刻眼前这个外来人会眼露凶光呢?难不成他真的为了玄冰玉葵想要将他们的族灭族吗?

这一瞬间,老家伙联想到了很多,于是连忙向后退去延伸,十分后怕的盯着秦风。

但此时此刻,秦风依旧呆愣在原地,刀削一般的脸上阴晴不定的转换着表情,时常高兴,时而愤怒,时而阴狠,好像是心里在想一件让她十分复杂的事情,所以刚才老家伙的那一番话,秦风并没有听的耳朵也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脑中隐隐约约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可是他就是想不明白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抓不住那一丝灵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