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族内分歧/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番话的意思传达出来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说你派遣了三四名族人跟随着我,目的就是为了监视我。不要让我在玄冰玉葵上做什么手脚,但这一路上本来就充满着未知的危险,我不想让你这三十名族人跟随着我,我随时可以将他们除掉。

到时候也可以说是他们死于自然灾祸,这样你也拿我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就是秦风刚才那一番话的另外一层含义,正因为明白了秦风这一番话的含义之后,老家伙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他知道喝秦风这样的人说什么道理呢根本就是行不通的人家有绝对的武力可以镇压一切,碾压他们这里的所有人。

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做到人家何必和他浪费口舌的而且如果人家真的不愿意这些人跟随着他的话,那在路上绝对可以动手,一旦秦风动起手来,他派遣出去的那三死名族人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虽然这三四名族人会奇门遁甲。

可是在秦风这种用神鬼莫测匪夷所思手段的面前,这些人根本不值一提,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所派遣出来的这三四名族人是他们这个家族之中唯一懂得奇门遁甲仅剩的最后几位。

如果这几位人真的死于非命的话,那他们这个家族所流传下来的奇门遁甲之术就会就此失传,因此这个老家伙才会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将这几个三四名和他生命长寿程度相差无几的老家伙叫起来一起商量。

希望能从他们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结果知道的答案。因此在这名老者的一番话,说出来之后老家伙立马为之而动容,他觉得这个方法本来就是一个可行的。

虽然说损失了三四名懂得奇门遁甲的族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可是相比起能解除他们身上诅咒损失几名懂得奇门遁甲的族人已经微不足道的事情,毕竟可以让他们能从这个困扰,这已经是一件天大的幸事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族老还没有开口说话,其中另外一名,长相消瘦,满脸都是花白胡须的老者又缓缓开口说道:“不可,我认为这个方法绝对不可行。

老不死的,你要知道这三四个会奇门遁甲的族人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可是我们这个家族最后仅剩的几位会懂得,奇门遁甲的族人如果真的为了寻找一件传说中的东西而损失了他们。

这对我们家族来说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你要知道,玄冰玉葵这种东西只存在在传说之中,咱们祖先祖祖辈辈几百年多少代人都在齐心协力的去寻找玄冰玉葵,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找到,为了这么一个只存在在传说中的缥缈之物,而损失了咱们家族仅存的几位懂得奇门遁甲的族人。

这简直就是得不偿失而且那小子也已经说过了这一路上充满着未知的凶险,他也不敢保证这几人的姓名是否会得到保证,因此他不敢断定这一路上是否会安然无恙,平安无事的抵达饥寒之地的边缘。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小子对于咱们之前的做法就极为的反感这个老不死的现在还要将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直接处死,试想一下,如果换做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了一帮尹氏家族的人。

但是一见面,这些家族的人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而且直接要扬言将他处死,而且还是凌迟处死,那么这个人心中会怎么想呢?肯定会怀恨在心,并且老家伙刚才的提议说出来之后,那小子的反应是那样的激烈。

虽然说没有说一些什么样的风凉话可是他已经说过了已经间接性的警告我们,如果我们派遣这三四名族人跟随着他,那么这一路上的,安全他是绝对不可能保证的。

说不定这小子会直接将咱们这三十名族人在路上处死,到时候返回来给咱们说他们是死于自然灾害,那个时候我们找谁说理去因为咱们谁也没有看见这一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玄冰玉葵也是一次性消耗品,那咱们岂不是白白损失了几个可以懂得奇门遁甲仅剩的族人?所以我认为这个方法非常的不可行!”

听到这名老者的一番话后,族老的又沉了下去,的确是这样的,正因为他读懂了那个神秘莫测外来人的一番话,所以他才会离去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根本不想和他多浪费口舌他有着自己的想法。

他所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阻拦得住,就算他派遣了三四名族人跟随着这小子一路前去,但如果这个小子不愿意的话,路上还是会对他的族人出手的。

而那个时候没有人能看见这一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这个小子假如寻找到了玄冰玉葵发挥他们家族居住地给他们说这一路上充满了凶险,那三四名族人早已经死于非命,是死于自然灾害的,也没有人知道。

因此为了寻找一个只存在在传说中并且飘渺无影的东西,而白白损失的家族,仅存的几位懂得奇门遁甲的族人有些得不偿失。

一时间,这几名年龄相加起来都快要超过一千岁的老者们在一次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之后,他们惊讶地发现,有些人同意族老的做法,有些人根本就不同意。

所以所有人都标志着自己的意见,然后完全统一不到一块,一时间争吵声络绎不绝的响起,让族老原本紧皱在一起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就在这几名老者争执不休各自表达着自己的意见的时候,这个族老终于忍不住了,满是皱褶的老脸露出了一抹难看之色,当即爆喝一声:“你们都给我闭嘴,我是这个家族句话语权的族老,还是你们是族老,你们几个老不死的,整天整天不露面,就知道在家族里面享清福你们知道我在这个位置上所担心的是什么事情吗?

我日日夜夜睡不着觉是在为什么事情而发愁吗?你们都不知道,你们只知道你们要安享晚年,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可是我得管呀我得为我们家族这些后辈们考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