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准备出发/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年轻的后辈不约而同的相视的一眼,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见此情景老家伙那满是皱褶的老脸再次露出了一抹笑容,他很是欣慰,因为他所说出来的话,这些家族的后辈完全都遵从了。

没有一个人反对,也没有一个人质疑虽然这三个年轻后辈知道此行充满着未知的风险,这一路上恐怕是困难重重。

可是他们却义无反顾地答应下来,这让他甚感欣慰如果换做家族那几个老不死的前来肯定不会同意他这样做的,因为他们所看重的只是这些年轻的后辈懂得奇门遁甲,并且是仅存的几位。

他们不想为了寻找一个只存在在传说中,并且飘渺无形的东西而白白损失了几个懂得奇门遁甲的族人。

可是他身为家族的族老眼光何其支援他所想的和这些老不死的想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情,他们所站立的位置不同考虑的事情眼光以及想法更不同。

因此他才会将那三个老不死的招惹灌篮和他共同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做可是没有想到这三个老不死的竟然保持不同的意见,而且还争执不休,争论到最后还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继续争论下去。

因此他才会以严厉的目光将他们说出来的话堵进了嘴巴,然后一意孤行,直接派遣这三个家族仅存东的奇门遁甲的族人跟随着秦风钱去极寒之地寻找传说中的玄冰玉葵。

虽然他知道这一路上充满着未知的凶险,也知道这个小子根本不愿意他这样的做法,很不满意他之前的行为,说不定这一路上会以各种理由除掉这几名族人。

可是他也不得不这样做了,因为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摆脱走路的机会,他不想因此而放弃这个机会,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这也不是他想要的。

“好,你们能明白这次的重要性就行了,记住我刚才跟你们说的那些话,一路上,你们要绝对服从那个神秘莫测的人的命令,不管他说什么,就算是他让你们去死,你们也必须要给我服从,明白了吗?”

族老的这一番话说出来后,立马让这三个年轻的后辈脸上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尽管他们知道此剧前路充满着无穷无尽的风险,甚至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可是当听到这样的话后,他们心中还是有些犹豫,可是他们已经站出来了。

并且刚才已经信誓旦旦地向,自己家族的长辈保证过,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再后悔的话,那岂不是太有点说不过去的并且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后悔。

毕竟能寻找到玄冰玉葵,这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解除身上的诅咒,可以让自己的后代重新在这个鬼地方走出去去到外面的世界,开枝散叶将他们的商家一直延续下去。

这是他们这个隐世家族所有人心目中的梦想,并且这种梦想是伴随着年龄的增加与,减少而强烈与不强烈的。

族老年轻的时候也曾有过这样的梦想,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年龄逐渐增大,这种梦想也逐渐的消失于无雄心壮志,早已经不再存在,想到的就是安居乐业,好好管理好这个家族,在他有生之年能让这个家族更上一层楼。

将他们的后代在繁衍一些,这就是他们这个时候剩的梦想至于年轻时候,那些雄心壮志早已经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散的无影无踪,但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又再次给了他的希望,重新看到可以走出去的希望可以走出这个困扰了他们祖祖辈辈几百年的鬼地方。

如果真的走出去,那么他们的家族一定会再次延续在这个世上,并且一直延续下去,这是不可能说是因为某一天的天灾人祸而彻底的从这个世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几百年后,甚至历史中没有这一段历史的存在也没有任何人知道曾经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家族的存在。

因此秦风所带来的效果以及惊喜远不止于这些,在得知红军来到这里,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寒冰玉会治病救人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十分高兴的但同时却是十分的悲伤,因为他知道玄冰玉葵他们根本无法染指。

因为这个神秘莫测的外来人所拥有的手段太过于匪夷所思,是他们根本不可抗衡的存在,虽然说玄冰玉葵能解除他们身上的诅咒,可是这个玄冰玉葵只有这个外来人才能所得。

至于他们只能说只能是隔岸观火,井底捞月,可望不可及。但是秦风给他们带来同时又给他在带来了一丝希望,那就是秦风所说的如寒冰龟不是一次性消耗品的话,他很乐意为他们解除身上的诅咒着让这个族老重新看到了希望。

所以才会有了这么一个决定,当然对于这些决定,秦风根本不知道他此时还在外面等着那个老家伙的消息呢如果那个老家伙理解透彻,他刚才的意思就不会派遣所谓的三四名族人跟随他一起前去极寒之地寻找玄冰玉葵。

因为寒冰玉葵这种东西,必须是生长在极寒之地,只有这种极寒的条件之下,才会存在这种天地至纯至净的宝物但是那三个族人只不过是一些普通人罢了,怎么可能跟随着他一路前去呢?

要知道这一路上充满着未知的危险,连他这么一个人都不敢保证社会平安无恙的抵达饥寒之地也是否会寻找到韩冰玉回就算是寻找到寒冰,玉奎也不敢说是安然无恙的返回,至于这个老家伙派遣这三个族人秦风真的不敢保证他们的性命安全。

这个时候,禁地的大门轰然打开,只见那个老家伙带着三名族人出现在秦风的视线之中,见到这一幕后,秦风那刀削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情,眼神有些意外。

因为,据他所知,这个老家伙的城府不是一般的深,自己刚才那一番话很显然这个老家伙听明白了,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转身就走可是为什么这个老家伙现在又带着三名族人走出来呢?

西边极寒之地中央那个位置就是他先前所遇到的那个幻阵,的确是需要一位懂得奇门遁甲的人带着他才能走出去,可是只需要一位而已,为什么这个老家伙会带着三个人走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