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商仙儿的担心/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这朵晶莹剔透,颗粒饱满,都能映照出人影来的玄冰玉葵在秦风如此用力之下,猛然发出一道一令人牙酸的声响,应声而断。

就在这一刻,奇迹出现了玄冰玉葵和它的根茎分为两个部分,原先已经化为晶莹剔透寒冰的左手上那些寒冰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迅速消退。几个呼吸之间就恢复了原样。

见此情景,秦风拿刀削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喜悦之色,明亮的双目流露出浓郁的兴奋之情,他没有想到这样就可以化解的危机。

早知道会如此的简单,它就毫不犹豫的出手了,可是他刚才犹豫了那么一是片刻,幸好这一切都不晚。

接下来秦风惊讶的发现原本散发出无穷无尽惊人刺骨寒气的寒冰与葵已经再也不散发出半点儿惊人的寒气,好像成为了一株普普通通的植物一般,看起来像天山雪莲,又像向日葵,只不过这个像似天山雪莲又好像是向日葵的玄冰玉葵,不是简简单单的植物。

它是天底下之纯至净的疗毒宝物,是红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这一切说起来都得感谢先前那头帮着秦风一把的雄鹰,如果不是那头雄鹰在临死之前带着秦风在这连绵不绝的冰川之中来回飞翔遨游秦风也根本无法发现玄冰玉葵的存在,这也是一种缘分吧?

因此,在短暂的愣神过后,秦风便很快恢复过来,将寒冰玉回捧在手中,来到这个高耸入云的冰山山巅,看了一下山脚下那一望无际的寒冰地面,一咬牙,整个人直接跳了下去,身子在接触到这冰川的一瞬间,秦风就如同坐了滑板一般,嗖的一下直接滑了下去。

上山的时候用了接近二十分钟,但下山却用了不足十秒钟的时间。但是此时此刻,秦风的心情却和刚才截然不同,先前他的心情是万般沉重的,虽然在半空之中已经发展的很愉快的存在。

但是秦风不敢保证在他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之前是否能寻找到玄冰玉葵爷是否能成功地将玄冰玉葵采摘下来,但是现在玄冰玉葵已经到收秦风的心情放松无比。

尽管她的身子已经超出了极限,已经出现了道道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痕,但是这一切和得到玄冰玉葵比起来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这一次天柱山之行总算是功德圆满,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全身而退。

手中拿着晶莹剔透,纯洁无瑕的玄冰玉葵,秦风一脚深,一脚浅的向着极寒之地的边缘走去这一次能得到玄冰玉葵,简直可以说是偶然,因为这根本就不是秦风自己发现的,如果不是那头雄鹰秦风此时恐怕早已经走出了这极寒之地。

毕竟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而且也寻找不到玄冰玉葵的影子,他也是不可能在这个极寒之地继续呆下去的唯一有可能的便是秦风退出去之后。

在那个家族的居住地休养几日,再次来到极寒之地寻找玄冰玉葵,但还好的是这一次极寒之地之行,让秦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寒冰与归,而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只有他走出这个极寒之地,那么手中的玄冰玉葵才能发挥出它的作用,因为夏若曦的诅咒就要靠这个玄冰玉葵来解除,而这个隐世了上百年的古老家族,身上的诅咒也需要寒冰玉回来解除,

但是到现在秦风都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这个玄冰玉葵根本也发现不了它是不是一次性消耗品。

不是说秦风没有那个心情,而是说此时此刻他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坚持不住了,隐隐约约已经达到了。在崩溃的边缘,他必须要用尽全身力气在他的身子快要崩溃之前走出这个极寒之地。

那么他手中的玄冰玉葵才能发挥出它的作用,这一次天柱山之行才算得上是功德圆满,可以完美的画上一个句号因此秦风咬牙坚持着,尽管这里没有丝毫的危险,也没有那经过变异的凶物,但是这一切和极寒之地的惊人刺骨的寒气比起来已经算是小儿科了。

秦风相信就算他在,极寒剑峰的山巅中央位置遇到的那头经过变异,且浑身上下散发出惊人寒气的怪物来到这个极寒之地,不到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也能化为一座冰雕,就算这头怪物也是冰属性的。

但是极寒之地的寒气已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涉足这个地方的,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个隐世古老家族的人将这极寒之地视为他们的禁区。

……

“量叔,你说秦风他会不会寻找到玄冰玉葵呢?”

此时距离极寒之地边缘地带足足有余,三五里远的地方,商仙儿和那个三个精通奇门遁甲的族人盘坐在原地,苦苦支撑着,他们四人此时面无血色,嘴唇青紫,并且双目泛着一股死气,气息萎靡到极点。

原本他们是想跟着秦风一直抵达饥极寒之地的边缘地带,然后再停下来,任由秦风一个人进去。

而他们四人则手在外面等候着秦风出来,但是还没有达到极寒之地的边缘地带,他们已经受不了这惊人刺骨的寒气了,要不是秦风先前给他们说的那一番话,这四人恐怕还会一直坚持不懈地向前走去,但是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化为一座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毕竟这里的寒气不是他们这种普通人所能抵挡的,如果真的他们坚持走到了极寒之地的边缘地带。

但那个时候的下场更加的凄惨,甚至可以说是他们还没有靠近极寒之地,就会被那里面所弥漫全身刺骨的寒意瞬间冰封。

因此这四人现在才知道秦风之前为什么给他们说出那么一番话,他们也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是那样的明智,没有跟着秦风继续深入,如果跟着秦风继续深入,那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他们已经隐隐约约达到了极限,尽管他们一直在苦苦抵挡这里惊人刺骨的寒气,可是这些寒气无孔不入并且寒气的密度十分的恐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