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青凤楼上!/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空艳阳高空,晴空万里。这一天,王冲早早的漱洗干净,然后又换了一身干净的棉布青色长袍,这样能让自己的年纪看起来要比实际大一些。

做完了这些,王冲才出了门,登上马车,神清气爽的往青凤楼的方向驶去。

青凤楼外,人群熙熙攘攘,人山人海。这刀剑赌斗的最后一天,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观看。

就在青凤楼的外面,王冲见到了早早等待着自己的魏皓。

魏皓身边带着两名魏家的护卫,他的脸色苍白,不停的走来走去,额头上虚汗直冒,看起来紧张,而且焦躁不安。

“太好了!王冲,你终于来了!”

王冲的马车刚刚一到,魏皓如释重负,整个人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带着两名护卫急忙迎了上去。

他的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小年,辛苦你了。”

王冲从马车里出来,叫出了魏皓的小名。听到这亲切的称呼,魏皓不由心中一暖,整个人神态轻松了一些。

不过很快,魏皓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忐忑不安。

“王冲,这件事情你真的想好了吗?三十多柄刀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现在后悔,我们还来得及!”

魏皓说话的时候,声音都紧张的发抖。

帮助王冲卖乌兹钢剑这件事情,坦白说,魏皓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子。特别是那三十几柄来自各个势力的宝刀宝剑挂上门楼的时候,魏皓甚至连觉都睡不好。

这件事情,魏皓是瞒着家里进行了。父亲现在正忙于朝中的一件重大的事情,根本无瑕他顾。

如果让他发现真相,恐怕自己要被打个半死!

有的时候,魏皓真的是由衷的佩服王冲。乌兹钢武器的事情,他还仅仅是从旁辅佐,就已经感觉到很不安了。

但是王冲身上背了身毒的九万两黄金欠债,又背上八神阁的一千七百两,而这边弄不好,恐怕赔的更多,要几十万两!

在京师之中,没有哪个家族可以轻易背得起这么大的债务。

换了普通人恐怕早就惊恐不安,紧张得脸色苍白,日夜失眠了。但是王冲居然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他甚至还有心情能安慰自己。

魏皓自问要是换了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

“放心吧,小年,你认识我这么久,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自己找死,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人吗?”

王冲笑道,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魏皓的肩膀。

魏皓沉默道,他和王冲从小长大,当然不会认为王冲是那种人。事实上,如果王冲真是那种人,也不可能在八神阁上指点得了他打败高飞了!

“可是……”

魏皓还想说点什么。

“没有什么可是的!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一会儿,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王冲淡淡道,声音中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魏皓沉默片刻,终于认真的点了点头。

青凤楼檐牙高啄,王冲看了一眼,只见楼上人头攒动,所有参与刀剑赌斗的人早早的就赶到了这里,比王冲都要早得多。

青凤楼外虽然闹哄哄的,但是青凤楼上却是静悄悄,谁跟谁都不搭话,谁跟谁也不搭理,彼此透着一股竞争的味道。

“嘿,天下第一剑啊!”

王冲笑着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和魏皓一起往青凤楼里走去。

“王冲,今天的价格还要涨吗?”

沿着木质的台阶往上走的时候,魏皓有些不安的问道。

“不用了!”

王冲摇了摇头,这倒不是他害怕会在刀剑赌斗中赔的太多。而是已经没有必要了。虽然未来乌兹钢的价格会炒到十几万两黄金一把,但在现在这种市场行情下,一万九千二百两已经是极限了。

什么东西都有个接受的过程!

如果高得太多,就会适得其返。

……

沿着古色古香的木质台阶往上,王冲和魏皓很快就上了三楼。三楼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四大铸剑世家的人,京师剑楼、剑铺的人,地方上的铸剑世家,西域的刀剑商人,包括禁军……,密密麻麻,全部集中到了这里。

看起来,这些人要早到了很久。

“魏公子,日上三竿,时间也差不多吧,那柄刀剑的主人呢?也该叫他出来了吧?”

魏皓刚刚登上三楼,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至于旁边的王冲,反倒被无视了。

“各位,刀剑的主人这不就是吗?”

魏皓微微一笑,往旁边一站,让出身后的王冲来。“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担心了这么久,事头临头,魏皓也想开了。

刀剑赌斗的事已经成定局,现在想反悔也迟了。即然如此,还不如索性坦荡一点。

“嗡”!

魏皓的声音一落,四八面方,无数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王冲身上,有那一刹,在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青凤楼上,居然出现了那么片刻的空白期。

一双双眼睛看着王冲,充满了错愕、惊讶,难以置信,还有……怀疑!

“那就是那柄刀剑的主人?”

程家长老程又青猛然踏前一步,看着王冲,一脸的不可置信。

魏皓和王冲在楼下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是根本没有人往心里去。在众人看来,能在青凤楼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对方至少也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没有人想到,对方居然只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

太年轻了!

“是我!”

王冲淡淡道,即便当着一群武器行当的“大佬”也面无惧色。

“开什么玩笑!”

“搞了个半天,那什么刀剑的主人就是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

众人阵阵惊愕。

“哼哼,臭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一会儿,希望你能拿得出来一万九千二百两黄金!”

阴恻恻的声音中,一道身影走了出来,白虎大剑楼的罗大掌柜狠狠的盯着王冲,目光一脸的不善。

与他一起盯着王冲的,还有其他几家大剑楼、大剑铺。

王冲在青凤楼卖剑,一天一个价,对京师里的剑楼、剑铺造成了很大影响。特别是这些执行业之牛耳的大剑楼、大剑铺更是深受羞辱。

这一次,几大剑楼、剑铺一起拿出镇楼的刀剑,联袂参加这场赌斗,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要给这个破坏行业规矩的“搅局者”一个教训。

只要杀鸡敬猴,以儆效尤,才能对后来者起到震慑作用,才能维护京师众剑楼、剑铺的权威和地位!

“放心,我人就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还能跑得了不成。倒是你们,1200两黄金准备好了吗?”

王冲淡淡道。

“放屁!”

几名大剑楼、大剑铺的掌柜勃然大怒,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如果对他们说这句话的是京城的几大铸剑世家还好,但王冲,一个面生的年轻人,简直是羞辱。

“一千二百两黄金而已。我们还不放在眼里。只要你有这个本事,随时拿去!”

几人脸孔通红,气得扭过头去,话都不想多说了。

“王公子!”

借着众人的注意力暂时从王冲身上移开的刹那,张淙、张检二人赶紧把王冲拉到了一边,小声道:

“如果要反悔,现在还来得及。我们京城张家有几柄剑,可以帮你的忙,偷偷换上去……”

这场刀剑赌斗同样有京城张家,倒不是想要落井下石,而是涉及到“天下第一剑”的争斗,京城张家不可能不参考。

不过这件事情还在其次,两人现在担心的是王冲。

“……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大的影响,看看外面,整个京城,几乎所有的刀剑商人都被吸引到了这里。这件事如果失败,非同小可啊!”

“刀剑赌斗还没有正式开始,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两人长吁短叹,都替王家担心不已。

他们已经去过两次王家了,两人都感觉得出来,整个王家包括王夫人恐怕都不知道这件事。

整件事几乎就是王冲一个人瞒着家里弄出来的!

不管他最初是什么目的,但等到东窗事发,整个王家是要跟着一起负责的,到时候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波澜!

两人虽然想要海德拉巴矿石的合同,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也不愿意王家因此受到牵连!

王冲深深看着两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换一种情况,他说不定早就把海德拉巴矿石的合同给他们了。

不过王冲心知肚明,就算自己把合同给他们也没用。因为,那两名身毒胡僧是不可能卖的。

双方在价格上根本不可能达成一致。

而且,张淙、张检不知道,王冲一开始就没认为自己会输。

“两位,多谢了!我说过,如果有需要,我会找你们的!”

王冲委婉的拒绝道。

“哎!”

两人长长叹息,知道难以劝服王冲:

“即然如此,希望公子能如愿以偿吧。”

转过身来,两人眼中难掩失落。

王冲望着两人的背影,沉默不语。真相往往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两人现在还认为他给家里惹下了涛天大祸,不过一会儿,等到他们见识到乌兹钢真正的威力就不会这么想了!

王冲抬起头来,天空,太阳慢慢上升,距离最顶端也不远了。

“差不多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衣袍一荡,朝着栏杆处走了过去。

“轰!”

当王冲站在青凤楼三楼的栏杆中央,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时候,整个人群彻底引爆了。

【受上本《神座》和《帝御》的影响,皇甫在关键剧情写得又很慢,不过皇甫已经在想办法改正了。希望大家给我点时间。另外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