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八方关注/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冰渊”过处,一人多高的半边“铁山”仿佛泥水一样剖开,但是劈到一半,耳边就有剌耳的声音发出,“冰渊”也砍不下去。

众人脸色剧变。程家家主程洪也是心神剧颤,手腕一抖,连忙将冰渊抽了出来。他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但是在“冰渊”清若寒潭的剑身,也出现几缕划痕。

虽然划痕又短又细,根本没有对冰渊造成影响,但落入众人眼中,心里却忍不住肉痛起来。

这可程家传了几百年的镇族之剑,是程家的象征,任何一丝一毫的瑕疵对于众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族长……”

程又青忍不住道。强行用刀剑劈砍,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就是这种结果。如果再往下砍,恐怕瑕疵会更大了。

然而做为始作俑者的程洪一只手拿着剑,目光看着剑身上的划痕,怔怔的,听若未闻,整个人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剌激。

“一半!只能达到一半的程度!……冰渊是我们程家先祖铸造的,十年磨一剑。这剑花了十年方成,可以轻易的斩断百炼钢做成的盔甲。这种剑十年才能出一柄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比我们程家先祖打造的剑还要厉害!”

“我不信,我不信……,查!给我查!我一定要知道那个王冲到底是谁?!”

程家家主程洪的声音响彻整个程家宅邸。

……

与此同时,京城张家的宅邸中同样聚集了一群人,层层叠叠,围拢成一团。不过和程家不样,在张家的石桌上,摆的是一截黝黑、丑陋,只有小手指粗的铁块。

“你们怎么看?”

京城张家的家主四十岁左右,一身白衣,拖曳到地,看起来温文而雅,不像铁匠师傅,倒像个教书先生。

青凤楼的事情不止是打了其他几家一个措手不及,京城张家同样是猝不及防。不过唯一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到现在为止,其他家还迷迷糊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京城张家不同,他们一开始就深知王冲的身份,甚至连王冲那把剑是用海德拉巴矿石提炼打造而成的知道的清清楚楚。

“真是难以置信,这种矿石炼出的剑居然这么锋利。看起来,300两黄金一钧的价格一点都不算贵了。”

“……只是,我有一点好奇,这么隐秘的事情,王家那位公子到底是怎么知道的?看他只有十五岁的样子,不像是阅历丰富的样子。而且,那两个身毒胡僧小气的紧,轻易不会让别人碰他们的矿石,就连我们京城张家也只给了这么小小的一块。连我们张家都看不出来的东西,他一个小孩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张家的大长老张启明捋着雪白的胡须道。

房间里一片静默,这个问题就连张淙、张检都回答不了。青凤楼上的结果,两人和其他人一样震惊。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都还难以相信,那种海德拉巴矿石会如此锋利!”

张检坦诚道。

在对待王冲这件事上,张检必须得承认,在这个王家的小孩子身上有一种控制不了的东西。

张检也说不上来,反正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完全无法把他当成一个小孩。

“其实,要想确定这一点也不并不是很难。”

张家家主说着扭头望向桌上的那一小块海德拉巴矿石:

“我们这里不就有现成的东西吗?这么一丁点虽然不够炼一把剑,但是炼一支小匕首应该还是够的。到时只要试一试自然就知道了。”

众人纷纷颔首。要想用这么一丁点材料,炼出一只小匕首,并且展现出自身最高的技艺水平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一点,恐怕其他几家没一个可以做到。

但是京城张家不同,做为铸剑行当里以前的龙头老大,这也是京城张家超越其他几家的地方。

“大长老,这个就交给你了。在天亮之前,我一定要看到成品。”

张家家主道。

“嗯!”

后者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抓过桌上的那一丁点海德拉巴铁,起身就往内走去,似乎他答应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炉火从天黑持续到天亮,整整一晚之后,一把新出的,长度四寸左右,小手指粗的袖珍匕首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横亘在石桌上。

但是看到这柄袖珍匕首,张检、张淙,以及所有在青凤楼上目睹过乌兹钢剑的张家弟子都是一脸惊讶。

“大长老,你确定这真的是用海德拉巴材料炼制的武器吗?”

张检看着桌上黝黑的匕首有些狐疑道。

他们看过王冲的乌兹钢剑,剑身上有一种奇异美妙的花纹,仿佛流水一般。这是其他的刀剑所没有的。

但是大长老炼出的袖珍匕首上面却看不到一丁点的花纹。

“嗯,我不知道你说的海德拉巴矿石是不是种。但这确实是用族里提供的材料炼制的,也是我炼制的最高水平的武器了。”

“我们京城张家所有的铸剑技艺,能用的,我都已经全部用在上面了。”

张家大长老声音,他的声音疲惫,看起来昨晚的炼剑花费了他大量的时间。

张淙、张检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这和王冲展示的刀剑相差太大了,完全看不出是同一种刀剑。

“不必争了,大长老的水平用不着质疑。”

一身白衣的张家家主上前两步,从石桌上取过海德拉巴矿石煅造出来的袖珍匕首,握在掌心里:

“取一柄刀剑来。”

很快就有一名弟子取来一柄宝剑来,这柄剑和京城张家送到青凤楼参加刀剑赌斗的宝剑一样,都是同一档次的武器。

铿!

武器交斩而过,一阵剌耳的锐啸划过虚空,张家家主右手中的宝剑猛然崩出一个切口,匕首深深切入其中,但是宝剑并没有断成两截。

在场的都是京城张家的精锐,这样的结果一看就知道,大长老炼出来的这柄匕首明显比家主右手的张家宝剑厉害,但是距离王冲那种一剑斩断十几柄名刀名剑的地步还有不少的差距。

看到这个结果,就连大长老也不说话了。青凤楼的刀剑赌斗他虽然不在现象,但是也听族中弟子说了很多。

显然,自己炼出的武器和那柄造型奇特的“天下第一剑”还有不少的差距。

“家主,如果青凤楼传回的消息属实,而且确认材料一致,那个王冲的刀剑也是海德拉巴矿石铸成的。那么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那把剑之所以如此锋利,绝不仅仅是用了海德拉巴矿石的原因,一定还有一套极其厉害的铸剑手法。”

“而且这种手法,比我们京城张家的铸剑手法还要厉害的多!”

大长老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显得很疲惫,但是这个时候突然睁开眼皮,迸射出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精芒:

“我建议,无论如何,一定和王家,和那个王冲保持友好的关系。如果能得到那套特殊的铸剑手法,我们京城张家一定可以超越其他几次,再次成为中土神洲铸剑的第一世家!”

大长老一翻话直接为京城张家以后的方向定了调。

……

这一夜,对于很多参与了青凤楼刀剑赌斗的世家大族来说,注定是个难眠之夜。张、黄、程、鲁,几乎都是烛火通明,一直点到了天亮。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禁军之中。

然而和这些始终关注着铸剑和铸剑材料有关的世家大族不同,赵风尘关注的却是另外一样东西。

青凤楼赌斗,赵风尘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一柄绝世宝剑!但是唯一让赵风尘没有料到的是,他出了四万两黄金的高价,居然买不到一把剑!

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那个叫王冲的少年再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以赵风尘禁军将领的身份,在接连亮明身份的情况,还遭到了这样的拒绝简直是一种羞辱。

如果换了是以前,赵风尘早就不会去理会了。只是,只要一想起王冲的乌兹钢剑一剑斩断了十几柄东西方的宝刀宝剑,一剑斩裂了一座一人多高的铁山,赵风尘就禁不住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赵风尘是个真正的武人。因为是武人,所以更加明白一把杰出的武器对于真正武者的重要性。

这种东西是无法用价格去衡量的。

王冲铸造的那柄刀剑,和赵风尘以前见过的所有刀剑都截然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那柄剑的真容的刹那,赵风尘心中突然就有一种感觉,这就是自己的刀剑,这就是自己一直苦苦寻找,想要得到的刀剑!

就算没有和黄啸天之间的争执,赵风尘也希望得到那柄刀剑!

赵风尘不认识王冲,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不过好在王冲虽然一走了之,但是却留下了他名字,再加上他和魏家公子的亲密关系,只要有心,要想查到他的来历并不是很难。

“大人,大人……”

就在烛火烧尽,东方渐白的时候,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喘着粗气,从外面推门进来。

“怎么样了?”

赵风尘席地而坐,一只手托着下巴,猛的抬起头来。

“大人,查到了,那个小子叫王冲,是九公的孙子!……”

满脸胡碴子的禁军部下叫道。

“什么?!”

听到这句话,赵风尘脸色一变,心中瞬间凉了半截。赵风尘不知道什么王冲,但说起九公,整个中土神洲还没有不知道的。

赵风尘没想到,那个卖剑的年轻人居然比魏皓魏公子来头还要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