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清平调词!/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帐中,太真妃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会和宋王拉扯上关系。

“你说的是我让你烧掉的那封信吗?”

太真妃沉声道,并没有动怒。

“娘娘恕罪,奴婢斗胆并没有把它烧掉。奴婢实在是忍不住……”

“拿来!”

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责怪这名宫女私自保留宋王的信封。

而且在内心中,太真妃也有很大的疑惑。宋王那封印,在她的印象中,应该是来斥骂自己的,但又怎么会和一首诗拉上关系?诗又怎么骂人?

而且,真是骂人的话。这个宫女和婢子也就算了,那些老嬷嬷是怎么回事?

这些念头已经让她心中越来越好奇,已经完全无瑕去责怪她们了。

信件很快拿出来,依旧是原封原样,只是铅封已经不见了。

太真妃坐在宫帐之中,这是圣皇和那位天机大师的安排,任何人不得接近。就连那些宫女和奴婢们,进入送衣服、点心,还有服侍的时候,都是低着头的,根本不敢看。

按照那位天机先生的说法,只有如此,凤煞封红鸾,太真妃才有可能平安渡过此劫。

“把封打开,给我念出来!”

太真妃命令道,听不出表情。

“是,娘娘!”

焚衣坊的宫女小竹浑身颤抖,但却强忍着恐惧,将信纸从里面抽了出来。一刹那间,房间里所有服侍的宫女、奴婢、丫寰,护卫,甚至不苟言笑的老嬷嬷都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她们都或多或少,只鳞片爪的听过这首诗的一些片段。但真正完整的诗,谁也没有听过,只是记得那首诗极美极美。

“念吧!”

太真妃带着一丝怒气道。她实在想不明白,上次来信指责她之后,宋王又弄出了什么手段来混乱她的玉真宫。

“是!”

焚衣坊的小竹应了一声,一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感觉出了她的变化。

前一刻,小竹还浑身颤抖,满是恐惧。但是下一刻,当她双手拿着那首“诗”的时候,竟突然的平静下来,清秀的脸庞上光芒湛湛,流露出一股动人心魄的温柔,就好像注视着自己的情人一样。

“清平调词!”

小竹念出了诗名。她的声音非常清脆、轻柔,好像颤动了人的心弦,让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这是一首乐府诗。”

太真妃呆了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一首诗。

“原来叫清平调词。”

四周的宫女、奴婢、丫寰们也是一阵骚动。这是她们第一次知道诗的名词,以往的时候都是你传我,我传你,碍于太真妃的禁令,大家不敢公开讨论,所以居然没有人知道这首诗叫什么名字。

宫女、奴婢们大多识字不多,文学造诣不高,所以也说不出清平调词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词名有种说不出的清韵雅致。

“继续念!”

太真妃心中越发的奇怪了。听这诗名,怎么也不像骂人的啊。

“云想衣裳花想容!”

小竹的声音更加轻柔了。这轻轻的声音在玉真宫里掠过,仿佛拥有一种无穷的魔力,一刹那间所有的宫女、奴婢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呆呆的看着焚衣坊宫女小竹的方向,看着她手中的那纸信纸,就好像失了魂魄一样。

“云想衣裳花想容,原来是云想衣裳花想容!……”

这是她们第一次听到那首诗真正的内容。

红色的宫帐内,太真妃也怔住。原来不是什么“云向雨的”也不是什么“云像花”,而是“云想衣裳花想容”。

这一刹那间,太真妃心中的某处就好像熔化。她的诗词造诣远比这些宫女、奴婢们高得多。

所以愈发的能感受以诗里的那种韵味和雅致,还有一股……淡淡的慵懒!

冥冥中,就好像有一道人影斜托着腮子,在月夜之下,慵懒的躺在花丛中,抬头看着头顶婀娜多姿的云,和身畔娇艳欲滴的花,想着心中那个美丽的女子,流露出浓浓思慕的味道。

虽然谁也不知道他心中的那个女的什么样,每个人女子一定极美极美,有云的婀娜,有花的娇艳。

太真妃一时呆住了。

这些宫女虽然没有什么诗词造诣,但是有句话她们说的没错。这首诗真的极美,比她以往读过的任何诗词都要美的多。

“……春风拂槛露华浓。”

小竹念出了下一句内容。玉真宫里越发的幽静了。就连宫帐四角的金吾卫,也忍不住气息波动了一下。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栏露华浓,真的好美……”

一个个宫女,奴婢痴痴的都说不出话来。这是她们第一次真正知道那首诗句内容,比她们想像的还要美。

“若非群玉山头见……”

第三句念出来,宫帐里的呼吸声都有些急促了。

“会向瑶台月下逢!”

最后一句念出来,整个玉真宫里一片幽静。

春风啊!拂过栏杆,隐约见那女子的美貌,人世间怎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难道我误入了群玉仙山吗?要不然,那就一定是瑶台里的仙子吧?

……

一首诗毕,玉真宫里突然涌动着一股奇异的韵味。所有人都沉浸在这首诗优美的意境里面,一个个浮想连翩,良久良久,都没有说话,所有人都痴了。

就像那些不苟言笑的老嬷嬷们,脸上都流露出一种异样的温柔。却是被这首诗勾动了青春的回忆。

虽然两鬓斑斑,银丝满头,但谁又不曾年轻过?谁又不曾情窦初开过?

就算她们是众人心中冷冰冰,不苟言笑,不懂风情的老嬷嬷,也能感觉出这首诗里极美的意境。

安静!

无比的安静!

太真妃坐在红色的宫帐,感觉心都好像融化了。

……

良久良久,众人终于从清平调词的意境里苏醒过来,一个个偷偷的望向了红色宫帐里的太真妃。

众人就算不怎么识字,不懂什么诗词,也知道这首韵味雅致、迷人的诗词是赞美一个女子的。

这封信是宋王送给太真妃的,那么毫无疑问,诗里赞美的那个仙子一般,如此美丽的女子一定就是太真妃。

这也是众人这些天一直偷偷打量太真妃的原因。

虽然太真妃已经进入宫中已经不短,但是碍于圣皇的命令,其实还没有多少人见她的真容。

宫里娘娘、公主众多,众人本来以为,这位太真妃就算再漂亮,也就是和其他娘娘差不多。

但是听了这首诗,众人心中却禁不住起了波澜。

一个能让人诗里如此赞美的女子,一定不是普通的美丽吧?她一定是极美极美,就像诗里说的,如同天上瑶台的仙子。

“没有了吗?”

红色宫帐里的声音突然问道,带着一丝怅然的味道。

“没有了。”

小竹恭敬道。

宫帐里静悄悄的,太真妃呆呆的坐在那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她的心中突然有失态了。

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赞美她,把她说的这么漂亮!

就像一个人的眼睛不可能看到自己的脸一样,太真妃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漂亮,但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漂亮。

从来没有一个人把她说的这美,这么漂亮!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美,说自己漂亮,太真妃也是一样。

“我真的有这么美吗?”

太真妃突然有些不自信。那首诗把个女子说得真的太美太美,以致于太真妃突然有些不自信,那个女子真的是自己吗?

自己真的有那么那么的美吗?

“把那封信拿过来!”

太真妃突然道。

“是,娘娘。”

小竹弯着腰,低下头,恭恭敬敬的把“宋**”送到了宫帐的边缘。太真妃走过去,伸出手,接过了那封宋王的“信”。

“清平调词‘一’!”

不过只是看了一眼,太真妃突然就变了脸色:

“小竹,你为什么没有说这只是其中的一首!

“啊!”

小竹一听,连忙跪在地上,颤声不已:

“娘娘恕罪,奴婢不知道,那个一字还要念出来。”

红色的宫帐来,太真妃看着信纸的首行,在“清平调词”四个字的旁边,确实还有一个“一”字。

也就是说,她看到的这首诗仅仅只是其中之一。换而言之,可能还有清平调词二,清平调词三。

“信封里还有其他的诗吗?”

太真妃道。

“没有了。回娘娘,奴婢看到的信封里只有这么一首诗!”

小竹浑身颤栗道,私藏娘娘的信件可不是小事。

“算了!相信你也不敢这么做,下去吧!所有人都下去吧!”

太真妃叹息着,挥了挥手。

“是,娘娘!”

众人立即低着头,纷纷离去。只是临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偷偷的瞥向红色的宫帐里。

这位娘娘,……居然这么美吗?

玉真宫里静悄悄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栏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真的好美,好美……”

红色的宫帐里,太真妃眼神恍惚,一个喃喃自语,将宋王的那封“信”紧紧的贴着身子。

那首诗将她心都融化了。

对于宋王,客不客气的说,太真妃对他真的是恨之入骨。这位皇室亲王三番两次的毁诟自己,还带领群臣联名上书,极力反对她入宫,反对她和圣皇走在一起。

以他以往的所作所为,无论自己怎么恨他,将来怎么对付他都是毫不为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封信,看着信纸上的那首诗,太真妃心中的戾气好像被无形之中中被化解了,居然对他怎么也恨不起来。

一个如此赞美自己,思恋自己的人又如何让人恨得起来呢?

只是在内心深处,太真妃又有另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宋王之前对自己毁诟的这么厉害,反对的这么厉害,为什么现在又会给自己寄来这封赞美自己的信?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到这里,太真妃心中复杂无比。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搜索我的名字即可。里面有很多本书的人物照片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