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真相曝露!/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过,宋王这是什么意思?这两封信明显看着不一样啊!”

杨钊没有再问下去,而是想起了之前的那封信。当时还感觉不出来,现在一看,两封信的笔迹可是完全不同。

一封歪歪扭扭,他杨钊写的都比他好。另一封,强毅、遒劲,很有风骨,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而且,那首诗上面为什么还会盖上宋王的大印?宋王到底在弄什么玄虚?而且,那首诗可是大有不妥,难道他就不怕引起陛下误会吗?”

杨钊一脸的不解。

“这个就要问他了。”

太真妃淡淡道,她嘴上说的平静,但最后一刹那的声音波动显露了她的真实内心。宋王回的什么信其实已经不重要。

太真妃真正在意的其实只有一点。那首“清平调词”到底是谁写的?还有没有清平调词二和清平调词三?

……

太真妃的第二封来信,这回宋王终于收到了。三个人宋王、卢廷、老总管围在一起,乌金的镂空衮龙桌上就放着太真妃的那封信。

和这封信一起的,还有王冲那首歪歪扭扭的“清平调词一”。

太真妃的来信,还有王冲的“清平调词一”并排放在桌上已经有一个时辰了,三个人看了又看,表情说不出的精彩。

“好诗,确实是好诗!王严王耿直是边陲武将,教出的子嗣居然有这样的诗书之才,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还是卢廷首先打破了寂静,盯着桌面上的那首诗,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这首诗绝简洁洒脱,美而不艳,放置中土四海,都是让人传诵的极美、极佳的上上之作。

就连卢廷也不得不承认,这首诗的诗才是碾压朝廷绝大多数才子士大夫的。至少他卢廷就做不出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卢廷说出这翻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是精彩之极。

“确实是好诗!”

一旁,宋王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同样的精彩至极,妙不可言。

他根本不知道王冲居然以他的名义,给太真妃写了一首思慕、赞美,甚至有些暖昧的诗。

当着卢廷和老总管的面,这实在让他不知道把脸往哪里搁。

宋王自认行事端正,堂皇正大,这事他可从来没干过。

虽然这首思慕、赞美太真妃的诗根本不是他写的,而是王冲代笔的,但诗上面盖的盖的可是他李成器的大印,他也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好,冲公子天生聪慧,这首诗特意写的歪歪扭扭,一看就知道不是殿下手笔。这样也能洗清嫌疑,避免让人由此产生误会。”

最后还是卢廷瞧破了王冲的心思:

“这首诗殿下是万万不能写的。落入有心人眼里必然引起流言蜚语。但是冲公子就不一样。他才不过十五岁,比太真妃都要小得多。少年慕艾,乃是人之常情,即便是将来事发,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只会说是少年人的真性情!”

“从这一方面,冲公子为殿下可谓思虑周全,方方面面都已经考虑到了!”

说到最后,卢廷心中感慨不已。有些事情,只有等到最后的时候,才会明白为什么。

王冲要了宋王大印,又以宋王的名义给太真妃写信,却不让他们看的时候,他们还觉得讳莫如深。不知道王冲到底是在做什么。

但现在想来,这个少年天资聪敏,他所做的一切,其实方方面面都是在为宋王考虑。

宋王两家数代情谊,从这方面说,这个孩子真的是尽心竭虑了!

“这孩子确实有心了。殿下,我以为,王家三代子孙之中,这孩子或许可以大力栽培!”

老总管也开口道。

老总管很少开口,但如果他开口,往往拥有非凡的份量。听到老总管的话,就连宋王都有些意外的。

老总管大部分时间都是提醒他“小心”,“不要轻易相信某个人”。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老总管主动向自己推荐某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孩子”。

很显然,对于王家的第三子,老总管的印象非常好。

“这件事情暂时不必着急,朝廷里不是已经在讨论三大训练营的事吗?听说第一批名额非常紧张,到时候,拿我的令牌给这孩子报上去吧。”

宋王笑道。

“是。”

老总管点了头,认了下来。

三大训练营的事情是由陛下开口,帝国首创。现在吸引了帝国几乎所有的王公贵族,世家豪门的子弟。

但是因为名额有限,因此竞争非常激烈,远不是宋王说的紧张可以形容。不过,如果有宋王的令牌,那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卢学士,太真妃的事,你以为怎么办?”

宋王又扭头看向了一边的卢廷。

“呵呵,殿下何必纠结。竟然王冲没有隐瞒,直接让殿下看信,显然想好了应该怎么去做。殿下不必顾虑,直接告诉太真妃就可以了。这样也能洗清嫌疑,避免以后留下嫌话。”

卢廷道。

这首“清平调词一”,王冲写没有问题,但是换了宋王就大大有问题。王冲年少,少年慕艾,看到美人会产生思慕这是很正常的,没人会说什么。

但是换了宋王,那就真的是会被御史大夫们弹劾到死了。这件事情必须在萌芽之前就洗刷干净!

王冲的意思显然也是这样。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宋王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唏嘘不已。太真妃连来了两封信,第一封信是讥讽,第二封信是质问,语气里责怪的意思明显减少了不少。

很明显,王冲的策略产生了作用!

只要太真妃不因为入宫的事牵怒自己和朝堂中的众臣,齐王和姚家就很难利用太真妃在朝堂里坐大。

也可以将此事的冲击减到最小。

……

宋王的回信很快到了玉真宫里,这是太真妃第一次知道“清平调词一”的作者是谁。

“王冲?”

宫帐之中,看着信纸上那个名字,太真妃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名字他可从未听过。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对于那个写出“清平调词一”的人,杨钊其实是并不怎么感兴趣的。他感兴趣的只有赌坊里的骰子而已。只是拗不过妹妹而已。

只是,突然之间听到“王冲”这个名字,杨钊心中猛的跳动了一下。

“妹妹,你刚刚说什么?”

杨钊浑身一个激灵,突然开口问道。

“王冲!”

“哪个王冲?”

“信上说是王家子弟,边陲武将王严王耿直之子。”

“嗡!”

杨钊心中一震,猛的睁大了眼睛,一脸吃惊的神色。在这里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实在是让他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

“怎么,你认识?”

太真妃立即感觉出了什么,一脸的吃惊。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名将王严的幼子,那恐怕真的认识了!”

杨钊认真的点了点头,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冥冥中,他又想起了那个青凤楼卖剑,被自己拦住后,二话不说给自己一千两黄金的少年。

杨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再次听到他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

杨钊猛的睁大了眼睛,心中震动不小。那孩子好像才十四五岁吧,能铸天下第一剑,还能写出这样的好诗?

而且关键是,他为什么会帮宋王写信?

难道说,这个孩子还深受宋王的重视不成?

有那么一刹那,杨钊感觉自己大脑都不够用了。有种见鬼的感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真妃比杨钊还在意外。

堂兄没有否认,很明显他是真的认识。但是……怎么可能?堂兄进京才多久,他怎么可能就认识给自己写诗的那个人?

“妹妹,还记得我跟你提过,有个傻子给了我一千两黄金吗?”

杨钊直接道。

“记得,怎么了?”

“那个傻子就叫做王冲!”

杨钊道。

“啊!”

太真妃也呆住了:

“你是说,给我写诗的那个人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嗯。如果他确实是王家的子孙的话。”

杨钊低下头,认真道。

“这怎么可能?!!”

太真妃心中惊异不已。

她完全无法相信,那个写出极美极美的“清平调词一”,那个赞美他如同仙子,隐隐流露出思慕之意的人,居然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人。

但是想想那歪歪扭扭的字迹,想想字里行间的思慕,内心深处,太真妃却又相信了。

如果那个写下清平调词一的人真的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那写出歪歪扭扭的字迹就不足为奇了?

更重要的是,如果那诗是宋王写的,恐怕不管是她还是宋王,都难免惹来非议。但如果是一个十五岁的,看过自己的少年写的,那就反倒没什么。

只是太真妃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一直深居在玉真宫中。那孩子到底是怎么知道她长相的?

种种念头从脑海中掠过,第一次,太真妃突然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王冲”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到底是什么样的少年,才能随随便便的一掷千金?

到底是什么样的少年,才能写出那样的诗词,毫不掩饰对自己的思慕?

关键是,这才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啊!

……

太真妃心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