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万千气海术!/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五十八章

轱辘辘!

一辆带着王家标志的马车在街道上行使。马车里,王冲端坐不动,默默的修练着邪帝老人给自己的《小阴阳术》筑基篇心法。

这篇功法远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甚至比王冲前世修练过的任何一门功法都要艰难。不过好在邪帝老人已经提醒过他,万事开头难,《小阴阳术》是先难后易,只要闯过了最开始的关口,后面反而相对容易的多。

一股股的元气在体内流淌,这些元气在王冲的控制下,不断的冲撞着体内一处处的穴道。

这些穴道没有一个和王冲修练的功法是重合的,全部都是剑走偏锋,没一个是正常的穴道。

“怪不得这门功法被称为邪道功法,单单是这种行气穴道就透着一股邪门。”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一股股元气在体内流走,半个时辰之后,体内传出啵的一声轻响,王冲体内终于又慢慢打开了一处新的穴道。

随着这道穴道打通,王冲体内的元气也无形中浑厚了一分。

“嗡!”

正沉浸在刚刚获得的突破中,突然,好像受到什么干扰一样,王冲体内元气猛然一乱。

“嗯?这种感觉……”

王冲眉头跳了一下,右手一伸,陡开撩开窗帘往后面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王冲一眼就看到一名神色冷漠,形迹可疑男子同时在盯望着自己的方向。

在他们身上,王冲感觉到了一股同样熟悉的气息。

“是邪道中人!”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远处,对方很快就收回了眼光,但对于王冲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改变方向,去东南!”

王冲敲了敲车厢道。

这么多天,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有人跟踪自己。

“跟过去看看!”

人群中,两道身影紧步跟了过去。马车穿街过巷,并没有去着紫竹园,而是去了一处越来越偏僻的地方。

“嘿,这可是他自找的。正好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他居然自己就给我们送来了机会。”

“这小子虽然不是那老家伙,但是居然能引得大人的元气波动,肯定和老家伙有脱不开的关系。只要擒下他,就一定能问出老家伙的地置!”

……

两人加快速度,紧紧跟了上去,两条腿走起路来,居然丝毫不比王冲的马车差。

只一会儿,周围树木森森,行人渐渐稀少起来。远处,隐隐可以听到阵阵昂昂宰猪的声音。

这里是一处屠宰场。因为养了许多的畜生,所以平常的时候,除了那些屠夫,还有傍晚运送的商贩,基本很少会有人到这里。

“吱哑!”

在距离屠宰场还在一千多米的地方,王冲的马车停了下来。

“找死!”

后方,两名邪道弟子大喜,拔出长剑,想也不想,向着马车冲去。然而他们快,王冲的速度更快!

“轰隆!”

车窗破碎,王冲人剑合一,就像一道炮弹般从马车里撞破出来。半途之中,就已经使出了“一字连环斩”,速度比两人更快,更狠。

“不好!”

“小心!”

……

两名邪道弟子只觉光芒一闪,王冲就已经出现在了头顶,心中大吃一惊。铿铿铿,王冲身随剑走,快如闪电,短短时间内居然以一敌二,连续和两人交击十余丈。

他的位置变幻莫测,时东时西,时南时北,剑路方向完全无法预测。一翻激烈的交手下来,王冲不但没事,两人反倒被王冲在身上切出了七八个伤口。

砰!

最后一击,王冲一个闪烁,直接倒飞出十余丈,拉开了和两名邪道弟子的距离。

“找死!”

两名邪道弟子连忙飞扑过去。

“宫雨,还不出手!”

王冲突然道。

嗖!

似乎是回应王冲的声音,一道身影淡如青烟,一个闪烁,从附近的一颗树冠上飞纵而出。

嗤,没有太多的语言,仅仅是一剑,就在那名弟子分神的刹那,立即一剑洞穿了最后面那名邪道弟子心脏,动作干净利索。

铿!

几乎是同时,王冲飞射而出,一招“一字连环斩”劈开另一名邪道弟子的防御,借着对方的招架之力,一个空翻出现在他的身后,长剑后剌,一剑剌入了后者右胸。

“啊!”

惨叫声中,第二名邪道弟子捂着胸口,木桩般也倒在了地上。

王冲的剑法术诡异,他根本就防不住。

“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

王冲一脚将这名邪道弟子踩在脚下,右手长剑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轻轻一动,一股血水立即淌了下来。

“呸!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王冲被喷了一口血水,对方一脸的愤怒。

“嘿,放心,你会说的。”

王冲淡淡道,一边别过身去:

“宫雨,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做为剌客,套取情报也是其中的一项技艺。王冲并没有等太久,宫雨绫香就从对方口中套取了所要的情报。

“主人,有些麻烦。对方好像派了不少人探查一个老人。这些人只是其中之一。而且,他们好像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感应那个老人。”

宫雨绫香提着血淋淋的剑走了过来。

有些事情她并没有揭破,那些人找的是一个老人,但是却追踪到了王冲。很显然,王冲和那个老人有着某种关系。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我自己处理。”

王冲摆了摆手道。

宫雨绫香应了一声,很快退入了周围的树林之中,消失不见。只余下王冲一个人,站在原地沉吟不语。

“这些家伙来得好快!”

王冲一个人站在空地,仰着头,心中沉吟不语。

当着宫雨绫香的面,王冲没有明说。但是王冲心知肚明,这两个邪道弟子口中的主人恐怕就是邪帝老人口中的“孽徒”。

“三百多号人,还能通过气机感应锁定位置,这样一来……紫竹园恐怕也是不安全了。”

王冲想起邪帝老人,心中担心不已:

“不行,这件事情还是得和师傅商量才行。”

王冲立即起程,将那名宫雨绫香敲晕,困张起来的弟子扔进马车,然后一路往紫竹园而去。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片刻之后,紫竹园中,王冲将路上的经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同时砰的一声,将抓获的那名邪道弟子砰的一声扔在了地上。

事实胜于雄辨,这名邪道弟子扔在地上,比说什么都有说服力。

“这个孽畜!”

邪帝老人看到地上的邪道弟子,只气得浑身发抖。他自己传的功夫,又如何不认得。

这些人身上传的功法,全都是他一脉所出。

“真的以为我气海被毁,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了吗?”

邪帝老人手掌一伸,一股股黑气立即从地上的邪道弟子体内破体而出,汩汩的没入邪帝老人体内。

而地上的邪道弟子脸色一白,皮肤迅速变得灰白,然后一动不动。

而邪帝老人得到这股元气,全身的气息却微微增长了一丝。

“师傅!”

王冲也是暗暗吃惊。虽然上辈子已经见过《大阴阳天地造功》的威力,不过邪帝老人的火侯显然要比周文还厉害的多。

他都已经虎落平阳,修为降到了元气境,却还能隔空摄功,轻易的从这名邪道弟子体内吸取功力。

“冲儿,你给我记住了。我们这一脉的邪道功法共有四重境界,第一重就是你现在的筑基。第二重就是《小阴阳术》,需要借助外物才能吸收对方的功法,第三重就是像我现在这样,可以隔空摄物,吸纳对方的功力。”

“我虽然功力退化,但境界却没有退去。依然可以使用。”

“不过在第三重以上,还有一重第四重,威力更加强大。不过,我也没有修成过。只是传说,我们这一脉的初代祖师成功过,似乎是和时空有关。我没有修练过,所以也不清楚。”

“四重境界步步精进,如果达到第四重,你就是神武境的强者。整个天下,唯你马首是瞻。”

邪帝老说着,脸色迅速的变得灰败,之前吸纳的元气,就像剌破的皮球一样不停的从体内流泄出去。

“师傅!”

王冲开始还在认真听着,忽然见到这一幕,脸色一变,连忙搀住了师傅邪帝老人。

“呵呵,别担心,我是气海已破,体内留不下元气。强行使用大阴阳天地造化功就会受到反噬,那孽徒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敢派出这些不入流的货色来对付我。”

邪帝老人一只手撑住了桌子,稳住了身形。

“师傅,你这是穴道驻气吗?”

王冲突然开口道。

“你居然也知道万千气海术?”

邪帝老人看着王冲,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随即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门中的一门邪道绝学。自古以来,只有掌门才知道,而且历来极难修炼,少有成功的。我气海已破,无法丹田驻气,只有穴位代替气海,才能驻留元气。这也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在王冲面前,邪帝老人毫无保留。

王冲却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他早就听说过以穴位代表气海,在穴位驻气的绝学。不过这种东西神乎其神,王冲也只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

就连上辈子的那些前辈们都说那种功法,剑走偏锋,玄之又玄,不是寻常人可以修练的。

“怪不得他可以后来给周文灌功!”

突然之间,王冲好像明白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