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搅动天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六十八章

众多胡人将领要求处死王冲的奏折,在汉人将军中引发的震怒是许多人都想像不到的。

所有人都被触怒了。

第二天早朝,当成百上千,堆积如山的奏折出现在朝堂上的时候,所有的文武大臣都被吓住了。

这些奏折来自四面八方,各个边陲,每一个都加盖了将军大印,每一个字里行间都充斥着极度的怒意。

当成百上千的将军一起上折的时候,那种庞大的压力,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

在大唐帝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成百上千的汉人将领居然一起袒护一个人,为一个人说话!

但是王冲做到!

“谁敢怂恿杀掉王冲,谁就是与我为敌”,这样措辞激烈的话,几乎出现在每一个奏折里面。

虽然彼此的用词不一样,但表达的意思却是完全一致,而且,毫无妥协的意思。

不止是如此,这些数以百计的胡人奏折,触怒了整个庞大的汉人将领群体。第一次,汉人将领做为一个群体,展现了自己的意志。

这种意志不止是体现在朝廷的奏折上,而且体现在对于胡人将领的愤怒上。

雪花般的军函成千上万,夹杂着汉人将领愤怒,飞向了这些边陲的胡人将领处,所有在朝廷上弹劾王冲,要求处死王冲的胡人将领,几乎都收到了来自汉人将领的军函。

同样的信函也出现在高仙芝、夫蒙灵察、哥舒翰、安思顺等顶级的胡人大将军案面前。

这件事情对所有的胡人将领的影响是震撼的,这是他们第一次感觉到汉人将领群体的力量。

而正午时分,当一封“百将联名”的文书出现在朝堂上的时候,更是推波助澜,将整件事情的影响推到了顶点。

在这封文书上出现的将军都不是普通的将军,而是大唐帝国的“封号将军”。

从前秦到西汉,再到大汉,历来只有那些地位超然,独有特殊功勋的武将才能获得独一无二的“封号”,称之为“封号将军”。

这些人的份量根本不是一般武将可比。

伏波将军、楼船将军、破虏将军、九鼎将军,万弩将军、横海将军、平夷将军、镇南将军、扫北将军、南斗将军、龙武将军、龙骑将军、冲锋将军……,这些封号将军都天南地北,分布在不同的地方。

但是因为王冲的缘故,这些将军居然能够在一日之内集齐所有人的签名,这简直不可思议。

当整个大唐成名的将军几乎全部出现在这封文书上的时候,这封“百将联名”的份量就可想而知。

在文书中,百名封号将军为王冲做保,同时联手质问哥舒翰、高仙芝、夫蒙灵察、安思顺等人,军中有多少胡人将领,多少汉人将领?

边陲三十万汉人军队,只有十余万的胡人军队,汉人数量远超胡人,一旦汉人士兵战死,中央诸内陆及时补进,但边陲之中,说话的到底是汉人还是胡人?

以汉人为主的边陲军队,到底是汉人将领多,还是胡人将领多?

很多事情,一旦撕开,性质顿时完全不一样了。

胡汉冲突由来已久,安西,碛西、北庭、还有哥舒翰负责的陇右,全部都是以汉人为主,他们的武器装备、弓箭、粮草、兵马,军响,不管是汉人的,还是胡人的,全部都是由朝廷供应。

四个极其重要的军界力量,统帅却全部都是胡人,掌握在胡人的手里。这件事情早就在军中引发很大的意见。只是因为上面的弹压,才没人敢提起。

如今因为王冲的原因,全部爆发了出来。

王冲在奏折上提到的那些东西,朝廷上的那些大臣不了解,但是对于军界的诸将来说,王冲写的完全就是他们的心声!

在这一点上,他们和王冲是完全站在一起的。事实上,王冲那封信也是在为所有的汉人将领争取利益。

如果王冲因为这一点,被朝廷处死,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

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兵部、刑部、御史……,整个朝堂一片大乱。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任何一个人端得起的了。

雪花般的奏折,声援王冲的奏折,不停的从四面八方的汉人将领那里飞向朝廷,而同样的,要求处死王冲,维护胡人尊严的胡人将领奏折,同样不停的飞向朝廷。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任何人能够阻止得了的了。哪怕是哥舒翰、高仙芝、夫蒙灵察之流也已经约束不了什么了,这关系到了整个胡人的利益。

大唐立国二百余年,第一次胡人诸将和汉人诸将在朝廷里针尖对麦芒,双方谁也不让谁!

西蜀剑门以南,阴雨连绵,阴雨中,油火簇簇,熊熊燃烧,一只庞大的军队八百里连营,密布在起伏的群山中。

在军伍的中央,一座巨大的府第矗立着,上面直书五个金色大字:

“安南都护府!”

字字千钧,重愈泰山。

大唐帝国设十大都护,虽然大部分极有份量的军队都掌握在胡人手里,但也绝非所有的精锐都掌握在胡人手里。

在大唐帝国,整个西蜀剑门以南,就驻扎着十八万重兵,负责镇压南方洱海蒙舍诏,以及西陲高原,有可能南下的乌斯藏帝国。

在大唐帝国,安南都护的这只算是相当低调了。因为战事没有那么频繁,也没有那么多的捷报可报,所以在朝廷里的存在感相对较低。

但这绝不是说这十八万**就没有份量了。

“哼!一个安西都护,一个碛西都护,一个大斗军副使,真当这大唐就只有他们几个吗?”

巨大的都护府中,油火熊熊,一名统帅模样的中年短髭壮汉一身黑色重甲,盘膝坐在地上,身前是一张铁铸的案板。

案板上放的,正是朝廷里最新的情报。

“大帅,我们一向低调,奉行韬光养晦策略。这次朝廷上的事,我们是不是就不要趟这趟浑水了?”

中年短髭壮汉的旁边,一名长着八字须,看起来一脸精明的幕僚有些忧虑道。他是安南大都护府的幕僚,同时也是安南大都护的军师。

一起共度三十余年,对于自家的大帅,他再清楚不过了。短髭壮汉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家大帅要趟入到这趟混水中了。

“这趟浑水,我们根本得不到任何利益。反而惹起安西都护、碛西都护,大斗军副使,还有所有胡人的注意,多面树敌,对大帅不利啊。还请大帅三思!”

八字须军师一脸不安道。

朝廷里的那场风波闹得太大了,大的让他有些不安。他并不认为,现在插手其中,是场明智的决定。

“哈哈哈,智安啊,你还明白。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平时低调,不想惹麻烦,这是对的。但是这件事情不同,难道你没有发现吗?这个时候,谁敢置身事外,谁就是所有人的敌人?”

章仇兼琼笑道,眼神中透露出一股与外表不符的精明。“章仇”是复姓,虽然听着像是胡人,但章仇兼琼却是不折不扣的汉人。

“章仇”是后来的“改姓”,就像“操”姓一样,在最初的百家姓中是不存在的。但是不管改姓还是复姓,章仇兼琼确实是汉人无疑,而且还是大唐帝国,中土神洲绝对极有份量的安南大都护,地位并不在安西的高仙芝、碛西的夫蒙灵察,大斗军的哥舒翰等人之下。

“百将联名,这其中的意义,你还不明白吗?智安,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王冲的生死问题。而是整个汉人群体与胡人群体之间的利益之争,谁敢卖弄伎俩,谁敢置身事外,谁就在军界再没有立锥之地。”

“智安,你的小计不错,但还是缺乏大局观啊!”

章仇兼琼淡淡道,魁梧的身影上不知不觉的流露出一股如山如海的庞大气势,连大殿中的火焰和虚空都为之扭曲起来。

被章仇兼琼叫做智安的军师怔了怔,一时说不出话来,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

章仇兼琼笑了笑,没有多说,脑海中却是想起了京师中的那个少年。

到底是什么少年人,才有这样的气魄,写出这样道理鞭辟的惊人奏折来?是九公教的吗?

章仇心中摇了摇头。以九公的品性,是绝对不屑于,也不会做这些事情的。那么是王亘吗?

王家的这位在朝堂中可是位置权重啊。如果不是九公,那最可能的就是他了。

但是王亘有这种气魄吗?

章仇心中再次摇了摇头。

早年的时候,他曾经见过王亘几面。这位王大人,绝对是谋虑深远的人,政治智慧极其厉害。

但正因为如此,他反倒更加写不出这种折子。连自己都写不出来那种精神、气魄的折子,又如何去教导自己的侄儿?

想到这里,章仇心中不由深深一叹。大概已经明白真相了。

“想不到我大唐居然有如此英雄气魄的人物,我章仇就算放下原则,替你声援一场又如何?”

章仇兼琼深深一叹,右手伸了出来:

“取我笔来,这封奏折,我要新自书写!”

哗啦啦!

片刻之后,一只大鸢如飞箭射出,穿过阴雨,穿过乌云,向着遥远的京师而去。

【今天会发布苏正臣的图片哦,大家记得家我微信啊。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皇甫奇就可以了。点击历史消息就能看到。^-^】

【老规矩,第二章八点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