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新一代的大**神!/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关注朝堂中事的远不止章仇兼琼一个。

在章仇兼琼的大鸢飞向京师的时候,大唐东北,一座巨大的营帐内,金杯银碗,虎皮铺地,极尽奢华。

营帐内,一名四十余许,龙精虎猛的身影,一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一边哈哈大笑,浑身上下散发凶猛至极,也慑人至极的味道。

“哈哈哈,知义,桌上的文书你都看到了吗?这可是百将联名呢,上百封文书,都在求我这个辅国大将军!安东大都护!南阳郡的开国公呢!”

营帐内的人,铠甲振动,长发飞舞,显然心情非常舒畅。

“这……,大帅真的要插手这件事吗?当初,九公一句话,可是让大帅在边荒耽搁了近二十年呢。”

距离不远的地方,隔着一盆炭火,一名文士模样的中年儒将盘膝坐着,两条八字须从嘴唇垂下,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正是张守珪的一辈子的挚友,生死相交的乌知义。

两人一起从军,大唐陇西经营瓜洲,对乌斯藏作战,到现在的安东大都护,震慑奚族和契丹,以更远处的突厥,两人一直都是最好的搭挡,超越生死的挚友。

现在,在朝廷里声名鹊起,对乌斯藏作战号称“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的北斗大将哥舒翰,只不过是在他以前耕耘过的地盘耕耘而已。

论资历,哥舒翰只是一个小辈,在张守珪这位前辈面前,没有任何可以显摆的。

大唐朝猛将不多,能够压住哥舒翰的更少,但是张守珪绝对是其中之一。

这也是这么多的封号将军文书雪片般飞向东北都护府的原因。

大唐朝,真正能够和高仙芝、夫蒙灵察、哥舒翰、安思顺这个级别手握重兵的胡人大将抗衡的,寥寥无几。

辅国大将军张守珪绝对是其中屈指可数的。

至于封号将军,虽然地位比普通武将高,但是论份量,还是不够。

“哼,张九龄倚老卖老,坏我登相之途,我又怎么会不记得?”

听到乌知义的话,张守珪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张守珪知道乌知义说的是圣皇二十三年的旧事。

当时张守珪新到幽洲,大破当时如日中天,严重威胁幽洲和大唐东北的契丹部落。再加上陇右多次大败乌斯藏的功劳,当时的张守珪声势如日有天,甚至有了“上欲以为相”的传闻。

只可惜,王九龄认为张守珪实在太年轻,还不够成熟稳重,虽然能征惯战,却未必能胜任宰相的职务,主理朝廷。

所以圣皇下问的时候,被王冲的爷爷王九龄否决了,一句“守珪才破契丹,陛下即以为宰相;若尽灭奚、厥,陛下将以何官赏之?”,直接断了张守珪当初的宰相之梦。

若不是如此,张守珪有可能成为大唐最史以来最年轻的宰相!

张守珪心中的恨意可想而知。

“不过,王家那小子虽然不值得救,但夫蒙灵察那家伙却更加可恨啊!难道这么多人求我出山,即能够羞辱一下王家的那位,又能够杀杀夫蒙灵察那家伙的威风,又何乐而不为呢?”

张守珪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王九龄号称九公,在朝廷里德高望重。虽然当年被他坏自己好事,让张守珪心中很不爽,但是对付这种人物,不可能像战场上那样来硬的。

出手救下他的孙子,就是对他最好的羞辱。至于夫蒙灵察……

大唐帝国资历能和张守珪相比的没有几个,夫蒙灵察绝对是其中之一。当年张守珪还不是安东大都护,还在陇右和乌斯藏征战的时候,瓜洲和碛西、安西地界相交,两人没受发生过冲突。

这一次夫蒙灵察跳的这么厉害,张守珪早就看不惯了。相比起来教训一下夫蒙灵察的这个前景,救下九公的孙子王冲,反倒不算什么事了。

“但是,现在的情形,胡、汉诸将因为那孩子的事情,在朝廷里严重对立。我们身在幽洲,和其他地方的汉将不同,我们手下大量的胡将胡兵,如果贸然插手其中,我恐怕下面会哗变,对我们不利啊!”

乌知义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担忧道。对朝廷里的事情知道的越多,他就越是担忧,现在的情形,贸然掺和其中,绝不是明智之举。

没想到,乌知义的话落在张守珪耳中,却是引发一阵轰然大笑。

“哈哈哈,知义,怎么你也学朝廷里那帮人?什么汉将、胡将,真是愚蠢。在我幽洲境内,在我张守珪面前,没有胡,也没有汉,只有服从我的,和不服从我的。马儿,你说呢?”

张守珪突然瞥过头来,目光如电,望向不远处,一个白白胖胖,看起来二十一二岁,趴在地上吃草年轻胡人。

“啊!”

那白白胖胖的年轻胡人被张守珪一盯,浑身打颤,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满脸惶恐的神色:

“大帅说的对,我们胡人就是马,就是马,马怎么能跟你比呢。夫蒙灵察和高仙芝他们跟我一样,就是马,就是马。”

一边说着,一边撅起屁股,嘴里衔着割来的青草,学着马儿希聿聿的叫着,满脸讨好献媚的神色。

“哈哈哈!”

看着年轻胡人讨好献媚的样子,张守珪轰然大笑起来,就连一旁的乌知义,也被逗得笑了起来。

“服从我的,就可以活,不服从我的,就得死!”

张守珪笑着笑着,突然从腰间抽出一张令牌,闪电般掷出了帐外。大帐外,阴雨锦锦,寒风呼啸,一百余名奚、契丹和突厥的胡人困缚着,站在剌骨的寒风中,身后是一百多个刀斧手。

“杀!”

声音一落,头颅落地,鲜血迸贱,一百多名奚、契丹和突厥如木桩般仆然倒地,挣扎了两下,一动不动。

很快就有铁甲的猛士过来,将他们的尸体拖走,扔入一条壕沟之中,就地埋没。浓浓的血腥气味飘散在阴雨之中。

在这里,地面的草都是红色的。

在大唐东西,幽洲以东,张守珪就是止小儿啼哭的存在。就像他说的,在幽洲的境地,在他张守珪的面前,没有胡,也没有汉。

只有服从的,和不服从的。

服者生,不服者死!

“砰!”

营帐破裂,之前还在营帐内装作马儿,衔草献媚的年轻胡人就像一团白乎乎的肉球一样,从营帐里飞了出来。

“带上阿史那?崒干,我们两个捉生将,一起去干活吧!今天要是抓不到两百个奚、契丹的人,那条壕沟里,就会多睡上两个人。不要想着逃跑,你们应该知道,你们逃不了的!”

那冰冷的声音,字字冰渣一般,比那寒风还要剌骨。

“呱!”

几乎在两名年轻胡人连滚带爬逃离张守珪营帐的时候,一只飞鸦利箭一般从营帐中飞出,逆云而上,一路而大唐京师而去。

辅国大将军张守珪,安东大都护!

当张守珪的名字出现在朝廷上的时候,整个汉人将领一侧,绝对加上份量最重的一块筹码。

在大唐帝国的军界,张守珪绝对属于泰山北斗级的人物,本朝圣皇一代,中土二大传说级的存在之一。

不过,在军界之中,还有一位,地位比张守珪还要重,战功还要显赫。

当幽洲都督,安东大都护张守珪的折子出现在朝廷上,下一刻,无数人的目光立即望向了这位汉人中的军界首领。

大唐皇宫东侧,青龙街,太子少保府中,一名国字脸,面容俊朗,神情威严,气度果毅的中年人坐在床榻边,皱眉不止。

虽然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息,但是中年人身上却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手掌天下兵马,坐拥无上权势的气度。

一举一动,虽不经意,却给人一种震慑、敬畏的感觉。

在这名中年人的面前,每个人都会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来,连他的目光都不敢,自然而然的生出敬服的感觉。

这人正是太子少保王忠嗣。

在大唐帝国,地位能够超过张守珪,夫蒙灵察、高仙芝、哥舒翰、安思顺一流,身份能够镇得住他们的人不多。

王忠嗣绝对就是能做到这一步的人。

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大斗军副使,北斗大将哥舒翰就是他一手提拔的。

王忠嗣在军界没有什么显赫的职位,事实上,他早已经卸掉了军权,身上只有一个太子少保的官衔。

但是论起来他做过的位置,整个大唐无人能出其右,代州都督、摄御史大夫、兼充河东节度,云麾将军,左羽林上将军,甚至连安北大都护,碛西大都护,安东大都护,安南大都……,这些位置他统统都做过。

至于,说起他干过的事情,大唐朝更是无人能及。

在安东大都护的时候,大破奚、契丹;在安北大都护的时候,扫荡东、西突厥,将两只突厥汗国打得溃不成军,获得了二十年的太平;在陇右的时候,则屡次打上了乌斯藏高原,逼得大雪山的圣僧都出来对付他。

在王忠嗣的一生,除了西域碎叶城一带没有去过,其他能打的对手,统统都打了一遍。

不过,和其他将领不同。

王忠嗣从来没有什么功利心,每次大战,都是领着军权去,交了军权回。在战场上,他是无人能敌的统帅,但回来了,他又是藉藉无名的一名,肩上只有一个太子少保的名头而已。

而且和其他大将不同,王忠嗣体恤士兵,虽然战功赫赫,却不愿多兴战端,所以终其一生,能不发动战争,王忠嗣就尽量少发动战争。

同时王忠嗣也更愿意把成名和历练的机会,让给那些后来的年轻人。这也是他在朝堂上受到尊重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虽然立下了这么多的功劳,扫荡了这么多的对手,但是王忠嗣今天也不过五十岁而已。

在本朝,他绝对是当代的大**神!

【今晚无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