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圣皇心意!/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放开他!”

王冲冷冷的盯着众人,命令道。

一刹那,万籁俱静,众狱囚看着王冲,眼中都露出畏惧的神色。

“臭小子,什么闲事都要管!”

一名首领模样的狱囚骂骂咧咧,但是眼神却不敢看王冲,而是低下头来,避过他的目光:

“快走吧,老家伙!算你走运!”

借着说话的时候,狠狠推了那人一把,似是泄愤一样。

王冲年纪虽小,但是在这“天牢”里面,谁都知道,这个年轻人根本招惹不得。所有的狱卫吃错药一样,对他很是关心。

这算哪门子事!

王冲没有理会那些狱囚,而是望向了那名脏兮兮,被殴打了一顿的“小吏”,心中大为好奇。

“你是张慕年?”

王冲看着这名狱囚,眼神怪怪的。

“正是!多谢公子出手相助!”

那狱囚文绉绉的,说着还揖了一礼,一脸感谢的神色。他整个人看起来瘦骨嶙峋,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还看着有神。

“弓长张,爱慕的慕,年纪的年?”

王冲眼神越发怪异了。

“你是岭南人,以前是个农吏?”

“正是!”

张慕年心中诧异,但还是拱着手,应了一声。同时也不禁开始下意识的打量起王冲。

王冲的眼中越发微妙了。

“你是因为贪污两万两黄金进来的?”

王冲盯着张慕年,突然道。

“你怎么知道?”

张慕年脱口道,神色大变。

“嗡!”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心中猛的一震,刹那间掀起万丈波澜。

“真的是他!”

王冲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狱囚。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拜托宋王搭救的张慕年会在这里。

张慕年犯了事,应该是归兵部管。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的天牢里?难道说,自己其实并不是天牢里,而是在兵部大牢?

但怎么可能?

王冲眼中惊疑不定,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要找的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张慕年正色道,他反应再慢也感觉出来了,王冲似乎对自己了解的非常多,远超正常的水平。“你想不想出去?”

王冲没有回答,而是正色道。

“诶,谈何容易?”

张慕年叹息道:

“这里可是天牢啊!只有死着出去的,没有活着出去的。公子如果有心,有办法的话,就帮我带点东西出去吧。”

“呵呵,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带你出去的。”

王冲看到其他人正好奇的看过来,点到即止,没有多说。

很快,王冲便转过头来,继续修练自己的“小阴阳术”。他已经有感觉,又快要打通一道穴道了。

……

日升月落,转眼之间就到了第三天了。王冲在“天牢”里已经是关到第三天了。圣皇却始终没有表露自己的态度。

所有的折子都雪片般飞向了宫中,圣皇全部都收下了。但全部都留中不发。这种态度令所有大臣都感到高深莫测。

但是朝堂上要求处死王冲的声音,不但没有减小,反而越发大了。所有的胡将,还有对胡将抱有好感的汉人大臣,都极力的要求处死王冲。

而同一时间,维护王冲的汉将声音一点也不低。而且,在胡将要求处死王冲的同时,汉人将领也开始集体讨论王冲在折子上提到的边陲胡人问题。

边陲之地以汉人士兵为主,汉人将领提拔胡人以示公允,但是胡人只知道提拔胡人,维护胡人。造成边陲中的底层胡人将领越来越多。

没有机会,汉人无法出头。

没有机会,汉人也无法得到历练。

所以边陲的将越来越少。

这已经不是前景,而是真正的事实。王冲所说的,正在大唐成为现实。而且最明显的例子,一队汉人在战场上拼死奋战,但由于头领是胡人,所以最大份的功劳,永远都是属于胡人。

而底层的汉兵,吃两块肉,喝两碗酒,得两块犒赏,依然是士兵。长此以往,没有动力,自然越发体现不出战斗力。

也就越发难以出头。

这已经不是假设,而是现实。

所有没有人比大唐的汉人诸将更能明白这个问题。

大唐的北庭、安西,战争频繁,而其他方向战争不多,大量的汉人新鲜血液源源不断的补充到那里。

整个大唐以自己的血肉都在供应着胡人的征战,便是边陲首领,还有基层的将士都是胡人,这是不正常的。

狭路相逢勇者胜,胡人作战更加勇猛,自然占据高位。弱肉强食,实力更强的担任首领这不是很自然的吗?

对于汉人的不满,胡人诸将也是据理力驳。

朝堂上,圣皇高坐龙椅,安坐不动。整场朝会,圣皇从开始听到结尾,到了最后,当文武众臣争论的最激烈的时候,圣皇依然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陛下有旨,明天宣布对王冲的决断!”

当圣皇离去之后,一名云纹锦衣的大太监罕见的出现在朝堂,尖利的嗓音宣布了圣皇的旨意。

“轰隆!”

一句话,引爆了整个朝堂。关于王冲的争执,在这名太监宣布之后,顿时达到了巅峰。京师之中满城风雨。不论汉人、胡人,所有人都在期盼着最后一日的决断。

……

“爷爷,爷爷,你一定救救哥哥啊!哥哥不是坏人啊!”

与此同时,在朝野之外,无人关注的地方,一名四五岁胖乎乎的跪在苏府的门前,大声的嚎哭、请求。

这已经是“小坚坚”第三天出现在这里了。小孩子的心思单纯,认准王冲人不坏,认准了苏正臣可以救王冲,便天天来了求,连头都磕破了,渗出了血丝。

“诶,放心吧。你大哥死不了!”

良久,苏府紧闭的大门中,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老爷爷!”

小坚坚猛的抬起头来,一脸的惊喜。这还是几天来,苏正第一次回应。

“你的大哥是没事了,只是你,真是一个傻孩子。进来吧。”

苏府长年紧闭的大门终于出现一丝缝隙。苏正臣雪白的皓首出现在门逢里,一只手探了出来,便将小坚坚拉了进去。

……

“老爷,老爷子召见,让你现在就过去!”

“什么!我这就去!”

姚广异大吃一惊。

明天就到了裁决王冲生死的时候,他正要去找老爷子。没想到,没想到老爷子却主动来召见他了。

“你现在就去上一奏折,公开表态支持王家,支持王冲!”

房间里油灯昏暗,姚老爷子一见到姚广异,立即开门见山道。

“什么?”

姚广异大吃一惊:

“王家可是我们的死敌啊!不反对他们就算了,为什么要支持?”

姚广异怎么也想不明白。

“哼!我问你,你前面几天来找我,是不是齐王的意思。想让我出面表态处死王冲?”

姚老爷子没有回答,反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件事。

“这……是!确实是齐王的意思”

姚广异沉默片刻,低下头来,终于点了点头。老爷子明察秋毫,在他面前,隐瞒是没有必要的。

“可是,我们要是这么干,那岂不是和齐王作对?”

姚广异露出为难的神色。

这次支持胡人,反对王冲,跳的最厉害的就是齐王了。

“你把我说的话,告诉齐王了吧?”

“是!”

姚广异没有否认。

“难怪。”

姚老爷子点了点头,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齐王知道上次算计他,破坏他好事的是王冲,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广异,你要明白。现在不是我们要不要和齐王做对的问题。而是齐王要不要和陛下做对的问题。”

“啊!”

“广异,你还不明白吗?我们要支持的不是王家,而是陛下。陛下不想他死,那就谁也动不了他。”

姚老爷子叹息道。

“可是,陛下的决定不是还没有出来吗?”

姚广异疑惑道。

“呵呵,陛下现在君心难测,越来越有圣君之相。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太子了。”

姚老爷子突然感概道,内心唏嘘不已:

“这次的事件,本来我也不敢确定陛下的心意。所以我不见你也有这个原因。不过观察了三天之后,我已经基本确定了陛下的意思。王冲,是不会死的!”

“请父亲指点!”

姚广异正色,突然起身,躬身行了一礼,一副虚心请教的架势。

“呵呵,你还不明白吗?陛下杀伐果决,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否决。不管是太真妃的事情,还是这次的节度使事件。但是陛下如果真的要杀王冲的话,你以为会等到现在吗?”

姚老爷子呵呵笑道,手中拐杖轻轻点了点姚广异身前的地面。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姚广异原本脑袋里一团浆糊,但是这一刻,就像拔得云雾见月明,在父亲的提点下,一些本来不明白的事情豁然贯通,脑海中一片清点。

“多谢父亲指点,孩儿明白了。”

姚广异恭恭敬敬,心悦诚服的行了一礼。很多事情,有人指点,和没人指点,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父亲追随圣皇四十余年,在这件事情上,姚广异心知肚明,父亲绝对不会有错的。

“只是父亲,如此一来,圣皇又要如何安抚边陲诸胡?”

“呵呵,那就看陛下彼做了。”

姚广异淡淡道。

【今天身体不舒服,只有两更,报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