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海外群岛上的陨铁!/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八十二章

“哈哈哈,好马,好马!”

王冲喜不自禁。

即然宋王送给了自己,王冲也不客气,走过去,从那名全身戴着套子的马夫手里接过“白蹄乌”。

王冲虽然没有养过马,但是也知道战场上好的马都是从小豢养的。从出生开始,就开始精心呵护,然后一养大。

这样的马才会和你心意相通,到了战场上,才能救你的命,带你杀敌,救你出重围。

王冲把马驹牵下来水盆,摸了一把,感觉白蹄乌的皮毛水滑水滑,真的感觉手在上面粘不住一样,感觉一滴落在上面都会直接滑下去。

“公子把这把豆子,以后他就会认你做主人了。”

旁边的戴着头套的马夫道,从腰上的袋子里掏出一把黄豆。王冲接过,喂给白蹄乌,果然,这匹马吃了豆子,又看了眼王冲,神情立即亲近了很多,甚至还会把头搁在王冲胸前亲昵。

上辈子数十年浴血征战,战马就是第二条生命。对于战马,王冲几乎是本能的有种亲近感。

摸着这匹油光水滑的马驹,王冲仿佛又找回了一些上辈子的金戈铁马的感觉,胸中有种忍不住要长啸一声的冲动。

不过还好,在宋王面前王冲忍住了。

“呵呵,养一匹上好的灵马可并不容易。以后,你还需要不停的给它按摩,松驰筋骨、肌肉。另外,你还需要以元气替它打通,输导经脉。我这里有一篇从宫中要来的功诀,专门给这些灵马准备的。可以增长它们的力量、速度和耐力。你拿去吧!”

宋王手指一抖,一张巴掌大小的白纸方方正正,立即飘飞了出去。

“多谢殿下!”

王冲嘻嘻一笑,将纸张接在手里。虽然小小一纸,但是王冲知道,这张训练方子的金贵不比这匹白蹄乌差。

“对了,殿下。我也有件东西送给殿下。”

王冲想起什么,突然道。

“哦?什么东西?”

宋王眉头动了动,大感兴趣道。

王冲也不多说,牵着马驹,直接走进了书房,然后将杨钊送给自己的那个木盒取了出来。

“这是……齐王的信!原来真的是太真妃帮了我!”

宋王看着盒中的信,若有所思。

之前“失宠”,闲赋在家是因为太真妃,如今能够官复原位,还是因为太真妃,这让宋王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嗯,杨钊把这封信送给我,只怕也是这个意思。”

王冲点头道,郑重道。

杨钊这封信不是送给他的,宋王才是目的。

“呵呵,不管怎么样。太真妃至少选择了我们,而不是齐王和姚家。至少这点对我们来说有益无害,不是吗?”

宋王笑了笑,很快将手中的信纸折好,收起。他的心中也同样的有了注意。

……

夜色已深,晚上的王家比白天还要热闹的多。除了王冲的小叔要回天柱山,以及老爷子、老太太在四方馆来不了外,整个王家,能来的人基本上都来了。

宋、王两家,几代的情谊,白天错过了。晚上这种重头戏自然不能错过。

宋王、卢廷,还有老管家,全部聚在一起。一群人用四个大桌子拼在一起,摆了五六十道菜,一起吃了个不亦乐乎,极其尽兴。

几个月以来,这是王冲吃的最开心的一顿。

“殿下,还记得我进天牢之前,你曾经答应过我,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等到晚宴结束,宋王临走的时候,王冲突然开口道。

“呵呵,当然记得。说吧,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

宋王呵呵笑着,一脸豪爽道。

王冲现在是宋、王两家,后直一代最杰出的新秀、幕僚,同时也是宋王看重的未来的“军师”。经过太真妃事件和节度使事件,宋王对王冲的能力已经确信无疑。

“我希望殿下能把我大哥王符,调往大唐西南。如果可能的话,把我父亲也一起调过去。”

王冲突然低下头来,认真道。

夜色中,四周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连蝉鸣的声音都小了许多。四周左右无人,除了王冲和宋王,其他并无一人。

“为什么?”

宋王怔怔的看着王冲,眼中一片错愕。他没想到王冲给自己提的要求居然是这个。

“是你大哥的意思吗?”

宋王的第一反应,就是王符想要主动调往西南。

“不是!”

王冲摇了摇头,夜色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怅然:“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殿下能对我大哥保密的原因。”

现在,整个帝国的目光都集中在北部阴山以北,日益强大的东、西突厥汗国,东北部张守珪控制的安东都护府,以及高仙芝带领的安西都护府。

这是目前整个帝国战事最频繁的一条战线。

但是王冲却知道,未来帝国最惨烈,最激烈,损失最大第一次大战,将会在西南,而不是在北方。

这一战,将动摇整个帝国的根基!它的影响将会在未来几十年经久不散。

王冲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阻止这场战争。他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预防,去提前做准备。

上辈子没有能够参与这场战争,没有能够在其中一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是王冲心中深深的遗憾。

这辈子,无论如何,王冲都不会错过了。

“王冲,你真是让我看不懂了。”

宋王见王冲不愿多说,只能摇了摇头。如果是其他人说这句话,提这种古怪的要求,他根本不会在意,也不会搭理。

不过王冲不同。

这几个月要相处,宋王最大的感触,就是王冲的思维和一般人截然不同。请太真妃帮自己说情,官复原职,这对于别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是王冲却做到了。

对于王冲的一些请求,宋王根本不敢常理去揣度。

“……不过,放心吧。我会帮你做到的。以兵部的名义,这样,你大哥也不会起疑。不过,你大哥一心想在沙场征战,你把他调到西南,不怕他知道后生气吗?”

宋王开玩笑道。

做弟弟的调动哥哥,王冲胆子还真是不小。

“西南,有他想要的战争。”

王冲道。

“哦。”

宋王看了一眼王冲,若有所思。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拍了拍王冲的肩膀,向着远处的卢廷走去。

两人不片刻就驶出了王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宋王一走,剩下的就真的全是王氏一族的人了。王冲扫了一眼,看到远处的表兄王亮正一个人坐在屋檐下,叨着一根草,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王冲心中一动,想起姑姑、姑父的嘱托,立即向着他走了过去。

“表兄!”

王冲在旁边坐了下来。

“干吗?”

王亮心不在焉道,有一搭没一搭的样子。不知道的人或许以为他根本不想搭理自己,不过王冲知道,表兄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换谁都是如此。

“表兄,是姑姑、姑父拜托我过来的。”

王冲笑道。

“哼,我早就知道了。”

王亮道。他又不傻,王冲上次找他谈话,他就知道了。

“听说你的木鸟生意失败了,陪了好几百两金子?”

王冲道。

和表兄说话,还是直来直去的好。王冲和他也是有过两辈子交情的人了,深深知道他根本不像表面上那么呆傻。

“哼,多谢你了。听说我爸帮你,跟着你做生意,赚了不少钱。这笔钱他帮我填了。”

王亮这般说着,眼中却掠过一抹黯然。

他从小就有野心,想要做一个鸿商巨贾。只可惜,志比才高,连着做了好多小生意,都失败了。

“这笔钱你就不用算我的了。我只是过来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兴趣出海?”

王冲笑着道。

“又是我爹拜托你的吗?”

王亮道。他很不喜欢被父母安排道理。

“那倒不是。只是,我有些东西在海外,想要我帮你取过来。”

王冲这般说着,脑海中却是想起了那些暴露在海外诸岛上的珍贵宝物。

世界三大剑,乌兹钢剑(大刀士革刀)、马来克力士剑,还有日本武士道。虽然时空变化,有很多东西已经不一样,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一样的。

乌兹钢剑王冲已经得到,所以王冲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马来克力士剑。马来克力士剑之所以出名,并不是那些铸剑师有多么厉害,也不是因为这些剑蕴含了多么高超的技术,而是因为这种武器的材料。

和乌兹钢剑一样,马来克力士剑出名同样是因为它材料。只不过和乌兹钢不同,乌兹钢出名,是因为它拥有这个世界最锋利的海德拉巴矿石。

而马来克力士剑出名,是因为它同样拥有这种锋利、坚韧,只不过这种坚韧是来自于天外。

——马来克力士剑是珍惜无比的陨铁铸成的。

从菲律宾群岛到印度漫长的岛礁上,散布着大量的天外陨铁。没有人知道它们是在什么时代陨落的。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这些东西被当成普通的岩石,无人问津。直到数千年后,才被偶然发现,制成了武器。

在这世界是没有菲律宾的,王冲也从来没有出过海,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但是即然这个世界存在海德拉巴矿石的话,那为什么不能存在的那些天外陨铁。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可能,那就是一个巨大的财富。

只要想一想,成千上万块的巨大陨铁散布在那些无人的岛礁上,无人问津,而除了自己之外,其他还无人知晓,王冲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第三章12点钟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