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张慕年的秘密!/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八十四章

“张慕年拜见公子,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看着院子里的王冲,张慕年颤微微,恭恭敬敬的弯下腰,行了一礼。

“是你!”

王冲一脸喜色。孟隆只说外面有自己的一位故人,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了,但却没说这个人是张慕年。

“先生,快快里面请。”

这张慕年即便没有出面,王冲也是要自己去找他的。不是为了挟恩求报,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如今张慕年主动找上门来,反倒省去了王冲许多功夫。

王冲把张慕年迎进客厅,让丫鬟们上了香茗,这才双双落座。

“公子勿怪,昨日公子出狱,老朽本来应该过去迎接的。只是老朽公子门中许多贵人往来,不敢唐突,所以等了一天,等到亲自来登门拜谢。”

张慕年道。

“哈哈,原来你昨天就过来。如果先生昨天通报一声,我一定早就出门亲自去迎接了。”

王冲听的眼睛一亮:

“先生现在落脚何处?”

“这……城西枫树涵洞之中。”

张慕年没想到王冲会问起这个,顿时犹犹豫豫,有些说不出口道。

“什么?”

王冲吃了一惊,张慕年这翻话岂不是说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流浪:“那位高公公没有给你银子吗?”

“没有。倒是他下面一名禁卫给了我些散碎的银子。”

张慕年道。

王冲怔住了,那位高公公不止位高权重,深得圣恩宠信。而且同时还是个“鸿商巨贾”。王冲本来以为,张慕年出狱,那位多少也会给他些银子的。

“贵人多忘事。以那位的身份地位,不一定会注意到这种小事。说不定,他还以为我和他是旧相识,我已经替他安排好了。——这倒是我疏忽了。”

王冲随即反应了过来。

以那位的身份、地位,绝不会在乎区区几百、几千两金银,更大的可能,恐怕还是忘了,或者误会了。

“对于以后,先生有什么安排吗?”

王冲道。

张慕年默然。王冲问的这些问题,都是让他很难回答的。一个关入死牢的人又很有多大的前途?

这次出狱,他本来是想着返回家乡。只是,别说路途遥远,盘缠不够的问题。就算是回去了,他凭现在的名声,那些乡里乡亲还会向以前那样接受他吗?

而且,他又靠什么去谋生呢?

“还没想过,走一步算一步吧。”

张慕年叹道。在监狱里他没有彷徨过,但是出来之后,他真的感到彷徨了。未来何去何从,他又哪里知道呢。

“先生如果无处可去,不妨跟着我,如何?”

王冲突然道。

“公子在开玩笑吗?”

张慕年一怔,自嘲笑道,“我一个老朽,对公子又有什么价值?”

王冲笑了笑,知道这个请求太过突然,张慕年并不相信自己是认真的。不过王冲也不争辨,端起桌上的香茗轻啜了一口。

“听说,先生以前在农部任职。这次入狱是因为贪污了二万两黄金!”

王冲放下香茗,漫不经心道。

“嗡!”

听到这句话,张慕年神色剧变,脑海中猛然轰鸣起来。这件事情是他心中最深的秘密。

在监狱里面,就算是被毒打的时候,包括在王冲面前,张慕年都从来没有提起过。没想到,会被王冲一语道破。

“你……你……你怎么知道?”

张慕年此时宛如换了一个,盯着王冲睁大眼睛,满面的惊恐,额头上冷汗如雨,看起来极度的不安。

“别急,我没有压迫你的意思。”

王冲谈笑自若,神色如常。

一个小小农吏,地位不高,却贪污了二万两黄金。这个数字,在王冲发达之前,就算对王家这样的世家豪门来说都是一笔极大的数字,更别说是其他人。

张慕年能贪了这么多钱,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说,绝对是个目无法纪,胆大包天之徒。不过对于王冲来说,这一切的意义,却截然不同。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二万两黄金……应该都被你补偿给那些农民了吧!”

王冲的话普普通通,说起来,声音也是不高不低。但是落到张慕年的耳中却犹如雷击。

“你怎么知道?”

这句话脱口而出,张慕年震惊的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富家少年,犹如见鬼了一般,整个人都懵了。

如果说之前王冲一语道破他入狱的原因是因为二万两黄金,窥破了他的秘密,让他心虚的话。

那么现在,张慕年是真正感到不可思议了。

他把那些金子散给种植户农民的事情,连负责调查的刑部都查不出来。没有人知道那二万两去了哪里。

但是眼前的少年,居然能一语替他道破!!!

这如果是大晚上,张慕年马上就要吓得魂不附体了。

“果然如此!”

王冲没有理会一脸震惊的张慕年,内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张慕年一个是花不了那么多钱的。

王冲从看到他卷宗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没有可以贪污数万两黄金,却不留下蛛丝蚂迹,连刑部的高手都查探不出来。

除非,……这个人根本就没贪!

任何改革都是有代价的!

改革的过程弯弯曲曲,注定需要付出很多的东西,中间会失败很多次,才能最后找到正确的路途!

在这个世界,除了自己,恐怕就连张慕年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几十年偷偷摸摸,假借公家名义,私底下进行的实验,对这个世界拥有什么样的意义!

在王冲的计划中,张慕年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其份量远远超过了海德拉巴矿石,或者海外群岛上的陨铁群。

哪怕是《大阴阳天地造化功》和《苍生鬼神破灭术》,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

民以食为天!

在这个武道的世界,人人都在追求力量、地位、财富、名誉,势力。然而除了王冲之外,没有人知道,还有一样东西,它的作用远远超越任何的财富,地位,力量,和权势。

它很不起眼,但却是这个世界的根基。

它就是“粮食”!

一个最强盛的帝国,从锦衣玉食,积粟满仓的辉煌的巅峰,堕落到鬻子相食,食草根,吃树皮,需要多久的时间?

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都不是!

真实的答案,是只有区区的“两年”!

这是王冲亲自用自己的双眼看到的事实。王冲经历过大唐的璀璨,也见到它衰破、败落,易子相食的凄惨。

对于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种悲哀是无法形容的。

在家族落败,王家人孤独飘泊的那一段时间,王冲经常挨饿达到二天,三天,甚至更久的时间。

那孤独飘泊的日子里,王冲亲眼见识过饿殍满地的场景。而王冲的母亲,就是最后倒在了自己的怀里,瘦骨嶙峋。

那一刻,王冲永远难忘!

民以食为天,不论在任何的时空,这都是永远不变的主题。

王世充和李世民打仗,洛阳宫里丝绸堆积如山(丝绸是最贵重的财富,皇帝以丝绸赏赐大臣),但却因为城中没有粮食,大军饿肚子,输给了李世民。

在王冲另一个时空的记忆里,755年还是天宝年间的太平盛世,唐明皇到库房中检查,所有珍贵、武器、粮食,还是积堆如山,一眼望不到头。

而到了759年,杜甫就写下了“三吏三别”!

“莫辞酒味薄,黍地无人耕,”,一旦战争来临,耕地无人种,粮食就是最大的问题。大汉朝武皇帝战功赫赫,平匈奴,定西域,下交趾,但是却因为战争死伤大量人口,田地无人耗种,导致大汉由衰而弱。

在历史上给他定的罪名叫“穷兵黩武”!

战争有的时候,比拼的并不止是兵力,装备,军容,还有“粮食”!

王冲并不认为汉武大帝“穷兵黩武”有错,但是没有留下足够的人手,耕种“粮食”,他就真的错了。

只有拥有足够的“粮食”,人口就能繁衍生息,哪怕战争消耗,最终也会有更多的战士补充进来。

汉武大帝并没有看到这一点,所以成了“穷兵黩武”的大帝。

大唐四面临敌,东、西突厥汗国,乌斯藏帝国,高句丽帝国,黑衣大食,洱海蒙舍诏……所有的强敌都已羽翼丰满。

没有人比王冲更明白,未来,大唐将会面临多少频繁的战争。

在这场频繁而且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谁拥有“粮食”谁就拥有希望,谁拥有“粮食”,谁就拥有“未来”。

在这个帝国,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份量超过眼前的“张慕年”!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张慕年,对整个帝国贡献最大。

王冲在高力士面前说,张慕年对大唐有利,对帝国有利,并不是胡说,也不是信口开河。

这个人,寄托着帝国的“未来”!

——尽管他自己还一无所知!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一晃而过,王冲很快就平静下来。

“张先生,如果我说,如果我说,我给你替供足够的资金、地位、还有实验场地支持,你觉得怎么样?”

王冲看着身旁的张慕年,突然开口道。

一句话,说得张慕年目瞪口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