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今生最大的布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公,公,……公子,你是认真的吗?”

张慕年终于不淡定了。

他之所以会入狱,之所以会贪污了二万多两黄金,就是因为没有能够支持他。如果有足够的财力、权势的支持,那他又如何会落到如此地步?

对于张慕年来说,王冲这一刹那的提议,让他心动无比。甚至瞬间完全战胜了他心中秘密被识破的不安。

“当然。如果不是为了帮你,我又何必救你。”

王冲淡淡道。

关于张慕年的事迹,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流传的都不多。王冲只是知道,这个人死后创造的一些稻谷,慢慢的扩散开来。

这些谷物其他的谷物产量更高一些,虽然最后没有能够改变神洲的命运,也没有改变大唐的命运。

但是至少,王冲知道了有这么一些人,有这么一个叫张慕年的,在默默的以自己的力量,贡献着自己。

他们生前并不享受名声,他们死后同样并不卓显。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他们的作用是巨大的。从商到夏到周到汉再到隋和唐,人类能够摆脱打猎维生的状态,粮食的产量不断增加,人口也不断的增加,靠的就是无数张慕年一样的人。

正是他们默默无闻的付出,最后才造就了现在的中土神洲。

夏的粮食产量是超出商的,周是超出夏的,而汉又超出周……,而等到大唐帝国时代,已经远远超出前朝的任何时代。

只是,对于王冲来说,这点粮食产量依然是远远不够的。远远不足以支持一个膨胀的,人口更加庞大的中土神洲。

王冲的目的,就是要让中土神洲的产量,在现在的基础上,达到一个质的飞跃。要想做到这一点,仅凭王冲的武功是达不到。

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做到这一点。

王冲只能凭借自己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知识和经验。

“太好了!王公子,只要你能给我足够的支持。我一定……我一定能够培育比现在产量更高的谷物!”

张慕年却没想那么多,也不知道王冲有着什么样的打算。听到他真的愿意支持自己,心中激动无比。

“张先生!”

王冲一边给张慕年倒了一点茶,一边斟酌着怎么跟他说:

“……你在农部工作这么久,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有些谷物,单株的产量非常高。甚至比其他的谷物产量还要高的多?”

“当然!”

张慕年怔了怔,一脸的意外。王冲一个富家公子,居然还知道谷物的事情。不过,想想王冲愿意支持他,那自然是有所了解:

“我们的农部的工作,就是去寻找这些高产的植株。然后收取他们的种子,想办法扩大种植。但是没有用,这些种子找到的时候,可能产量很高。但是等到我们种下去的时候,又变成了很普通的植株。有些稻谷都不结。”

“十万次实验里,能找到一株真正高产的谷物,并且保持下去的就算是不错了。”

历朝历代,所有农部官吏的任务,就是一片一片稻田的去探访,去寻找。从茫茫一片的稻谷,精益求精,寻找那些产量特别突显的。

但是由于谷物遗传的不确定性,一种稻谷可能第一代高产,第二代普产,第三代低产,说不定到第四代才会重新出现高产。

但是这样一来已经毫无意义了,因为低产的时候,说不定已经饿死人了。

而第四代重新出现高产的情况,已经是幸运了。

农部种子的筛选的艰辛可想而知。

张慕年一生在田梗中长大,受家庭的影响,再加上民以食为天,张慕年一辈子的精力几乎都扑到了这种筛选上。

并且也因为这个入了大牢,差点身死。

“所以那些消失的黄金,就是被你补贴那里低量的农民了,对吗?”

王冲道。

“是!”

当着王冲的面,张慕年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种子的筛选是有很大的风险的。对于那些种植了自己的水稻,结果却低产,甚至颗粒无收的农户必须给予补偿,这样实验才能够进行下去。

张慕年的二万两黄金并不是一天花完的,而是二十几年,不知不觉,一点一滴花销下去的。

所有的黄金都补贴到了农户之中。

“张先生,关于那些高产的植物,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些谷物有的能够保持下来,有的却不能,甚至反而减产,或者无量?”

王冲斟酌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张慕年灌输自己的观点。

“啊?”

张慕年怔了怔,这个他还真没有想过。他的筛选工作和其他人并没有不同。植株产量的不稳定性,一代一代下来,所有早就习惯了。

还真没有想过为什么,以及这里面有什么的问题。

“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

张慕年摇了摇头,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提起。

“那张先生有没有想过,这些谷物说不定和人一样,有男有女。有雄性不育系,也有雄性保持系。这样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一株高产的谷物种下去,结果第二年却可能颗粒无收。”

王冲终于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张慕年看着眼前的少年,仿佛见鬼了一般。这种论调,他一辈子都没有听人提起过。植物也有男女,开什么玩笑。

但是不得不说,王冲的说法,开发了他的思路。而且,未必没有道理。

在水稻筛选方面,这确实是一种全新的思路。

“这个,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张慕年沉思道,并没有抗拒王冲的理论。

“吁!”

王冲一直盯着张慕年的眼睛,看到他并没有抗矩,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种全新的理论,一种超前的理论,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被人接受。

很显然,张慕年并不是这种人。

自己找对人了。

“张先生,我在想,如果我们能够找出这种谷物的雄性不育系和保持系,分别区分出来,这样是不是对于以后的种植,或者制种会有帮助。”

“而且,谷物毕竟和人不同。人有男女,谷物的‘男女’未必和人一样。即然有雄性不育系,那么说不定,还有恢复系,能够使得这些谷物,重新变成保持系?”

王冲终于抛出了自己的“水稻三系法”。

在另一个世界,“水稻三系法”是“杂交水稻”的精髓总结,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理论,但它的作用却是划时代的。

有的时候,只有明了了方向,才能用对了力气。如果对着地下,迟早有一天,你能够找到水。

而如果对着天上打井,你一辈子都别想有水喝。

王冲没有“杂交水稻”,所以给不出什么种子。对于农田,以及筛选的问题,王冲更是毫无所知。

而水稻三系法,是王冲所知道的全部。

王冲别无他法,只有自己想办法一点一点在这个世界培养出高产的“杂交水稻”。而张慕年,就是王冲所能想到的,能够实现这一切最好的人选。

只要张慕年能够找出三种不同的水稻,那么大唐的粮食将会是质的飞跃。“民以食为天”,这是未来的基础。

不管是连绵的大战,还是未来对抗那些强大的,异界的入侵者,这些都是王冲赖以存在的基础。

“我要好好想想。公子说的,实在是闻所未闻。这种三系的说法,老朽一辈子也没有听人提过。但是老巧愿意一试。”

张慕年沉声道,王冲三系水稻的水法,让他越想心中怦怦而动。如果能够弄白,为什么水稻的高产性质不能够持续下去,说不定,他真的就能够研究出一种真正高产的水稻来。

“公子,你可以给我一块田地吗?老朽愿意倾尽全力,尝试一下。”

张慕年抬起头来,目中流露出一种奇异的色彩。

“哈哈哈,当然可以。不过却不是在这里,而是另外一个地方。地点,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那里将会是你进行实验最好的地方。”

王冲笑道。

“哦?”

张慕年抬起头来,一脸的讶然:“不知公子说的是哪里?”

“交趾!”

王冲笑道。

交趾的水稻,一年三熟。而且那里拥有大量的人力。张慕年要进行水稻的试验,那里就是最好的地方。

而且一年三熟,也能尽快的缩短时间,能够让张慕年以最快的速度实验“杂交水稻”来。

张慕年很快离开了。

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十万两黄金,以及从王冲从大伯王亘,王家以及叶老、胡公他们那里调来的五十人卫队。

一行人谁也没有惊动,悄无声息的向着南方而去。

而与此同时,王冲写的两封书信也分别飞到了大伯王亘以及宋王李成器的手中。

在交趾划一块区域给张慕年做实验,这种小事,只有大伯和宋王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只怕姚家和齐王他们,都不会在意交趾那么遥远的事情。

“能给你的,我都已经给你的。未来,大唐能不能逃过那些灾难,就看你的了!”

坐在书房,望着张慕年离开的方向,王冲喃喃自语。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未来大唐能不能逃过一劫,中土世界能不能够生存下来,其实并不寄托在他身上。

而寄托在一个五十多岁的农吏身上。

张慕年,就是他最大的希望!

【第三更在12点左右,大家不要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