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发,三大训练营!/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八十七章

清晨,虚空寂静,王冲盘坐在卧室的地上,一动不动。他的腹部,隐约有一大一小,一金一银两团光芒,就好像两团小型的日、月一样。

“日、月”微微颤动,互相吸引,在这一金一银两团光芒的影响,周围天地间的元气,一股一股不停的汹涌而来,进入王冲的体内。

这就是王冲新修成的“小阴阳术”。这门功法修成的方面暂时不说,从天地间的吸纳元气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王冲本来就修练了蛮神劲,如今再加上这门“小阴阳术”,实力增长的速度自然也就更快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冲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强。不知道过了多久——

“嗡!”

突然之间,仿佛大风过境,一股宏大的力量,扭曲虚空,如同蒸腾镜面一样,从书房里飞掠而过。

王冲的身形也蒸腾的境面中扭曲波动了一下。

【恭喜宿主成功度过第二波世界束缚,消耗命运能量三十点。剩余命运能量能量十五点。】

【下一波世界束缚:六个月后。需要消耗命运能量四十点。】

……

那宏大无形的力量从房间里消失,同一时间命运之石的声音在王冲耳边响起。

“吁!”

王冲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睁开眼来,浑身汗如雨下:

“又度过了一劫!”

“世界束缚”说是三个月,但其实是三个月到四个月之间,不过,即便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但是再次遭遇,王冲依旧是感觉噩梦一般。

不过,尽管全身酸疼,体力耗尽,虚脱了一般。但是好处也并不是没有,这次抗过世界的束缚,王冲可以明显的感觉,自己的根骨更加致密了,肌肉、筋膜也变得更加坚韧、有力。

不止如此,王冲还可以明显的感觉有一部分的力量化为元气,灌注到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仅仅是这一丝力量,就相当于自己三个月的苦修了。和世界束缚之前相比,自己的力量明显又增长了不少。

“世界束缚的消耗是越来越大了,第一次还只是二十点,第二次就达到了三十点,而第四次就达到了四十点……”

王冲想起这点也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自己之前无意从太真妃事件和节度使事件中得到了五十点命运能量,只怕这一次,早就被抹杀了。

而且世界束缚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大,第二次就比第一次强大了许多。这些东西不是能够轻易抵抗的。

“还好时间的间隔也是越来越长,第一次是一个月,第二次是三个月,第三次就达到了六个月,要不然,还真的坚持不下去。”

王冲心中暗暗道,感到压力沉重。

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发作,世界束缚的事差点被他忘了,但是这一次发作,又将王冲打回来了原型。

如果没有足够的命运能量,恐怕很快就会被抹杀。

“不过,六个月的时间。又足够做很多的事情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很快平静。

改变命运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改变的命运越大,改变的人数越多,范围越广,受到的世界束缚也就越大。

对于这个结果,王冲并不意外。而且六个月,又是一个很长的时间了。

“铿!”

在地上盘坐片刻,恢复了体力,王冲心念一动,突然铿的一声,从腰上拔出了一柄宝剑。

这柄宝剑并不是王冲名闻天下的乌兹钢剑,而是一柄三尺长剑,剑身通红,有一缕缕的暗纹,如同蛇鳞一样。

剑看起来并没有乌兹刚剑那么锋利,但是却有一种特殊的气息。

“这就是小阴阳剑吗?”

王冲看着手中的长剑,目光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这把剑是王冲灵脉山上的师傅“邪帝老人”,在知道王冲完成小阴阳术后,差人送来的。

邪帝老人一脉的武功,剑走偏锋,和一般的武功截然不同。普通的武功,只要勤修苦练,就一定能够达到更高的境界。

但是《小阴阳术》不同,只有使用《小阴阳术》,不停的摄取对手的功力,才能使小阴阳术精益求益,达到更高的境界。

换句话说,就是杀人!

邪帝老人之所以称为“邪道”,在宗派界中,触怒这么多人,甚至遭到这么多人追杀,这也是关键的原因。

《小阴阳术》级别的太低,只能掠夺实力比自己弱很多的对手的元气。王冲的的境界级别,只能是掠夺虎、豹、猫这种动物级别。

这就是邪帝老人一脉为什么发明了“小阴阳剑”。

“小阴阳剑只有在对手濒死,或者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才能帮你吸收他的最后一点元气。”

“就像你说的,小阴阳剑用于正,则为正,用于邪,则为邪。你是王公子弟,身份多有顾忌。该怎么做,师父不说,你自己定夺。”

……

这翻话不是邪帝老人托人捎的,而是在一张短信笺里寄过来的。邪道一脉的功法,特立独行,很难被人接受。特别是这种杀戮的绝学,更是很难被人接受。

在邪帝老人看来,王冲出身将相门第,学习这种方法只怕多有不妥。不过对于王冲来,邪帝老人这是多虑了。

“小阴阳功最适合的地方,不是宗派,也不是私人搏杀。而是战场。这门绝学只有在战场之中搏杀,才能快速的积累,在短短时间内,达到极高的境界。师父,这是想多了!”

王冲淡淡道,手指从暗红色的剑脊上缓缓拭过,发出一阵清越的长鸣。

《小阴阳术》和《大阴阳天地造化功》是邪功不假,不过从一开始,王冲给它的定位就不是扬名立万,而是用于战场搏杀。

师父邪帝老人操心的那些问题,对于王冲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蹄哒哒!”

正在思忖的时候,突然之间,外面马蹄阵阵,远远的听到一阵战马的嘶鸣声。

“哈哈哈,王冲,准备好了没有?训练营马上就要开始了!”

魏皓的声音,中气十足,远远的透过重重空间,在整个王家上空回荡。

“来了!”

王冲微微一笑,将小阴阳剑插回剑鞘,很快站了起来。过了这么久,大**事史上最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三大训练营昆吾、神威、龙威,终于开拔。

今天就是正式开营的时候。

王冲把手头的事情,全部安排妥当,早就约好魏皓,今天一起出发。在里面沐浴更衣,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扎一个金冠,用簪子插着,王冲神清气爽,宽袍大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起来风流俊逸,洒脱无比。

“希聿聿!”

刚刚走出房间,一阵清稚的马鸣声传来,光芒一闪,一团浮动的暗影直扑进自己怀里。

黛青色的小马驹一边嚼吃着院子里撕扯下来的树叶,一边鬃毛飞舞,还不停的伸出舌头舔王冲,一脸亲热无比的样子。

王冲反应也快,从腰上取下一个布袋,从里面掏出一把黄豆,用手掬着,亲自喂给它吃。

灵驹确实是灵驹!

只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这匹宫中豢养的白蹄乌已经把王冲当做真正的主人了。而王冲对它也当成一个人一样,没有把它关进马厩,而是放在院子,任它自由奔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这样能让马驹更有灵性,也更加的有助于它的成长。

“小乌!走吧,今天我带你去一个更大的地方。”

等小马驹吃完手中的黄豆,王冲拍了拍马颈,牵着它一路往前走去。王家的大门口,一排人早早的等着。

“少爷!”

看到王冲,申海、孟隆、拓跋归元,李诛心还有宫雨绫香,齐齐低头行礼。李诛心虽然没有低头,但是也微微点头示意。

“嗯,出发吧!”

王冲笑道。

跨过大门外,几匹神骏如龙的战马在外面停着,魏皓带着一行跟班,坐在马背上意气风发。

而另一边,赵敬典牵着几匹战马,在一边等着自己。旁边就是叶老、胡公他们。

今天三大训练营开拨,这是王冲第一次参军,所有得到消息的人早就赶过来送行了。

“冲儿,这是你第一次加入军伍。娘亲不在,在那里,你要自己学会照顾自己。”

大夫人站在门檐下,眼睛红红的,有些伤感。

虽然王冲还并不是正式的参军,只是参加训练营,但这却是王冲第一次离开自己身边。

乳鸟长大了,终于开始进入更广阔的天地。

“娘亲,放心吧。我会的。”

王冲微笑道。

“哼,小哥,听说那里的人都很厉害。如果他们敢欺负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我去帮你对付他们!”

王家小妹倚在母亲怀里,鼓着嘴巴,挥舞着两只小拳头,一副要像广鹤楼一样,帮王冲打抱不平的样子。

王冲心中失笑。现在,也只有小妹才把他依旧当成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哥了。

“小妹,知道了。”

“哼,不要捏我的鼻子。要不然,我可是不高兴了!”

……

看着小妹一副要发飙的样子,王冲大笑,后撤,拉开距离。

“娘亲,小妹,还有诸位长辈,我先走了!”

王冲和众人一一告别,突然翻身上马,带着李诛心、宫雨绫香,还有魏皓、赵敬典,几个人朝着朝外,绝尘而去。

“新的征途,我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