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陈不让/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九十七章

“走吧!我扶你到一边休息。”

王冲把赵敬典扶到一边,吃了丹药,又调息了一会儿,赵敬典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公子,你怎么知道我在修练马踏连营?”

看看左右无人,又离那位教官很远,赵敬典终于忍不住道。

“马踏连营”是赵氏一脉的一门绝技,可以在短时间内,速度激增,化出三道分身幻影,很容易破开对方的防御。

而当对方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全力防御的时候,殊不知“马踏连营”的关键其实在脚,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脚上面。

那教官就一招之差,中了赵敬典的道,被他在胸口上蹬了一下。

不过,这一招虽然奇绝,对破防,对付厉害对手的奇招,在对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很容易发挥出奇效,但是修练难度也是成倍的增加,赵氏一脉也少有成功的。

赵敬典是偷偷一个人修练“马踏连营”的,这一点连他爷爷都不知道。只不过,赵敬典的马踏连营还没有完全练成,所以他根本没有想过在实战中使用,刚刚在那一口血,倒有大半是内劲反噬造成的。

“嘿,赵氏的马踏连营我爷爷跟我提过,我猜你元气七阶了,应该也开始修练这门绝学了。”

王冲道。

“原来是九公!”

赵敬典怔了怔,随即心中释然。任何事情只要扯到九公,那就不足为怪了。他修练马踏连营的事瞒得过别人,但未必瞒得过九公。

看到赵敬典的表情,王冲心中不由笑了起来。

赵敬典的事情他哪里还用得着问爷爷,两个人一辈子征战,他对他身上的武功再熟悉不过了。

赵敬典修没修练“马踏连营”,修练到了什么程度,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之所以坚持让你加入他的名下是有原因,虽然从训练营出去的人,日后都是精英,飞黄腾达不在话下。但是这一位不同,以后我们出去,立刻就是校尉的级别,可以直接带兵打仗,比别人要少奋斗很多年。你这一口血,以后就知道,是值得的。”

“啊!!”

赵敬典吃了一惊,猛的抬起头来。

王冲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学习“统帅之术”的人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这座训练营里出去的人,包括神威、龙威两座训练营里出去的人,很可能一开始就是伍长、什长的级别。

但是学习“统帅之术”的人不同,一出去就是校尉的级别,起点和别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王冲之所以坚持在他的名下,也是这个原因。

上辈子,他大部分的时间默默无闻,一直到末期,才被那些老前辈看中,才一举提拔到了天下兵马大元帅的位置,但是那个时候,他已经错过太多太多东西了。

所以这辈子,王冲绝不想再这样,所以才会想到加入那位教官的名下。“校尉”是个很好的起点,其他人要从普通的步兵升到校尉的级别,正常的情况下,至少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而对于王冲来说,他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时间。一个校尉的军衔可以节省他太多的时间了。

“考试还要一会儿才能结束,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出去逛逛!”

王冲和赵敬典打了声招呼,很快往山下走去。

这一届的昆吾训练营,在王冲的眼中就是一座无尽的宝藏,这里有未来太多太多的将星了。

好好的运营,借助着他们的力量,说不定自己能够彻底的改变未来的大唐。

——未来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加上未来的将星,这一股势力谁也无法忽视,足以改变到很多东西了。

王冲很快消失在人群里,而同一时间,几道人影从人群中脱颖而出。

“上吧,我们也去试试!”

人群里是,关注着那名教官,想要加入那名教官名下的有心人远不止王冲一个。王冲只观察了半个时辰,但有些人却在旁边观察了好几个时辰。

学生是不可能打过教官的,众人原本以为也没什么希望。但是王冲和赵敬典的战斗,已经向他们说明太多了。

……

王冲并不知道山上发生的变化,他此刻关注的是其他东西。

未来已经发生变化,这一届的昆吾训练营和他印象中的已经有很大的不一样。至少,当初绝对没有这么多的世家子弟加入这里。

因为自己的关系,很多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相应的,昆吾训练营招收的数量也增加了许多。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对未来的影响由此变得微乎其微。

那些原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大唐“将星”,最终依然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最值得欣慰的事情!

巍然的山峦上,人流汹涌,所有人都在寻找着教官,操心着考验的事情,但王冲的注意力却放在人群中,目光不断的逡巡而过。

突然,人群中一道转来转去的人影,吸引了王冲注意。这人背上背着一柄大弓,在几名禁军之间转来转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他?”

王冲心中突然笑了起来。看着那柄标志性的大弓,王冲隐约想起一个人来。传说当年的昆吾训练营里,有一位初来乍到,因为来的地方非常偏,又是第一次进京,完全分不清楚山上站岗的禁军和教官之间有什么区别。

以致于花了大把的时间在那些禁军之间转来转去,一个劲找这些禁军说要参加考试。

那些禁军已经告诉他了,他们不是教官,教官就在山上,结果这位只是从底层的禁军,换到了山上略高一点地方的禁军,依然是在那些禁军之间转来转去。

这件事情在后来在昆吾训练营上传为笑谈,闹了不少的笑话。

不过,虽然看起来糊里糊涂,但是这位的实力却和他闹出的笑话完全是成反比。他背上那柄大弓,就是最好的说明。

传闻之中,这位可以在数里之外,一箭精准的射中山顶上的树上的苹果。而他带领的弓兵部队,也是战场上最犀利的阵营。

看着那人还在苍蝇乱转的样子,王冲微微一笑,很快走了下去。

“兄台,不知道怎么称呼?”

王冲走过去道。走近了才发现,那人大约十六七岁左右,身上穿着一副兽皮衣服,完全是一副山中猎人的打扮。

“这个,这个……,在下,在下陈不让!是淮南都丞推荐我过来的。”

那猎户少年一脸的局促。

“居然真的是他!”

王冲眼中有些诧异。没有错了,应该是他无疑,连名字都对上了。只是,王冲没想到,这位居然是猎户出身。

怪不得旁边这么多人经过,他也不去问问。应该是平时很少和人打交道。

“你是找参加考试的教官吗?”

王冲问道。

“是,是的,就是找不到教官在哪里,……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说到最后,陈不让都快哭了。

听到这话,王冲差点都笑出声来。这一位能通过前面的考试,按道理应该知道一点才对。看来,真的是第一次出远门,这方面毫无经验。

“呵呵,放心吧,比试结束还早得远。这样吧,你不是要参加考试,来,我带你去吧?”

王冲道。

“啊!太好了!”

少年大喜,看着王冲一脸的感激。进入昆吾训练营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搭理他的人。

王冲也不多说,带着他往山顶上走去。

“你刚刚问的都是禁军,真正的教官都在山顶。虽然气质上有些相似,但都是不一样的。而且,他们穿的衣服也是不一样的。禁军都是甲胄,虽然教官也有穿甲胄的,但是你看到他们就知道是不一样的。”

“啊!”

陈不让一脸恍然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走在后面,陈不让似乎对一切都很好奇。王冲算是有些相信,他闹出那些笑话,真的是有其必然了。

“你练的是弓术吧。如果想学弓的话,我可以推荐一位教官。这位是专门教授弓术的。”

王冲道。

“嗯,好!”

陈不让连想都没想就答应,对王冲完全是言听计从,一副极其信服的样子。

王冲和他接触了一会儿,对他也是很有好感。这一位刚从大山里出来,浑身还保持着一种山野般淳朴、自然的气息。

这种气息天然的就会让人感到亲近。

“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陈不让终于想起来了什么,一拍脑袋道。

“我叫王冲!”

“啊!”

陈不让猛然站住,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王冲,眼睛瞪得大大的。

“难道,难道……,你,你是?”

陈不让看着王冲,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全了。他虽然是山中猎户,但是也听人提起过来王冲这个名字。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指点自己,帮助自己的人,居然就是王冲。

“嗯!”

王冲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节度使事件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远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大得多,这是王冲之前根本想像不到的。

这也让王冲能够更容易的展开自己的计划。

“昆吾训练营只有这么大,如果有时间就来找我吧。说不定,大家可以交流交流。”

王冲向陈不让发出了邀约。

“嗯,嗯,没问题,没问题。”

陈不定头点的像小鸡啄米,激动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