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六臂功!/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零一章

等到庄正平和池韦思离开,王冲这才啪的一声打开了两人送的锦盒。第一眼还是漫不经心,但是等王冲看清楚里面放的东西,立即微微变了脸色。

“这庄氏和池家,好大的礼!”

王冲拿起里面的东西看了一遍,心中感慨不已。庄正平和池韦思送的礼物,王冲以为最多也就是丹药罢了。

丹药确实有,但是除了丹药,每个锦盒里都有一封书信。这书信的份量却是比丹药的份量还要重的多。

那是庄氏和池家支持王冲的父亲王严封侯的书信!

庄氏和池家的门人子弟遍布朝野,以庄氏和池家的名义发出来的这两封信,份量非同小可。

这已经不是庄正平和池韦思向王冲示好那么简单,而是庄氏和池家透过两位门人子弟,在向王冲和王家示好。

“这封礼物可是不轻啊!”

赵敬典看完王冲递过来的书信,迟疑着道。

“嗯,也难为他们了。这份大礼我就收下了。”

王冲笑了笑,将两个锦盒收了起来,然后和赵敬典一起向着生活区走去。

昆吾训练营的生活区和训练区是分开来。

训练区集中在一座山头,就是竖着巨大的旗杆的那里。所有的弓兵、骑兵、步兵训练和练功都在那里。

而在训练区的四周,这座同样高大、挺拔的山峦矗立,如同群星一般拱卫着中间的昆吾主山。

这四座山峦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营区。

四座山顶上,有旗幡飞扬,山顶宫殿密布,还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巨型的雕塑,非常好辨认。

“我不去,老子坚决不去!谁愿意和那个王八旦住在一起,谁自己去!——”

王冲还没有过去,远远的就听到一阵怒火冲天的叫嚣声。

王冲走过去,发现山顶一座大殿的门口,一名年轻人脸孔通红,怒火填膺,在他周围,两道人影正在跟他说着什么,似乎正在劝他,平息他的怒火。

两个大声嚣的年轻人王冲并不认识,但是那两名劝说的人影王冲却是认识的。

“是庄正平和池韦思!”

赵敬典一脸惊讶。

“过去看看。”

王冲皱了皱眉,和赵敬典一起走了过去。

“王公子!”

庄正平和池韦思很快发现王冲,两人怔了怔,连忙转过身来,躬身行了一礼。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王冲讶异道。

“这个……”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庄正平说了出来。

“公子,实不相瞒。白虎基地上的房间已经不多了。我们住的这片区域,只剩下最后两个房间,我们想让他和苏寒山住在一起。这样就能让公子和这位朋友住在一起。只不过,这位死活都不肯同意。”

“王八旦,你们两个为什么不过去啊?那个苏寒山,有什么了不起的。装什么孤傲,老子就是不想和他住在一起。你们谁想和他住在一起,谁自己去,老子不奉陪!”

那人的情绪非常激动,二话不说,突然袖子一甩,愤愤转身,直接就进了身后的房间里。

最后一刹那,王冲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左边脸颊上一个清晰的紫色鞋印,连靯底的纹路都印了出来。

没有人会自己往自己脸上踩脚印,王冲心念一转,已经差不多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看来是在那边吃了亏啊!”

王冲淡淡道。

“这个,那边的那位,脾气确实是有点差!公子,你放心,我再去跟他说说!”

池韦思道,心中大为尴尬。事情没办成不说,还让那位当面甩了一巴掌,脸上难尴。

“不必了!”

王冲摇了摇头,转过头,“敬典,你就和他住在一起吧。我去那边。”

“公子,还是让我去吧。”

赵敬典一脸的担忧。他亲眼看过苏寒山考试的,那位武功高强,而且从刚刚那位来看,性格不是那么好相处。

赵敬典担心王冲吃亏。

“不必了。”

对于赵敬典的担心,王冲倒是不以为意。苏寒山性格孤傲、冷峻,确实不好相处,但是刚刚那位脾气火爆,看起来也不是什么能忍的主。

这件事十有八九,恐怕还是那位说了什么话,才惹得苏寒山动手,在他脸上给了他一脚,才会受到这种侮辱。

“放心,这件事情我自有主见。你不用担心。”

庄正平、池韦思也是大为意外。他们想尽办法想让王冲和赵敬典住在一起,没想到,王冲倒是主动拒绝了他们的善意。

一时间,两人反倒不知道说什么。

王冲没有多说,和两人打了声招呼,就向着不远处走去。关于苏寒山,王冲有着自己的考虑。

这位帝国未来的大将之材性格有很大的问题,王冲本来还想着应该怎么样帮助他改变。

不过现在更好,两人都住在一起了。王冲也不用多虑思量,该怎么样去做了。

……

房间里静悄悄的,王冲走进去,没有听到一丁点的声音,针落可闻。不过目光一瞥,却看到相距不远的一半房间中,一条欣长的身影盘膝而坐,神色冷竣,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人气息冰冷,如同万载冰川一样,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感。在他的气息影响,整个房间都好像冷冰冰的。

“苏寒山!”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只要看一眼,王冲就知道那个人为什么死活不愿意和苏寒山住在一起了。有苏寒山在的地方,虚空中都会充斥着无形的压力。

除非和他达到同一级别,否则的话,站在那里都会不自在。

而且,那种冷冰冰的氛围,也会让人很不习惯。

“怪不得苏寒山在军中和谁都处不来!”

王冲看了一眼,心中若有所思。

“嗡!”

几乎是在王冲踏入房间的同时,地上,冰雕一般的苏寒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霍的睁开眼来。

一刹那,本来冰冷的气息又降低了不少。

嗖嗖嗖!

突然,毫无征兆,苏寒山手腕一抖,几张纸片突然快如闪电,从他的袖中飞了出来。

三张纸条坚硬如铁,笔直如刀,在虚空中穿梭,却有利剑一般的声音。

“嗯?”

王冲眉头微皱,但反应也不慢。手掌一探,五根手指精准的接住了三张纸条。仔细看了一眼,每一张纸条上写了一句话:

“房间以中间为界线!不要愈越!”

“不要打扰我!”

“我不喜欢吵闹!”

……

字体刚硬,犹如刀削一般。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味道也冷冰冰的,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情。

“果然是苏寒山的风格啊!”

王冲心中暗暗摇头。

这上面的字迹干透,看起来不像是今天写的。很显然,这些字条,苏寒山早就准备好了。

还没上山,就提前准备好了这些纸条。苏寒山显然是早有不准备。

不管是谁进来,恐怕收到的都是这三张字条无疑。

“呼!”

另一侧,看到王冲收到纸条,苏寒山衣摆一动,霍的站起身来,连看都没看王冲一起,便打开大门,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整个过程,惜字如金,连和王冲半句话都没说。冷峻、孤傲,尽显无疑!

“江山易改而秉性难易,看起来,要想改变他的这种性格,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王冲摇了摇头,也不在意。从房间里抽出几张纸,开始书写起来。

孙知命和邓明心交恶,可以想像邓明心一定会想尽办法打压、对付孙知命。这件事情必须得尽早办理,才能免除后患。

王冲沉吟片刻,很快写就了两封书信。这两封一封给大伯王亘,一封给宋王李成器。

两封信全部送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王冲心中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该想办法提高武功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三大训练营由圣皇钦点,吸引了许许多多的高手。不止是自己这个辈分,甚至连尹侯这种级别、辈分的都被吸引了进来。

白天的事情就让王冲清楚明白,自己的修为还不足以力压群雄。别的不说,苏寒山就是明显的例子。

更别说,三大训练营中还有其他自己不知道的例子。

而且周璋的存在,也给王冲提了个醒。

这一位,是和自己二哥王孛同一级别的存在。如果二哥在还好,不过二哥现在还在禁军的天牢里。

现在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王冲思忖片刻,很快替自己选定了一门武功。

“就修练六臂功吧!”

王冲想起了一门绝学。

昆吾训练营中是有许多功法的,可以免费学习。不过对于王冲来说,他显然还有更好的选择。

“六臂功”就是一门昆吾训练营学习不到的绝学。

这门绝学是一门典型的敏捷类绝学,也是王冲替自己选定的第一门敏捷类功法。虽然修练不易,而且也不能提升武者的力量。

但是对于王冲来说,这门绝学和一字连环斩却是绝配。

一旦“六臂功”和一字连环斩结合起来,就能成倍增加一字连斩的威力。在同样的时间里,如果王冲原本只能出一剑,那么现在就能够快速绝轮的斩出连环六剑,威力立即数以倍计的提升。

更重要的是,“六臂功”只是入门级的绝学,接下来,这门功法可以晋升为“十二臂功”,“二十四臂功”,以及最高级的“三十六臂功”。

在境界不变的情况下,这门绝学能把王冲的实力提升到难以想像的地步。

脑海中掠过“六臂功”的心法,王冲盘膝而坐,很快平静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