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未来最好的统帅!/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零二章

斗转星移,不知不觉,天色渐暗。

“混帐!”

“王八旦,居然抢我的人!”

玄武峰顶的一间房间,邓明心面孔通红,神色扭曲,猛的一拳,将房间里的案桌都砸碎了。

白天的比赛,邓明心终于成功的通过了比赛,进入了昆吾训练营。

不过,缺少了孙知命的帮助,邓明心不得不用一名忠心耿耿的跟班代替。那名跟班当场就被淘汰下山了。

邓明心两条手臂,现在等于只剩下一条,心里焉能不恨。

“公子,那王冲横插一手,把孙知命挖了过去。我们要不要报告郑公子。让郑公子帮我们出头,对付王冲?”

那仅剩下的一名跟班在一旁道,心情也很是不爽。

“不用!”

邓明心闻言很是意动,但很快就摇头:

“郑公子那边我们才刚刚搭上他的线没多久,而且孙知命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下人,要是连一个下人都收拾不了,郑公子那边岂不得看轻了我们?”

邓明心在这边投靠的人叫郑玄。同样是属于齐王的人,不过家族势力比邓明心强大多了。

邓明心就是通过他,才能搭上齐王这条线。要不然,就凭他哪里有这种本事?

郑玄心思缜密,武功高强,而且在齐王那里是挂过号的人。很不是一般的人物。邓明心也不想让他看低了自己。

“但是,要不然怎么办?难道这口气就这么咽了?众目睽睽,那么多人看着,王冲当着大家的面抢我们的人,这种羞辱公子受得了,我都受不了啊!”

那名跟班道,使劲怂恿。

“哼,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邓明心冷哼了一声,目光转动,渐渐变得阴冷起来:

“王冲和王家我对付不了,难道我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孙知命吗?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孙知命就是一只虾米。他敢背叛我,那就怪不得我了。我要他和整个孙家都付出代价。”

邓明心目光恨恨,很快就写就了一封书信,随着一只夜鸢直奔京师而去。

“孙知命,即然你敢背叛,你父亲就别想再在我父亲名下做事了。跟着你父亲,一起回乡下种田去吧!”

黑夜,邓明心望着夜鸢飞走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

而与此同时,王冲等人并不知道,他们的教官赵千秋正在走向昆吾训练营的一座主殿里。

这座主殿位置居中,但却并不向其他人开放。哪怕是山上的禁军也不能随意进入这里。

“千秋,你来了。”

主殿里一片昏暗,没有灯烛,也没有油灯,但却有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就大殿的上方,一名威严的身影,全身披甲,如同神祗一般端坐在上。

在他身上,一bobo气息如同山峦大海一般,给人一种深深敬畏的感觉。

“千秋见过大人!”

赵千秋进了大殿,对着大殿上方的身影弯下腰来,深深的行了一礼,看得出来,非常的尊敬。

事实上,赵千秋明明,这次的昆吾训练营大殿上的那位才是真正的主事。也是自己真正的顶头上司。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那人影端坐在上方,淡淡的说道。

“嘿嘿,当然有收获。这一次,还是招收到了不少的好苗子。”

赵千秋听到这句,嘿嘿笑了起来,把白天招生到的五人,详细的叙说了一遍。

“这届训练营,我也就是看在圣皇的命令,勉强一试。没想到还真是招了不少好苗子。那个苏寒山,年纪轻轻,但是打法凌厉,破防能力实在惊人。我的十方雷霆劲固若金汤,很少人能破。”

“但是这个年轻人竟然硬生生的从正面攻破了我的防御,打法之凌厉,竟然连我都感觉有些受不了。还被他在身上划了一指。”

“他现在实力还不是太高,就能把我都逼成这样。这要是一旦成长起来,恐怕未来不可限量。”

赵千秋说起来一脸的惊叹。很显然,苏寒山的表现,确实让他印象非常深刻,要不然不会这么说。

“能突破你的十方雷霆指,还能打伤你。这种能力确实是惊人。这么说起来,你这次招收的学生,就是以他为首了?那以后对他就大力栽培吧!”

大殿上那威严的身影开口道。

出乎意料,听到上头那位这么说,赵千秋反倒突然沉默起来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大殿上,那道威严的身影微微有些意外道。赵千秋做事向来干脆利落,像现在这么犹豫还是很少见的,不像是他的风格。

“这个,不好说!苏寒山的性格我感觉有很大的问题。我站在他旁边,感觉这孩子冷冰冰的,拒人与千里之外。他甚至连站在那里,都隔得别人远远的。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需要选拔的,是战场上的统帅之才,而并不是什么普通的猛将、悍将和独夫。做为统帅,一定要处理好同僚、部属之间的关系,所有的军队协调合一,才能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战役。”

“但是苏寒山的性格,太冷,太不易相处,我恐怕他很难成为战场上真正独挡一方,号令天下的统帅之才。”

赵千秋犹豫着道。

如果王冲在这里,必然会惊叹不已。赵千秋和苏寒山才见过一面,说过几句话,还是客套的那种,但是居然精准的预言出了苏寒山未来的路途。

“性格孤傲,不易相处。这确实是个问题。”

大殿上那人罕见的沉默起来:

“不过,这些孩子还年轻,未来还是可以改变。你就是因为这个才犹豫吗?”

“不是!”

赵千秋摇头道。

“哦?”

这下,那人真的意外了。

“大人,你还记得在节度使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甚至一度被圣皇关进天牢里的王家子弟王冲吗?”

赵千秋道。

“知道,能有一腔拳拳报国之心,却也不愧是将相门第,没有辱没了九公的名头。”

那人显然对王冲的印象也不错。

“王冲现在就在我的名下。”

赵千秋干脆利落道,接着就把和王冲战斗的事情,详细的叙说了一遍。节度使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王冲自以为隐瞒,却不知道,赵千秋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还没等他开口,就已经认了他出来。

只不过,赵千秋没有揭破罢了。

“能有一腔拳拳爱国之心,又能有如此不俗的修为,实在是让人出乎意外。虽然还不比上苏寒山,不过也相当不错了。”

大殿上,那威严的身影道。显然对王冲的评价很高。

“大人,我的感觉和你不一样!”

赵千秋皱着眉头道,他和这位提起这事,可不是为了向他说明,自己收了王冲做学生。

“那一剑,那孩子虽然说是直觉。但是我的感觉却完全不是。没有人的直觉能达到这种地步。”

“直觉可以让你察觉到潜在的危险,直觉可以让你察觉到对方招式中的破绽,直觉也可能让你敏锐的捕捉到不可能的战机……,但是直觉绝不可能让你引导对方的元气,让他的元气在体内岔乱。”

“大人,我的能力你也清楚。十方雷霆指我修练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实战中元气冲突,以致出手慢了半拍。幸好这只是招生比武,如果是在战场,突然慢了这么半拍,你也知道,这会是什么下场。”

赵千秋一脸的凝重。

王冲以直觉来糊弄他,却不知道,赵千秋表面上好像接受了这种理由,但实际上,赵千秋早就看穿了。

能够受圣皇、朝廷之命,在昆吾训练营中选拔统帅之才,赵千秋又怎么可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王冲把他想的太简单了。

大殿里静悄悄的,大殿上,那道伟岸的,如山如海的身影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第一次露出沉思的神色。

“十方雷霆指”是军伍中顶级类的进攻、杀伤类绝学,虽然赵千秋压制了自己的修为,并没有施展出全部的实力,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赵千秋提到的问题,和实力,压没压制修为根本无关。

如果王冲能够在那种方式,引导赵千秋体内的元气冲突,出现出手迟滞的现象。那么他也一定能够以同样的方式,在赵千秋展露全部修为的时候,同样引导他体内的元气冲突,出手迟滞。

这种东西和修为、境界是无关的。

这里是昆吾训练营,是教官与学生之间的校量,即便出手迟滞一下,或者被王冲剌上一剑,都是无关紧要的。

但是换了是在战场上,这么一个疏忽,一步迟滞,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你确定吗?不是巧合?”

良久,只听那声音威严道。

“绝对不是!”

赵千秋郑重道。

“但是,这样就无法解释了。要想引导你体内的十方雷霆劲冲突,这恐怕实力比你高两个级数的老将都做不到。他一个区区十五岁小孩,又是怎么做得到?这可不是上书写折子,武道一道可做不得巧的?”

那人也感到吃惊了。

赵千秋说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在理论上,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甚至比苏寒山的事还让人吃惊。

“现在大人知道我为什么迟疑了吧?苏寒山虽然打法凌厉,但是碰上厉害的对手,那样是会吃亏的。至于那个王冲……,如果他在兵法上能力,也能达到其中一半的心思和计算,恐怕连我都没有什么能教他的了。”

“这种人,就是我们未来最好的统帅。没有之一!”

赵千秋郑重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