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白子玄机!/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二十章

“怪不得突厥人和高句丽人会联合起来,也怪不得这里会出现高句丽的正规军士卒!如果有他参与的话,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王冲蹙着眉头,神色慢慢变得凝重。

“小兽林王”在大唐就是一根肉根。这次的夜袭,绝不会是他在中土的第一次行动,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王冲心知肚明,未来这位还会干出一件涛天的大事来。对于大唐,“小兽林王”绝对是个威胁。

“……必须想办法把他干掉才行!”

王冲暗暗道,眼中隐隐闪过一抹杀机。

“小兽林王”非常狡猾,帝国想要抓捕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从来没有成功过。就算是到最后,朝廷布下天罗地网,但还是让这位“小兽林王”成功的逃了出去,顺利的的返回了高句丽帝国。

他的这段事迹,在高句丽帝国简直就是神话。

但是对于一个大唐人的角度来说,这种人绝对是“帝国之敌”,必须杀之而后快。

“小兽林王”行踪诡秘,几乎不可能找到他的踪迹。不过对于王冲来说却绝非如此。

只是,现在自己实力微薄,在有绝对的把握前,王冲并不敢轻举妄动。否则的话,打草惊蛇,“小兽林王”要是有所惊觉,那就更加难以抓到他了。

一夜无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座山峰上的尸体足足清理了二个多时辰才算是清理干净。

所有的血迹连土一起,全部铲掉。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只有那些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的殿宇,和房屋焚烧的痕迹叙说着之前发生的激烈战斗。

和尹侯、魏皓他们分手后,王冲独自一个人返回了白虎峰!

王冲赶到白虎峰的时候,那里已经恢复了平静。

黑暗中,一团团篝火在山峰上燃烧着,黑夜中隐隐传来阵阵低低的哭泣声,听得王冲心中也是恻然不已。

“这些人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血腥,没有赤手搏杀过。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恐怕都终生难忘。”

王冲心中暗暗道。

他是上过战场的,几十年撕杀,让他对于鲜血和死亡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所以这次夜袭,他才能这么快的应变,毫无慌乱。

但是这些人却是不一样的。

王冲心知肚明,这些人今晚能够鼓起勇气,能够和高句丽武人正面作战都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

王冲虽然心中同情,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因为王冲知道,未来的只会更加的残酷!

只有学着适应,才能生存下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拔除身上的断箭,王冲还没有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苏寒山身上,红的妖艳,红的滴血。那件素色的长袍,被鲜血浸泡,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衣。

“这个家伙!”

王冲眉头一挑,终于回过神来。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王冲也能感觉出来,苏寒山之前必定是经历了一场尸山血海的战斗。

“这到底是杀了多少人,这衣服才会红成这个样子?”

王冲心中暗暗道。

苏寒山比他更早的冲出去,也更早的加入战斗。但是等到王冲冲出去的时候,在白虎峰上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然而苏寒山身上的血衣是不会说谎的。

这一位的战斗方式简直就是个谜团!

“噗!”

房间里,苏寒山只是看了一眼,便漠然的收回了目光。右手抓住箭尾,用力一拔,噗,鲜血飙溅,然而苏寒山神色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脸上也只是稍微苍白了一点点而已,就好像这只断箭是射在别人身上一样。

“这个给你!对你伤势有帮助!”

王冲从怀中取出一枚白色的疗伤药,抖手掷了过去。然而苏寒山只是手指一弹,啪的一声,那枚丹药便精准的向着王冲弹了回来。

“我不需要!”

苏寒山神色冷冷的,以这种方式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王冲哂然一笑,也不勉强,收了丹药盘膝坐下。

这一场战斗,他的消耗也很大,也需要好好调息一下了……

……

“大人!”

当神威、龙威、昆吾三大训练营恢复平静的时候,京师城南的一栋院子中,魅影浮现,一道道黑影仿佛幽灵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这些人身体矫健,速度其快,丝毫不下于王冲身边的东瀛女剌客宫雨绫香。而他们腰身上三把扬起的黑色刀剑,清楚的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这是一群高句丽的剌客高手。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片漆黑。

吱吱的蝉鸣声中,正北的房间里,点着一盏灯光。黯淡的灯光里,映照出一道非人的扭曲的身影。

一股庞大的气息隔着窗纸,从房间里面散发出来。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一声不发。

“任务失败了,传令下去,这段时间,所有人的潜伏下来。务必不要引起大唐朝廷的注意!”

一个沙哑的声音,分辨不出男女,从房间里传出来。

“是!”

房间外,所有人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三大训练营”是大唐朝廷圣皇陛下钦点的项目,受到整个朝野的注意。既然敢在深夜的去埋伏那些学生,自然就要做好全部死在那里觉悟。

这一点,众人早有心理准备,毫不意外。

“另外,我要你们去调查昆吾训练营资料。其中有一座白虎峰,我要知道那座山峰上所有学生的资料。”

那沙哑的声音一转,突然开口发布了一个新的命令。

众人微微有些意外,不明白任务已经结束,为什么那位大人还会对一个小小的白虎峰感兴趣。

“是,大人!”

虽然觉得奇怪,便众人还是轰然应是。

“去吧!”

声音一落,院子里的高句丽剌客高手瞬息间散的一干二净,而正北房间里的那盏亮光,也在呼的一阵风声吹过后熄灭,院子里又变得黑漆漆的。

“白虎峰……太奇怪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查个清楚!”

夜色中隐约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

时间慢慢过去,三大训练营的事情很快传播开来。天刚蒙蒙亮,整个朝廷就像一架精密的仪器一样,轰隆隆的动转起来。

兵部、刑部、军队……,所有的部门都动员起来,甚至包括鸿胪寺都参与了进来。

三大训练营战死学生的抚恤,对高句丽和突厥的策略,都是需要朝廷讨论的事情。

只是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永远无法接触到的。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一天!

……

昆吾训练营,白虎峰。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终于古井无波的境界中清醒过来。经过一夜的修练,王冲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元气又恢复满盈,甚至就连战斗中内腑受到的震伤,也好的七七八八,差不多。

“还是实力太差啊!以后,还是要想办法尽快的提升实力!”

王冲清醒过来,回想起昨晚的战斗,心中暗暗道。

乌兹钢剑吹毛断发,锋利无匹。

但是至少有两次,王冲的乌兹钢剑被挡了下来,一次是劈中一名突厥神箭手的狼牙箭,另一次是被一名高句丽武人的元气流罡劲震开。

这两次都不是乌兹钢剑不够锋利,而是王冲的实力和对方差距太大,不足以发挥乌兹钢剑的威力。

“得找个时间,好好修练修练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嗯?”

正思考的时候,突然之间,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一缕隐而不发的杀气,如果不是现在刚刚天亮,正是万籁俱静的时候,王冲还不一定发现得了。

而最让王冲意外的是,这缕微弱的杀气居然从自己怀中散发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

王冲扬了扬眉,心中大为惊讶。沉吟片刻,王冲探手入怀,按照感知到的位置探了过去。

下一刻,一股冰冷、坚硬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这是……”

王冲怔了怔,整个人都呆住了。

棋子!

那缕杀气的源头居然是王冲藏在怀中,苏正臣送给自己的那枚白子。

王冲心中一动,很快把指尖碰触到的东西取了出来。下一刻,一枚晶莹剔透,仿佛玉石雕琢的白色棋子赫然出现在王冲的指尖。

——真的是苏正臣送给自己的棋子!

“这是怎么回事?”

王冲看着指尖的纽扣大小的白子,整个人怔住了。和苏正臣这位大**神下了几个月的棋,王冲对苏正臣所执的这些白子再熟悉不过了。

这些只是最普通的棋子,正常的情况,绝不可能蕴含什么杀气的。难道……

这一刹那,无数的念头掠过脑海,当日和苏正臣分别时的场景再次浮现心中:

“缘聚缘散,缘起缘灭。这枚白子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好保存,希望你像这颗棋子一样,不论如何,都保持一颗本心,不忘初衷!”

当日的情况,王冲记得清清楚楚。苏正臣完全是随意从棋盘上摄了一枚棋子,递到了自己手中。

难道说自己误会了,苏正臣所谓的“礼物”根本不是像自己想像的那样,而是别有“乾坤”!

这一刹那,浮光掠影,王冲脑海中掠过无数的念头。冥冥中,王冲隐约想到了什么,心中怦怦直跳,激动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