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邓明心的交易!/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谢公子!”

昆吾训练营的主峰,王冲正在一间练功房中修练武功,突然一道人影走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孙知命?”

王冲回过头来,望着跪在地上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讶然的神色。不过很快王冲就笑了起来。

“起来吧,何必客气。”

“公子,谢谢你,谢谢你出手相助。”

孙知命跪伏在地上,一脸的感激。在看完邓明心那封信之后,他几乎是立即直奔王冲而来。

邓家势大,不是一般人可以对抗。这件事情,如果不是王冲出手,恐怕整个孙氏一族的人都要受到自己的牵连的。

“呵呵,小事一桩,我答应过你的,自然会做到。”

王冲道。

邓明心那件事情对来他说确实是举手之劳,以王家的和,对付一个吏部侍郎,真的不要太容易。王冲花费的也就是写了一封信而已。

倒是孙知命的真诚让他颇为意味。

“虽然对公子来说是小事,但对孙知命来说却是大事。这份恩,孙知命会一直记住的。”

孙知命挺直了身躯,看着王冲,正色道。

邓明心嫉妒心极重,而邓家则控制欲极强。如果不是王冲,孙知命恐怕一直都要生活在邓家为自己设置的牢笼里面。

像这种邓明心牺牲自己,好让他进入训练营的事情还会层出不穷。关键是,即便孙知命做了这么多,邓明心和邓家依然会拿孙家老小威胁自己。

这才是孙知命不愿意臣服邓明心的原因。

孙知命对他感激,是感激他真正将自己求出了那份牢笼。毫无疑问,如果不是王冲,自己恐怕将是完全截然不同的另一条轨迹。

孙知命不是知恩不报的人,所以对于王冲,王冲非常感激。

“呵呵,你即然来了,那也好。”

王冲并没有和孙知命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右手探入怀中,王冲将一叠纸张掏了出来。

“之前答应给你一份豹骨的修练口诀。这个对你以后大有裨益。”

“豹骨!”

孙知命心中一震,猛的抬起头来。

“根骨”决定着一个人未来的能够达到多高的成就,孙知命心知肚明,自己的根骨绝对不是太好。

因此,即便他自负拥有不错的天赋,但没有一副好的根骨,也是镜中花,水中月,未来也达不到多高的成就。

所以这次进入训练营,孙知命最想得到的还是根骨的修练法诀。

只是孙知命没有想到,只有王侯将相之家才有,并且人人闭帚自珍的根骨修练法门,王冲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给了自己。

“多谢公子!”

饶是孙知命镇定,这一刻也不禁激动起来。

“这只是第一版,等你修练出豹骨,我还会给你更高深一层的虎骨修练法门。孙知命,你的天赋很高,不要轻易浪费自己的天赋。”

王冲道。

听到王冲的话,孙知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王冲这翻话,话里有话,似乎另有所指的样子,让孙知命感觉有些云里雾里的。

王冲笑笑,没有多说。

孙知命有天赋,但这种天赋不在武道上面,而是思想上面。孙知命是一名罕有的“奇将”。

不过,他的实力却是硬生生的短板。

在昆吾训练营走出去的将星里,孙知命大约是属于最弱的武将之一。要不然,也不会死在战场上了。

喜欢奇袭的武将,一定要拥有过人的实力。甚至必须要远远超过正面战场,正面搏杀的步兵将领。

孙知命的死,有一部分是人为的,另一部分也是他自身的原因,武功太差。

或许连孙知命都不知道,王冲正在慢慢的,一步一步改变他的未来。

先给他豹骨的功法,再给他虎骨的功法,再配合上自己知道的那些旷世功法,王冲的计划,是要把他培养成可以独挡一面,最强大的武将。

“庄家训练的铁骑实力天下闻名,以庄家的铁骑再配合孙知命的统帅天赋,以及奇袭的策略,这未来,必定是大唐天下,一只举足轻重,令人刮目相看的强大力量。”

王冲心中暗暗道。

在身边的众人中,有两个人是王冲最期待的。一个是孙不让,他的天赋注定他有培养出未来大唐最强神箭手的军团的实力。

而另一个就是孙知命了。

弓兵和骑兵永远是战场上最让人瞩目的两个方阵,弓兵的远程,骑兵的机动!

而孙知命把握战场时机的本能,让他拥有统帅一只最强铁骑雄兵的潜能。

“野兽本能”,这是上辈子,后世对孙知命那种捕捉战机能力的总结。

这一点,孙知命自己不知道,也还没有发现,但这种天赋确确实实的在他体内流动。

只要给他一支实力过人的铁骑,不需要任何人的命令,孙知命就有可能制造一个又一个令人瞪目结舌的奇袭战绩。

对于孙知命,王冲并不需要收服他。只要让他强大,不管他在哪里,都是整个大唐的成功!

“王公子!请你放我吧!我知道错了!——”

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阵哀求的大喊从殿门的方向传来。王冲、孙知命齐齐回头看去,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外走了过来,一阵大殿就砰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五体投地。

“呵,我道是谁,邓明心原来是你。”

看到地上那道身影,王冲顿时一阵冷笑:

“怎么,邓明心,你是来警告我的吗?”

孙知命从地上站起身来,目光也是一阵鄙夷。他也没有想到,邓明心居然跟着自己,一路来到了这里,向王冲求情。

这个人得势的时候,在自己面前颐指气使。而一旦失势,居然就能这么光棍,跑来向王冲求饶。

“邓明心,你跟过来做什么?”

孙知命的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孙知命,以前的事情是我错了。你想跟谁就跟谁,我绝对不会再阻止。王公子,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求求你,放过我父亲吧!”

邓明心低下头,脸色灰败无比。弱肉强食,邓明心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错了。郑玄那里已经拒绝了自己,邓明心心知肚明,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王冲了。

“邓明心,求我是没有用的。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帮你的!”

王冲淡淡道。

对于邓明心,王冲真心没什么好感。这个人控制心太强,上辈子,孙知命本来是可以有更大作为的,但结果却死在了他的手里。

说大唐的命运因为他而发生了改变,也不算是为过的。

而且,邓明心这种人太务实。明明是自己害了他,借大伯和宋王之手革除了他父亲的功名和官职。

但他却可以光棍到,前脚还在孙知命面前威胁,后脚就跑到自己面前认输求饶。

这种人如果给他机会重新起来,只怕孙知命接下来又要落入他的掌控之中,被邓明心所害。

所以无论如何,王冲都是不会同意的。

“知命,我知道我有时很过份。但是扪心自问,我也只是想出人投地而已。知命,如果换了你是我,不都是一样吗?虽然我威胁过你,但我那也只是说说而已。”

“我知道我有些过份,但是知命,除了这件事你想想我对你到底怎么样?我父亲以前还夸过你,还送过你一盒人参。你难道都忘了吗?”

邓明心一咬牙,又望向孙知命。

“这……”

孙知命迟疑了。虽然知道邓家以前那么做,完全是邓明心的父亲想要笼络自己。但邓明心说的也确实是真的无疑。

一时间,孙知命心中也不禁有些心软了。

毕竟,邓明心的父亲可是因为自己被革除了功名。一时间,孙知命不由下意识的看向了王冲。

“邓明心,还在耍滑头吗?告诉你,朝廷的命令,谁也无法更改。就算是你,也一样帮不了你。你不要白费心机。”

王冲冷冷道。

他说的是实话,像邓胄这样的人物,革除容易,想要再恢复功名那是很难的。

“覆水难收”,做出来的决定就无法更改,这一点,就算是王冲的大伯和宋王也做不到。

这一点邓明心注定是白费心机了。

“王公子,并不指望你能让我父亲官复原职。我只希望公子能够放过我和父亲,不要再对我们父子斩尽杀绝。”

邓明心突然一咬牙道。

邓明心话声一落,王冲霍的就变了脸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冲冷冷道。

一旁的孙知命却仿佛明白了什么,看着旁边的王冲,一脸的惊色。听邓明心的意思,王冲似乎并不只是想要革除他父亲的功名那么简单。

“这个家伙,太精明了!”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革除邓明心父亲的功名确实不是他的全部计划,他确实想过在邓胄革除功名之后,继续对付他。

邓明心父子就是“孙知命”的阿喀琉斯之踵。仅仅革除邓胄的功名,并不能保证就能改变孙知命的命运。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永远不能翻身。

为帝国的未来,王冲绝对不介意去做一次“恶人”。不过没想到,邓明心居然反应这么敏锐。

“孙知命上辈子因为他而死绝对不是侥幸。”

王冲发现自己还是低估邓明心了。他远比自己了解到的,还要精明的多。

“王公子,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知道想让你答应,放我们父子一码。为了这个承诺,我愿意用一个秘密来作为交换。”

邓明心咬着牙道。

邓明心不是傻子,王冲和孙知命无关无故,却愿意为了他,动用宋王和他大伯这种份量的重臣来对付自己。

从王冲的举动中,邓明心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

王冲要对付他,绝对不会只是革除他父亲的功名就会收手。

邓明心现在担心的是王家那里不会放过他。

“什么秘密?”

王冲脸上不动声色道。

“是关于姚家和齐王的,我只听到了一个字,……海德拉巴矿石!”

邓明心咬着牙道。

“嗡!”

听到这句话,王冲瞳孔一缩,霍的变了脸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