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酒宴开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七十一章

兵部尚书!

章仇兼琼谋划的这个职位不管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任何兵部的调动都不可能绕得过这位兵部尚书的命令。

和前任兵部尚书睁一只闭一只眼,现在的章仇兼琼年富力强,正是充满野心的时候,如果他担任兵部尚书,决不可能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也正因为如此,章仇兼琼在朝廷上的政议才会拖了这么久,迟迟拿不下。即便是王冲的大伯王亘,也是在听说章仇兼琼的上任是势在必行才答应的。

章仇兼琼是真正的“外来户”,他的出现会搅乱整个朝堂,硬生生的打入一股不控制的变数。

这一点正是朝堂里的大佬们忌惮。

安南的大都护突然成了兵部尚书,那绝对不是小事。

王冲脑海中转过这些念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安安静静的站在大伯王亘旁边。

“章仇兄,久等了。请!”

与此同时,王冲的大伯王亘也伸出一只手,迎了上去。整个王家在地位上和这位安南大都护站在同一个档次的,也就只有王亘一个人了。

所不同的是,章仇兼琼是武官,王亘却是文官。

虽然领域不同,但是王亘在朝堂上的资历是一点都不逊于章仇兼琼的。甚至因为王家是将相之家,能够参与朝廷政议,决定章仇兼琼的升迁,这方面还要超过章仇兼琼。

这也是章仇兼琼一直想要进入朝堂的原因。

“哈哈,这位一定就是王家那位名满天下的麒麟子王冲吧!”

和王亘寒喧一翻,章仇兼琼却并没有落座,而是目光一转,若有深意的望向王亘身边主动收敛气息的王冲。

“大人谬赞了,在下确实是王冲。节度使一事,还要多谢大人援手!”

即然章仇兼琼主动关注自己,王冲也就不隐藏了,从大伯旁边踏出,上前一步,恭恭敬敬,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

“哈哈,谢就不必了。”

章仇兼琼摆了摆手,“我帮你乃是大义,是国事,这你倒不用多想。倒是王公子年纪轻轻就有这种眼光、气量,能忧心国事,实在难能可贵的,未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王冲一踏上楼梯口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或许王冲自己以为只要低调,就不会引人注意,但这基本上是不可以能。

这次在高句丽人的十日大酒楼宴请王家,见一见王家这位手握权柄,举足轻重的王亘故然是目的之一,而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见见这位前段事件,搅弄天下,闹得满朝风雨的王家麒麟子。

“该收敛的时候收敛,该出头的时候出头,说话的时候落落大方,举止得体,眼神不卑也不亢……,果然是将相门第,大世家的气度。都说王九龄故去之后,只剩一个王亘撑着门面,王家势必衰落。现在看来,未必啊。王家的福禄只怕还要延续一代了!”

章仇兼琼心中念头百转,转瞬间对于王家就有了一个精准的判断。

九公已老,王亘在朝堂上也已经做到头。王氏一族的未来,还决定在三代的年轻辈子孙身上。

而有所有王氏子孙中,章仇兼琼的就是王冲了。小小年轻就能够入宫面圣,打入天牢却不死,得到圣恩眷顾,王冲这份恩宠简直是厚的惊人。

不管是当年的王亘,还是年轻的章仇兼琼,都不曾得到过这种圣恩眷顾!如果没有意外,这一位将来恐怕又是朝堂上举足轻重的存在。

章仇兼琼心中号出了王家的“脉”,也就知道日后在京城该怎么去做。

“哈哈哈……”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大笑声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王冲转头望去,只见三楼的另一间包厢中,一道人影适时的推开包厢大门,“恰到好处”的走了出来。

这个穿着白袍,戴着黑色的幞头,举止风度很有一翻文臣风流的味道。

“杨钊!”

王冲目光眨了一下,认出了那道出现的人影,心中所若所悟。杨钊这家伙显然是早就到了,但却特意避开,待在一旁的包厢中,等到自己和大伯出现,和章仇兼琼见后,才不失时机的插了进来。

显然,这应该是章仇兼琼和杨钊特意的结果。

“……章仇大人,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杨钊哈哈大笑。

“呵呵,不错,不错!王公子英雄少年,人中龙凤,将相门第又怎么会差?”

章仇兼琼着双手,微笑说道。

章仇兼琼和杨钊说话又不一样了,要随和亲切的多,给人一种就像自家兄弟一样,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和杨钊的关系不一般。

“哈哈哈,都是自家人。来来来,王大人,请!”

杨钊一边大笑,一边昂首走了过来,右手一伸,居然越俎代疱,代替章仇兼琼这个主人,邀请王亘入座。

而章仇兼琼却笑呵呵的,一点也不介意。

“这是怎么回事?”

王亘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眉角微动,心中暗暗讶异。杨钊和章仇有关系他是知道的,但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比自己得到的关系还要关密的多。

倒是一旁的王冲,心里清清楚楚,反倒一点也不意外。

章仇兼琼可是杨钊背后的“大金主”。

当初太真妃还没上位,一切还未成定数。章仇兼琼就在安南支持杨钊,给他一大笔盘旋,送他入京。

要知道,杨钊当初还只是个底层的无赖混混,又好赌滥输。名义上,也只是太真妃的堂兄。

事情也不见得就能成功。

那种情况下,章仇兼琼就敢大手笔的投资杨钊,以礼相待,胸中魄力可想而知。

不过,章仇兼琼估计也没想到,杨钊刚到京城,事情还没做,就已经赌性大发,把他给的钱输的一干二净,最后遇到了自己。

如今太真妃上位,杨钊投桃报李,两人的关系自然不差。

王冲知道这一层关系,倒是并不觉得怎么惊讶。倒是杨钊,一个劲冲自己眨眼,打信号,让王冲心中暗笑不已。

“请!”

一旁的王亘倒没想那么多,右手从袖中伸出,虚虚一引,当下宾主入座,气氛融融。

高句丽人的座椅做的倒也考究,为了赚钱,自是极尽奢侈。

王冲在座位上坐下,立即四下打量起来。

章仇兼琼这次宴请的远不止他们王家伯侄,三楼的楼阁上,还有不少其他人。有许多一看就是章仇兼琼的部下,而另一些,应该就是章仇兼琼在京中的“自己人”。

安南大都护做了这么多年,章仇兼琼在朝中不可能没有一点自己的眼线。

“这些人不知道哪位是鲜于仲通?哪位是张虔陀?”

王冲心中暗暗道。

章仇兼琼这次带过来的人,一个个都是肩宽体庞,气场十足,身上浓烈的杀伐气息,一看就是军中的重将。

所有这些人里面,王冲就关心两个人。一个是鲜于仲通,一个是张虔陀。

对于王冲来说,所有这两个都拥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只是,尽管知道这两个的名字,但王冲是一个都没见过。

章仇兼琼进京,按道理应该会把身边最亲近的人带过来。不过来,王冲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按道理其实从排位方面应该可以看出一点来,但是章仇兼琼的左手边坐的是杨钊,右边却是一个留着八字须,样子看着精明,不像军人,反倒像军师的人。

所以一时之间,王冲也没法判断出来,哪个是鲜于仲通,哪个是张虔陀。又或者他们根本没来?

“来,店家,上菜了!”

对面,章仇兼琼入席坐下,大手一挥,开始招呼店家上菜。安南的大都护身上有着浓浓的军伍做风,一举一动都显得豪爽,大气。

另一侧,高句丽人虽然气氛怪怪,但得到信号,也开始忙碌起来。几盘精致前菜立即送了上来,一盘玉京骨酥鱼,一盘浇汁西施舌,一盘五品龙凤逞祥,一盘翡翠贵妃鸡,都是好的菜品,中间再来一盘酥黄焦脆,油香四溢的烤乳猪,整个宴会的气氛立即就上来了。

虽然对于高句丽人没什么好感,但王冲也不得不承认,高句丽人在这间酒楼上还是花了很大的心思。

这些菜品色、香、味俱全,一看就能沟通人的食欲,比之广鹤楼的菜品不止高了一截。

“听说高句丽人信奉三足金乌,至阳至刚,所以建了这十日大酒楼。今日章仇入京,所以就借了这十日,在这里做东,宴请诸位,今天大家勿必要尽兴而归。”

章仇兼琼道。

“将军客气了。”

众人连忙道。

整个楼里,能和章仇兼琼平起平坐,受得了他这一说的,也就只有王冲的大伯王亘,其他人哪里敢受。

“哈哈,大家都不必客气。节信,当年在京师,我对节信可是神仪已久,一直想要和节信聚首一聊,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现在,才算是一偿所愿呐。”

“章仇兄客气了。章仇兄以后入主中庭,自然多的是机会。”

王亘道,难得的恭敬了一句。

官场上的套路就是如此,章仇兼琼以往是武将,但一旦入主中庭,做了兵部尚书,那就不是如此。

两人以后还有很多打交道的地方。

“那就借节信吉言了!”

章仇兼琼听得这句话,顿时眼中一亮,心情大好:

“来,为了节信这句话,大家干一杯!”

一时间觥筹交错,就连王冲也举起了酒杯,小小抿了一口。安南大都护的面子,谁敢不给?

【补昨天的,今天还有两章。最近身体一直不好,特别疲惫,请兄弟们见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