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工部,张寿之!/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与此同时,穿过一条条街巷,在距离十日大酒楼十几条街外的地方,王亘的马车戛然而止。

王冲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和大伯王亘告别了一声,便目送着那辆马车消失在远处。

“公子,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老鹰、独狼、铁手跟着王冲下来,站在大街上道。

“去找一个人。”

王冲笑道,看了一眼掌心的金色令牌,很快把章仇兼琼的这面令牌收进了怀里。

见过了鲜于仲通,得到了章仇兼琼的令牌,又知道张虔陀一起来了京师,接下来就该去找那个人了。

顺着一条阴暗、潮湿的小巷往前,很快离开了京师的富庶地带。眼前,慢慢出现一片片低矮、破旧的房屋。

这里是贫民区。

任何地方有富人,就有穷人。京师也是一样。

拐过几条里巷,眼前就越来越破旧。

“公子到这里来做什么?”

老鹰、独狼、铁手三人越来越好奇。三人对京师也算很熟悉了,但是王冲来的这个地方,就算是他们也没怎么来过。

堂堂九公子嗣,将相门第,三人怎么也想不明白王冲这种贵公子怎么会到这里破旧的地方。

“应该就是这里了。”

王冲看着眼前府第道。

以贫民区的标准来看,眼前这座宅第看起来应该是相当的堂皇正大。不过,显露出腐朽迹像的旧木门,长满苔藓的湿旧台阶,还有墙根长出的青草,就足以说明,这里并不是什么想像的大门大户。

砰砰!

王冲走上台阶,敲了敲大门上的门环。片刻之后,大门打开,里面探出一个头来。

“你们找谁?”

那人睡眼惺忪,看起来像个仆人。

“我们找张大师。”

王冲微微一笑,礼貌道。

仆人一下子清醒过来,看了一眼王冲等人身上的华贵的衣服,很快打开门来。

房间里很阴暗,只点着一盏简陋的油灯,发出点点晕暗的光芒。

一名五十许,满面皱纹,看起来很是显老的老者躺在竹椅上,一搭搭的抽着旱烟,一缕缕的蓝紫色烟雾缭绕房中,看起来精神非常的颓废。

“一般人是根本不会找到这里来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是在跟四人说话,但老者双眼失焦,一搭搭的抽着旱烟,很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呵呵,老先生,在下是来请你帮忙建房子的。”

王冲道。

“哼!”

听到王冲的话,老者怔了怔,终于露出一点认真的神色,但却是冷冷一笑,阖了阖旱烟袋里的烟灰烟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知道我在这里。不过,你还是死了这份心思吧。自从离开工部开始,我就再也不会为任何人建房子了。”

这人居然是工部的!

王冲身后,老鹰、铁手、独狼三人一脸惊讶。工部的人大部分奉禄极厚,就是普通人文吏,也是生活优渥,至少不会住在这里。

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工部的人会住在这里。

“看来,公子是为了那件事找他的。”

三人心中暗暗道。

王冲参加章仇兼琼宴会的时候,他们也在那里,只不过没有坐在酒桌上而已。王冲买狮子山建基地的事情,三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来,公子想让他帮忙建基地。”

“倒是公子,这里这么隐秘,公子到底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

三人心中纳闷不已。

“呵呵,张老,不止建房子。我是要建一座城池。”

王冲此时微笑道,心神全部在面前的老者身上。

王冲知道此老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很前世的记忆无关,王冲做纨绔公子的时候有一次在城楼上见过他。

王冲第一次就认出他来。

做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这是最基本的能力。

“城池?”

饶是老者对四人压根不感兴趣,但听到王冲的话也不由的睁大了眼,但是很快就沉下脸来,一脸的怒容:

“公子,你是在拿老朽开玩笑吗?我不管你是哪家的子弟,现在赶紧给我滚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伸旱烟袋往外指着!

他一辈子见多识广,什么人都见过。提出什么要求的都有。但还没有这么荒谬,建一座城池?

他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这是一个人的能力能建的吗?

知道要花多少钱吗?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就连京城里的大家族都不敢随随便便夸下这样的海口,这小子是疯了吧?还是特地跑来这里逗他玩的。

“呵呵,张老,我说是真的,自然就是真的。要是拿你开玩,我有必要跑到这里来吗?”

王冲认真道。

这老头子有点倔强,要说服他可并不容易。不过,剑南的基地,以及自己日后的许多计划都需要用到这位工部能工巧匠的能力。

在王冲的筹划中,这位张老可是一位至为重要的存在。几乎和张慕年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只是,之前的时机一直不太适合。

所以直到现在,牵上了章仇兼琼那条线,王冲才算是找到了请他出山的时机。

“哈哈,小子,不是我瞧不起你。你知道建一座城池要多少钱吗?”

张寿之一脸的不屑,他还是不相信这小子是真的来请他修一座城池的。

“一百万两?”

“什么?铜钱?”

张寿之嗤笑。

“黄金!”

王冲认真道。

声音一落,黑漆漆,昏暗的房间里突然一片死寂。张寿之的旱烟袋吊在空中,连烟丝都忘了添了。

老鹰、铁手、独狼三个人嘴巴都张大了,目瞪口呆。

“一百万两?”

“公子有这么多钱吗?!”

“还是黄金?修一个基地要花这么多钱吗?”

……

三个人比张寿之还要震惊。他们跟着王冲也有一段时间了,隐约也听说了一点这位公子的事迹。知道这位非常善于经商。

但是三人也从来不知道,王冲的实力已经雄厚到了这种程度!

特别独狼,他之前不知道接了多少任务,水里来,火里去。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一百万两黄金意味着什么。

他拼搏了这么多年,赚的钱都不到王冲的一个零头。

一百万两黄金,这简直是无法想像的!

“这都快比得上一个大世家的全部资产了,公子经商上的能力也实在是太惊人了!”

独狼心中暗暗道。

“小子,你在开玩笑吗?”

张寿之神色凝固,一脸不敢相信。他本来想说个十万两,二十万两,没想到,王冲直接报同了一百万两黄金,远远超出了他的心里的预期。

锵!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从腰上拉扯了一下,弄下来两面令牌,扔了过去。一面是章仇兼琼的私人令牌,另一面则是王家令牌。

张寿之把两面令牌接在手里,开始还漫不经心的眼光,在看到上面的徽记和标志之后,猛的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这才知道眼前的少年来头之大,远非自己可以想像的。

“老先生,我们公子是信人,说出来的话,一诺千金,是绝不会说谎的。这点老先生可以相信。”

老鹰在一旁帮着说道。

“哼!”

只是很短的时间,张寿之哼了一声,手腕一抖,就把王冲的两面令牌又抛了回去:

“虽然不知道公子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不过公子不用白费力气了。当年从工部出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以后再也不会为任何人建造任何东西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张寿之将旱烟袋伸到油火焰上,点着了,又吧哒吧哒的抽了起来,一副不愿再和王冲交流的样子。

当初从工部出来,不知道世家大族来找他,开出的条件也非常丰厚,但是最后,他一个都没有答应。

真的是心灰意冷了。

做了一辈子的工部监工大匠,不知道建造了多少美仑美奂,华丽绝伦的宫殿,到最后却受到这种待遇,甚至被区出工部。

这种耻辱简直无法忍受。

从那以后,张寿之就决心不再接触任何建造事宜了。

“张老何必这么着急拒绝。”

王冲笑了。张寿之的脾气他早有耳闻,那些在工部做的杰出的大匠们,没有一个不是这种脾气。

不过,如果没有必然的把握,他是不可能过来的。

“20万两黄金,只要张老答应出山。我愿意提供20万两黄金,供张老继续那项秘方研究,并且后续还会提供更多的资源。”

王冲突然伸出两根手指,神秘笑道。

听到秘方二字,张寿之心中咯噔一跳,差点连旱烟袋的杆子都吞下去了。这小娃子才多大,他怎么知道那件事情?

张寿之一脸见鬼的神色。

“小子,不要信口开河,你真的知道进行的哪项研究吗?”

张寿之有些心动了。如果这小子真的说的是那件事,那真的对他有很大的诱惑。

“当然。”

王冲微微笑道:

“张老当初不就是因为这个,挪用宫里的银子,差点被押到刑部斩首吗?”

张寿之难得的老脸一红。饶是他脸皮厚,这丑事被人当面揭破,也觉得老脸上挂不住。

“20万两黄金可不见得够了。年轻人,你可想好了,那可是个无底洞。我知道你出身名门,但是这项研究基本就是无底洞。就算你投入再多,也不见得就一定能够成功。真要是这么简单,我当初在工部早就成功了。又怎么可能流露到这种田地?”

张寿之难得的认真道。

十多年来,这还是第一个大手笔表态要支持他继续进行土木研究的人。这让张寿之对王冲有了不少好感。

虽然他并不见得就会答应。

“当然。不止可以支持你20万,30万……,源源不断的供应、支持你,甚至,我还可以提供你一张水泥配方。”

王冲道。

“水泥?”

张寿之眼睛都瞪大了,完全不明白王冲在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