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试探张虔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八十四章

张虔陀长得高大槐梧,五大三粗,一脸方方正正,给人一种很正派的感觉。

在他身上,王冲能感觉到一种很强烈的军人风格。和他在父亲,以及那些正规的军人身上感觉到了一模一样。

看着眼前这道身影,王冲很难相信,就是这个人觊觎于蒙舍诏国主阁罗凤的妻女,趁她们入京的时机,将她们诱进城主府奸污、杀害,最后导致阁罗凤冲冠一怒,倾尽蒙舍诏举国之力,为妻女报仇,发兵攻唐,并最后导致那场震动整个大唐帝国的庞大战役。

阁罗凤或许野心勃勃,但如果不是妻女被污致死的剌激,他未必敢这么大胆子,破釜沉舟,倾尽全国之力发动那么一场战争。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阁罗凤再野心勃勃,也只有大唐去对付他。但是她的妻女却是无辜。

张虔陀身为剑南太守,他的所作所为,即便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深深不耻的。

这使得大唐失去了道德的制高点,也失去了日后对付洱海蒙舍诏的藉口。甚至于十八万将士战亡之后,在那场战役受到荼毒最重的剑南民间,对于蒙舍诏王阁罗凤也是充满同情的。

这样荒谬的事情,在大唐以前的任何朝代,都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而做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张虔陀成为了大唐的罪人,被所有人所痛恨。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一过,王冲很快恢复了正常。

“大人,请!”

王冲伸出一只手来,不动声色,将心中的想法压下,引着剑南太守张虔陀重新坐下。

“王公子,承蒙你看顾,不知道您邀请我到府上来,到底是什么事?”

张虔陀是军人的作风,直来直去,不喜欢虚与委蛇,见到王冲不过几秒,立即直奔主题。

“呵呵,这次太守大人和大都护一起进京叙职,不知道怎么样了?”

王冲没有提起自己邀请张虔陀过来的目的,倒是问起了他入宫叙职面圣的事,一边说着,一边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五指握着,端在手里。

“还好,陛下倒是没说什么。没有意外,再过几天,我就要返回剑南了。”

张虔陀皱了皱眉,但却没有说什么。

“这么快?”

王冲大为意外,张虔陀到京城也不过几天的事,居然这么快就要回剑南,实在让人意外。

“这一趟来京师,主要是因为大都护的原因。现在叙职已经完成,自然应该回去。”

张虔陀耐着性子解释道。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善于应酬的人,就算在剑南,也和大都护章仇兼琼,将军鲜于仲通相处的并不是很好,更别说是王冲。

“呵呵,西南之地,远比不得京城那么繁华、富庶,大人难得到京城来一趟,何妨在这里再多待一段时间?也好让王冲一尽地主之谊。城西莳花馆,文人雅客必去之地,大人每次来去匆匆,不如让王冲做上一回东,带大人上去一趟莳花馆如何?”

王冲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打量着张虔陀,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不放过,眼睛里充满了试探的味道。

“王公子!”

没想到王冲声音一落,张虔陀突然厉喝一声,站了起来,眼中里犹如冰霜一样,充满了怒气:

“我敬公子是名门子弟,九公之后,所以才赴约而来。没想到公子居然要带我去那下九流的勾栏之地。王公子,算是我看错你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说到此处一脸的不快。

王冲的这翻说辞,实在是让他大吃一惊。“莳花馆”听着名字好听,但是其实乃是京师里有名的勾栏之地。

就连他这个不怎么去的人都知道,更别说其他人了。张虔陀万万没想到,王冲居然说要请他去勾栏之地。

或许京师里面的文人墨客流行这么做,但却绝不是他张虔陀,他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张虔陀说到这里,眼睛里有了怒气。

“哈哈哈,大人莫怪。莳花馆只是小子随口一说,即然大人不喜,就当王冲没有说过。是我误会大人,小子给太守大人道歉了。还请太守大人莫怪。”

王冲一直盯着张虔陀,看到张虔陀发怒,起身要走,王冲眼中亮光一闪,反倒满心的高兴。

什么“莳花馆”?当然不可能是真的。这里就是自己,母亲就在不远的地方,王冲怎么可能请张虔陀去烟花巷柳之地。

这仅仅只是一个试探而已。

张虔陀生气了,而且是真的很生气。不过作为始作俑者,王冲现在反倒是相当高兴。

至少有一点,王冲现在终于可以肯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张虔陀绝不是什么贪花好色之徒。

不管是他性格为人,还是行事作风,都是直来直去的大唐正规军人风格。

王冲倒也干脆,知道自己做错了,便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张虔陀行了一礼,认错道歉。

一时之间,张虔陀反倒不好那么较真了。说到底,王冲也只有十五而已啊。

在王冲死缠烂打下,张虔陀只能重新坐了回去。

“呵呵,张大人,其实这次邀请您过来,是小子有一事相求,希望太守大人能够答应。”

王冲道。

“哦?公子但说无妨。”

张虔陀看向王冲道。

“是关于狮子山的事。”

“这件事,都护大人不是已经答应公子了吗?”

张虔陀有些诧异。

“剑南路远,有山水相隔,而且建造一个基地,需要大量的材料,耗时耗力,这方面,都护大人也没法提供太多帮助。王冲以前还从来没有到过剑南,这是第一次,还希望太守大人能够多多帮衬帮衬。”

王冲诚声道。

“如果公子想要建造什么的话,需要什么尽管开口。这方面,说不定我还真能帮上什么忙。”

张虔陀沉吟片刻后点了点头。

狮子山地处遥远,王家是将相门第,如果在那里建个基地肯定耗费不小,只能就地取材。如果这样的话,对于剑南的地方经济也是有帮助的。

互惠互利的事,张虔陀倒并不介意帮帮王冲。

接下来,关于具体的事宜,王冲和张虔陀就聊了很多。虽然对外宣称是建个基地,用于茶马古道的交易。但只有王冲知道,那是一座庞大的城池。

从这一方面说,确实是离不开张虔陀这个地方太守的帮助。而且如果有他的帮助,张寿之在那边的工作就会顺利很多,建造时间也会大大提前。

而后者,正是王冲极其看重的。

“公子!”

和张虔陀谈兴正浓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接着砰的一声,大门被一股大力从外面推开,一名青衣仆人急匆匆的从外面闯了进来,打断了王冲和张虔陀的谈话。

王冲皱了皱眉,他记得不是说过吗?当家里有客人的时候,不要来打扰。

“公子,大老爷来了,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让你立刻去见他。”

那名仆人青衣仆人气喘吁吁,没等王冲责怪,便首先说了出来。

王冲一脸愕然,在王家没有什么大老爷,只有一个人才会在家里仆人的口中那么称呼,那就是王冲的大伯王亘。

“大伯怎么过来了?”

王冲一脸狐疑,这种时候,他应该忙着和章仇兼琼打交道吧。兵部尚书的争议正是激烈的时候,他应该抽不开身才对,怎么会跑到自己这里来。

而且还特意让仆人过来叫自己,说有大事商量。

“王公子,即然你还有事,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告辞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公子以后再联系我也是一样。”

张虔陀会意,立即起身告辞,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王冲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将张虔陀送出门外去,王冲很快召来了独狼。

“公子,你找我?”

独狼走过来道。

“嗯,我有一件事情交给你去办。还记得我们有座基地要在剑南的狮子山建吗?”

王冲道。

“大人是想让我去狮子山,帮忙监督建造?”

“不是!”

王冲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正道:

“我要你以我的名义跟着剑南太守张虔陀,无论如何,我要你的活动范围尽量不要超出太守府。如果可能的话,交好剑南太守的子女,尽量待在太守府里面,观察周围发生的一切。不管里面发生什么事情,我你每隔十天就给我一封飞鸽传书,每个月三张绝不能少。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还要另外给我传消息。”

“啊!”

独狼脱口低呼,整个人怔住了。他没想到王冲交给他的是这种任何。

“独狼,我绝不是让你去做间谍。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你能做到吗?”

说这翻话的时候,王冲的神色严肃无比。

“公子放心,只要是公子吩咐的,我一定去完成。”

独狼立即毫不犹豫道。

王冲对他们有恩,要不是有他,他们几个一辈子都要与耻辱相伴。现在别说是这种小事,就算再难的事情,他也一定会给他办到。

“嗯,还有一件事情。我要你时刻盯着剑南太守张虔陀,一旦太守府出事,或者张虔陀试图自裁,我要你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带出剑南,带出太守府,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听着王冲这话,独狼的眼神突然变得古怪无比。自从十五年前退隐开始,独狼做雇佣高手接了无数的任何。

但是独狼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古怪的要求。

太守府为什么会出事?那可是太守府啊,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哪个疯子会疯狂到要打太守府的注意。

而且,剑南太守张虔陀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自裁。刚刚出门去的时候他也看过。

这人身材健硕,精气十足,行走的时候,虎虎生风,就怕恶鬼都要退避三舍,这样的人会想不开去自裁?

独狼一辈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还从没有遇到这种古怪的事情。

“是,公子。独狼这就去办。”

虽然心中疑惑,但独狼嘴上连半点迟疑都没有:

“嘿嘿,公子放心,我就当是接受了一次雇佣任何,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完成公子交待的任务的。”

说到最后,独狼笑了起来,神情自信和从容,还带着点点的骄傲。王冲找他,算是找对人了。

【今天两章已更,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