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苏寒山!/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九十章

“地上有血迹!”

“这里发生过打斗!”

在黑衣蒙面人战斗过的林外,王冲和老鹰停了下来,地上有大量的鲜血,到处都打斗的迹过,地面坑坑洼洼,大树都断了不少,木屑飞的到处都是。

“不止是打斗,还死了人。这里的血水太多,这根本不是正常的出血量。”

老鹰站起来,看着几步外地上一个清晰的人形痕迹道。这并不是正常的情况,而是用人的鲜血在地上浸润而成的。

从那种失血量来看,对方就算不死,只怕也离死不远了。

“尸体已经被他们拖走了。”

王冲点了点头,认同了他的判断。留国公府的人看起来很想隐瞒这件事情,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所以尸体在第一时间就拖走了。

只是因为时间短促,加上需要追杀对方,所以才没有来得及时清理地上的血迹和打斗痕迹。

“嗯?”

突然王冲目光一闪,身躯轻轻一纵,落到林地边缘,蹲下去,再起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条黑色蒙巾。

“是那小子的!”

老鹰也跟着走了过来,看到蒙巾上渗出的浓烈血水,眼中充满了担忧:

“这小子都吐血了,看起来受伤不轻。”

对于这个半夜潜入留国公府的家伙,他都快跟出感情了。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公子交待特别去调查。

虽然不清楚公子为什么让他去调查这个人,但是老鹰还是感觉得出来,公子和他是友非敌。

王冲没有说话,拿着那条血浸的蒙巾,心中若有所思。

“走吧!”

将透着血腥味的黑色蒙布扔掉,王冲二话不说,立即往前掠去。

他现在对于那个家伙和留国公府的关系越来越好奇了。

那个家伙离开昆吾训练营,三更半夜的时候,跑来留国公府,连续好几天似乎在找寻个什么东西。

堂堂留国公府,到底有什么东西会是属于他的。还有留国公,对待那人的态度也完全不像是一个半夜潜入自己府上的小偷的态度。

他似乎在那人行动之前,就已经提前知道了。他提前准备了一处陷阱,一只蛰伏在府里的巨鹰,以及一只随时听侯调谴,不死不休,追杀到死的高手队伍。

如果没有隐情,对于一个藉藉无名之辈,用得着这样吗?

脑海一道道的念头,王冲加速往前冲去。

老鹰盯梢的鸟雀正在不断的传来消息,前面,情况正越来越严重。虽然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家伙根本不是盏省油的灯,能一路冲破重围跑到那里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但是战斗到现在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不要让他跑了!”

“让他跑了,我拿你们是问!”

“抓住他!”

……

远远的,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夹杂在轰天的爆炸声音中传来,从声音来看,前方聚集的人不在少数。

王冲心中一紧,和老鹰加快往前冲去。

隔着重重的树林,王冲一眼就看到一名名杀气腾腾的壮汉,这些人虽然大半穿的都不是留国公府的衣服,但事情发展到现在,明显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留国公府招幕来的武道高手。

而在这群人的包围之中,一名脸色苍白,仿如纸箔的年轻人正颓然着坐倒在地上。

他的嘴唇汩汩冒血,身上衣衫尽湿。黑色的夜行衣本来是不容易看出血色的,但是现在,就连王冲都能分辨出来,那是粘稠的鲜血。

在他身上,满是剑伤、刀剑。那不是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刀剑划伤那么简单,很多伤势,都是穿过躯体,前后洞穿,有的地方连骨头都露出来,伤势之重,换个普通人,恐怕早就支撑不住,痛晕过去了。

但是那个人没有。

他坐在地上,神色冷静,甚至冷静的让人害怕。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像他这种地步。

但是他真的是如此。

王冲甚至从他身上都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情绪波动。

那种冷静简直让人绝望,或者可以叫做冷酷。

……

树林里,一群人却并没有注意到王冲和老鹰的到头来,那名为首的刚猛大汉此刻全部的心神都放在眼前的年轻人身上,心中恼火至极。

这一趟本来已经在国公府高墙外把他截住了,没想到被这小子一顿厮杀,不但闯出了包围圈,反而硬生生的被他杀了不少人。

这让他心中窝火至极。

“上!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谁杀了这小子,老子重重有赏!”

……

为首的刚猛大汉厉声叫道,然后周围一群留国公府的高手虽然杀气腾腾,但是谁也没有上前。

为首的刚猛大汉怔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

“上去!上去!快上去。你们这些混蛋!这小子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你们还怕什么?”

为首的刚猛大汉一个个连踢带骂,然而周围众人表情尴尬,一个个纷纷躯避,但偏偏就是谁也不上去。

这小子身受重伤,穷途末路,支撑不了多久了,这点谁都知道。包括那几个已经到了地下去的兄弟。

但关键是,每次这小子看着要死的样子,但偏偏众人上去动手的时候,他又生龙活虎,硬生生以命搏命,干掉了一个又一个的兄弟。

打法凶猛,外号“拼命三郎”的人不是没有见过。但是从来没有人像这么样子的。

他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打法凶猛了,而是悍不畏死,压根不怕死亡。和他交手,根本没有什么虚与委蛇,一上来就是以命搏命,不是生就是死。

这小子每次都是看着不行了,但每次都是拼着重伤,被人前后捅穿,剌穿,轰伤内腑,然后一击干掉对手。

而且还是双手剌入对方身体,以这种令人胆寒的方式干掉的。

战斗到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他最犀利的武器,不是那什么刀剑,而是他的一双拳头。

另外,所有想着他快不行了,好对付的兄弟,到最后都躺在地上了。

这种情况下,谁敢再劝手。

“混蛋!”

为首的刚猛大汉勃然大怒,唰的一下抽出腰上的长刀正要动静,突然间耳中就听到了一阵大叫:

“公子来了,公子来了!——”

一刹那,众人如蒙大敕。

星夜下,只见一条人影穿着白色长衣,正阴沉着脸色,带着几名气息风暴一般,明显超越了真武境的高手往这里飞掠而来。

即便隔了很远的距离,众人也能感觉那人身上的世家贵族的庞大气场,正是留国公府的世子李冰。

“让开!”

李冰阴沉着脸,从树梢上飞踏而下。哗啦啦,一下子众人全部让开,给这位国公世子留出道来。

而在他身后,两名目光深邃,修为深不可测的高手也跟着飞踏而下,紧贴在他身后。

大树底下,那脸色苍白,仿佛纸箔一般的年轻人,在看到李冰身后的两名玄武境高手的刹那,终于波动了一下,突然黯淡了不少。

“哼!”

留国公府的长子李冰大概二十多岁左右,身材健硕,看起来非常强势。他一出身,周围众人自然而然的唯他马首是瞻。

“苏寒山,我不管你自以为多聪明,即然你改了这个名字,那我就暂且这么叫吧。”

李冰冷冷道,一口道破了那年轻人的名字。这黑衣蒙面,半夜闯进留国公府的,不是别人,正是昆吾训练营,白虎峰上,和王冲同住在一个房间的苏寒山。

“……如果你安安份份,乖乖的在昆吾训练营上做你的‘苏寒山’,我也懒得理你。不过你即然要自作聪明,摸到我留国公府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大树底下,苏寒山坐倒在地上,什么也没说,只是坐倒在地上,冷冷的盯着对面的留国公长子李冰。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李冰,总有一天,你和你们留国公府,要为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苏寒山突然开口道,说完这句话,立即恢复了原来的冷静,一语不发,闭目待死。

“找死!”

这句话彻底的激怒了李冰.:

“即然你这么求死,那我就成全你。杀了他!”

嗡!

声音一落,李冰身后,那名神色冷漠,有如万年寒冰的玄武境高手,突然伸出一条手臂,五指箕张,猛然抓向大树底下的苏寒山。

那五根手指,在星夜下,散发出点点刀剑般的寒芒!

“住手!——”

危急时刻,一个声音突然树林中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除了李冰背后的那名玄武境高手!

“轰隆!”

关键时刻,一道人影如虎入羊群,闪电般切入场中,在千钧一发之际,横亘在苏寒山身前,挡下了这必杀的一招。

“谁?!”

两名玄武境高手神色一冷,齐齐望了过来。

“什么人?”

而同一时间,李冰的目光也望向了树林的方向。

——这种时刻,不应该有其他人才对的。

“苏兄,你怎么样了?”

树林里,王冲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大树底仿佛死过一回的苏寒山,脸色难看不已。

他虽然已经出声阻止了,但是对于李冰身边的高手一点用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次带了老鹰,恐怕苏寒山是救不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和这家伙什么关系?”

李冰盯着树林里走出的王冲,脸色比王冲还要难看。

地上那个家伙关系重大,留国公府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等到他自投罗网,捉到他。

甚至他都亲自带队过来了。

这件事情绝不能有失,甚至看都不应该让其他人看到。这个人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中!

有那一刹那,李冰的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杀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