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都松莽布支!/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片大地万里无垠,无尽的山峦起起伏伏,如同海中的波涛。这里是一片广阔的高原,天高云深,地势远远高出周围的任何一片大地,任何一个国度。

在这里,可以看到世界!

在大唐,这里被称做乌斯藏。

“火树,看到了。翻了这里,翻过那些群山,远处,就是大唐!”

狂风呼啸,此时此刻,在群山的最高处,在高原的边缘,一名身着褚衣,气息磅礴,犹如山峦一般的中年男子迎风而立,用手中的鹅毛扇,指着遥远的尽头,显露出一股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味道。

男子风度儒雅,目光智慧,看起来就如同中原人一般。但是他袖子底下略显粗糙的褚黄色皮肤,却显露了他的身份。

这里地道不能再地道的乌斯藏人。

“大人,看到了!”

中年男子身边,一名精悍的武将,双脚分立,腰挎长刀,站在那里,如同一杆长枪扎在地上,给人一种山川般岿然不动的感觉。

他的身躯并不如何高大,但身体里透露出来的气息,却仿佛汪洋大海一般,无穷无尽。

而那种凌厉的气质,似乎就算是一座山岳,只要横亘在他的面前,他都能够一刀劈裂。

“但是看到了又能如何?那片土地又不适合放马牧羊。属下不明白,大人何以对那里始终念念不忘?”

火树归藏淡淡道,目中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知道自家的大人想说什么,不过做为武将,他对这些毫无兴趣。

“哈哈哈,火树,这你就错了。”

听到部将的话,大论若赞收回鹅毛扇,轻轻笑了起来:

“大唐虽然不适合放放马牧羊,但却出产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丝绸,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粮食,还有最多的城池。高地就应该统治地低的人,火树,你不觉得吗?”

“大人想了,属下是粗人,只知道打仗。”

火树归藏淡淡道。

他的神色坚定,站在那里纹丝不同,就连睫毛都没有一丝颤抖。

“……而且,唐人未必像大人想的那么容易对付。”

火树归藏漠然道。

做为乌斯藏大将,火树归藏从不妄菲薄,但也绝不会小瞧对手。乌斯藏要扩张,大唐就是最好的方向。

不过,就算到今天,乌斯藏帝国也一直都没有成功过。不是因为仁慈,而是因为对于太倔强了。

乌斯藏帝国以王族划分势力统治区域,居于都城逻娑的赤德祖赞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赤德祖赞辖下,有四大王系,由赤德祖赞的四位王弟代为统治,分别是阿里萨王系、拉萨王系、亚泽王系、雅隆觉阿王系。

火树归藏和大论若赞就是属于镇压东南的阿里萨王系。

在这里,与大唐的剑南接壤,距离洱海的蒙舍诏,也相隔不是太远。这两里,大唐的安南大都护章仇兼琼,和蒙舍诏的国主阁罗凤,是他们最主要的敌人。

特别是大唐的十八万安南都护府的精锐,如同一根钉子扎在那里,让两人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哈哈哈,火树,听说了吗?你的宿敌章仇兼琼要调往京师,他想做大唐的兵部尚书。那可是个不小的官。”

大论若赞突然笑道。

“消息可靠吗?”

火树归藏神色一怔,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意动。

“还没有确认。不过根据我们线人的消息,至少有八成的把握。”

大论若赞自信道。

“嘿嘿,章仇兼琼不在,大唐剑南可是一片空虚。火树归藏,这可是我们极好的机会。”

说着扭头看着身边这位乌斯藏大将,神情似笑非笑。

火树归藏嘴唇动了动,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没有用的。章仇兼琼用兵虚虚实实,大人得到的消息,也未必就是真的。说不定那消息就是他故意放出来的。而且,就算他离开,也必定有了准备,留了后手。”

“我和他是老对手了。他没有那么好对付!”

“呵呵,章仇兼琼确实不好对付。不过,他的继任者鲜于仲通就未必了。如果章仇兼琼调往大唐的京师,那火树,恐怕你真的要做好准备了。我们很快就要和大唐开战!”

大论若赞道,眼中若有深意。

“我倒不怕战争,不过大人,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火树归藏握着刀柄,回头道。

唐人不是善茬,这一点已经过去无数次的证明了。在过去的上千年,大唐是唯一乌斯藏没有征服的地方。

同样的,乌斯藏帝国也是大唐从来没有征服过的地方。

每一次战争,一旦开始,就很结束。

做为乌斯藏的大将,火树归藏再清楚不过了。

做为武人,火树归藏就是为了战争而活者。战争才是他的使命。但是做为乌斯藏的大将,火树归藏却又不能不为身后的帝国考虑。

“呵呵,这次不一样!”

大论若赞摇着扇子,呵呵笑道,眼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这次是神灵的旨意,巫祭已经问过三次,三次都是相同的神喻。危机起于东方,这是一场关乎我们乌斯藏生死存亡的危机,如果不能将危机扼杀在摇篮里,那我们乌斯藏就会万劫不复!”

“火树,你应该知道,上一次三次相同的神谕是出现在什么时候吧?”

后者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在这片孤独的高原上,并非只有一个文明,一个王朝。数千年以前,在这片高原上还有另外一个强大的王朝。

不过这个强大的王朝,在一夕之间突然灭亡了,抹掉了所有的痕迹。

现在的人只知道它的名字:

象雄王朝!

那是远比天赤七王还要古老的多藏王。

这个古老的乌斯藏帝国,几乎没有人知道。只在乌斯藏的高层才有人知道。

——那是上一次三次相同神谕出现的时候。

这么些年,神谕已经成功的预言了圣母峰隆起,大雪山神庙的出现,以及天赤七王的时代。

在乌斯藏帝国,神谕是比而大雪山神庙更高的存在。就连大雪山神庙的圣僧都不敢违逆。

“呵呵,不过我想告诉你的,巫祭虽然对外说是三道,但其实是四道。还有一道被赞普隐藏起来了。”

大论若赞道。

火树归藏霍的变了脸色。

“呵呵,四道相同的神谕代表着什么。我想已经用不着我跟你多说了。在我们乌斯藏的历史上,这种情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乌斯藏的东方只有一个大唐,毫无疑问,危机必定是来自于大唐。”

“只有大唐才有这种倾覆我们乌斯藏的实力。现在,都松莽布支已经带着大王子前往大唐国都,一探虚实了。听说,大唐国君现在突然变得昏庸了。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相信都松莽布支他们,很快就会带回消息了。”

大论若赞道,目光望向东北方向,穿越重重的虚空,望向了大唐的国都方向。

火树归藏站在他身后,同样望了过去。

山峰上,静悄悄的,只有风声捎来后方远处唵唵嘛嘛的声音,那是无数的乌斯藏勇士在训练的声音……

……

轰隆隆!

尘土飞扬,大唐京城西北,十多骑精骑在宽阔的叠道上奔驰。只不过十多骑,踏出的却是千军万马的气势,似乎连大地都在他们脚下颤动。

“哈哈哈,这就是大唐!到处都是种田地,卖布、卖丝绸的。走路柔柔弱弱,目光畏畏缩缩,这样的人,哪里比得上我们乌斯藏人。又凭什么和我们乌斯藏相争?”

这队精兵前面,一名双眉如剑的乌斯藏青年坐在马背上,用藏语哈哈大笑。

“大王子,这是好事!”

一名气息磅礴,仿佛风暴一般的乌斯藏壮汉从后方追了上来。他面色褚黄,看起来受过太阳的曝露,虽然身体不是很高大,但气息却仿佛山峦一般难以撼动。

而令人注目的,是他的手掌,特别宽大,看起来特别的孔武有力。

这人就是乌斯藏的大将,都松莽布支。

都松是家族的名字。

莽布支就是“雄鹰”的意思!

只有高原上最杰出的弟子,才会被家族冠以莽布支的名义。每个乌斯藏的大世家中,都有而且只会有一个“莽布支”。

“现在的大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大唐了。现在,他们喜欢利益,经商,喜欢安逸。这是好事,一山不容二虎,在这片陆地上,不应该有两个同样强大的帝国。大唐的弱化,对我们是好事!”

都松莽布支道。他头上戴了顶皮帽,穿的也很普通,以此尽管将自己的身份隐藏。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太高明的方法,但是大唐对于乌斯藏缺少了解。就算知道他都松莽布支的名字,也未必见过他本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