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未来的大唐皇帝!/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尹侯,你笑什么?”

王冲只觉得莫名其妙。难道他刚刚讲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吗?而且那种眼神,……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咯咯,臭小子,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多的女生?”

尹侯忍俊不禁道。

这翻话令王冲大为意外,算是问到王冲心坎里了。他本来正在奇怪这件事,没想到尹侯居然好像知道点什么一样。

“尹侯,你知道?”

王冲好奇心大起,心中极为意外。

“咯咯,看看你的表情,真是太逗了!”

尹侯捂着肚子,笑得越发大声了。

“尹侯,快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尹侯一脸卖关子的样子,王冲急的直跳脚。

“咯咯,你自己想想,你一点都猜不到吗?”

尹侯看向王冲的眼神更怪了。

“我怎么知道……”

王冲心中暗恨不已,尹侯这家伙说话说半截,让人真是忍不住想要揍她。偏偏这位的实力出类拔萃,自己还不是她的对手。

正是恨得牙痒痒的时候,突然之间,灵光一闪,王冲脑海中想到了什么。

“二姐!……是你二姐弄的鬼吗?”

王冲看着尹侯道。

能让尹侯有这种“你应该知道”,并且弄出这么大事情来弄戏自己的,王冲印象中也只有那个二姐了。

尹侯这回笑得更大声了,整个捂着肚子,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王冲反应再迟钝也知道这回自己真的猜对了。

二姐!

突然这么多女生出现在止戈院附近,居然真的和二姐脱不了关系。

“咯咯,真是笑死我了。知不知道朱颜那家伙说了什么。”

尹侯本来还没觉得什么,但是看到王冲那表情,突然感觉这对堂姐弟太有意思了。

“你堂姐对外放话说,王家准备替你招纳媳妇。谁要是能够加入止戈院,谁就有希望成为王家的媳妇。所以,才会有三大训练营这么多的女生过来。”

也不等王冲问,尹侯自己就揭开了谜底。

“什么?!”

听到这个答应,王冲大惊失色。他就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女生出现在这里,而且喊得还是那种奇怪的口号,和灵脉压根就不搭边,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原因。

“二姐这是开什么玩笑?!”

王冲真的有些慌了。

这东西也是能开玩笑的吗?虽然他知道这是开玩笑。但是外间的人可不会那么想,她们只会把二姐王朱颜的话当成是真的。

知道二姐不会闲着,但王冲也没想到二姐居然给自己找这么大一个乐子。

王冲已经可以想像自家二姐在龙威训练营上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了。

“你想说什么就找你二姐吧。我先去里面看名单去了,你别说,那里面有几个女孩子我还真想把她们加进来。我可不想以后进来的时候,满目都是你们的臭小子。”

尹侯咯咯怪笑着,丢下王冲一个人,大步往里面走去。

王冲也是一脸黑线,被尹侯大大的嘲讽一翻,偏偏还没法反驳。

“二姐这家伙,这不是给我胡闹吗?”

想一想,这件事还不能不理,王冲转过身,在书房里写了一封措辞极其严厉的信寄给了自己二姐,然后这才走出了止戈院,进了深山之中。

“皇子之争”的事情不是小事,到现在为止大皇子出现了,二皇子也出现,加上那个用天数术师算到自己灵脉的皇子,已经有三个份量不轻的皇子出现了。天

王冲心知肚明,接下来还会有一大波的皇子出现,向自己讨要灵脉,甚至借机进一步把王家拉下水,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

这种危险的时候,王冲真的需要好好的静一静,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训练营和止戈院这些会平常出现的地方王根本不敢再待了。

深山之中是最好的安静和思考的地方。

王冲展开鬼影步法,很快消失不见。

……

深山茂密,荆棘蔽天,除了鸟兽,少有人至。而此时此刻,却两道人影在其中散步。

那年轻人大约十八九岁左右,身材欣长,面如冠玉,长相十分俊美,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雍容,举手投足间一股一般人难有的优雅和威仪。

只是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似乎身体并不是很好。

而在那年轻人身旁的,则是一个四十岁来岁,身材单薄的仆人,穿着灰褐色的深衣,神情略带猥琐,长相更是奇丑无比。

不过吸引人注意的,还是他的脖子。

——做为一个男人,这个人居然是没有喉节的。

虽然做为仆人,按照道理应该是低人一等,但是实际上,仆人却显得非常的不耐烦。

“静叔,我都已经躲到这里来了。大哥,二哥他们,应该会放过我吧?父皇他也应该会忘了我吧?”

仪容俊美的年轻人在仆人的搀扶下,独自走在树冠底下的小路上。这里荆棘灌木丛生,本来是没有路的。

但是年轻人在这里走了几个月,硬生生的在这片灌木中踩出了一条小道。

阳光从树林的缝隙落下来,落在年轻人身上,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感受着身上阳光的温度,看起来非常的享受这种被遗忘的感受。

“殿下,你是糊涂了吗?”

仆人本来就不耐烦,听到这话更是一阵阵的烦躁,说起话来更是极其不客气:

“身为皇家子弟,圣皇血脉,就应该和自己的父皇多多亲近,好早日得到圣皇的宠幸,登上九五至尊之位。你倒好,自己要求到这最不中用的昆吾训练营也就罢了,居然还唯恐和自己的父皇离得不够远?不思进取,不求上进!”

仆人说到后来,忍不住厉斥起来。如果不是身为宫中的宦官完全没得选,他哪里会跟着这种没用的主子。

这种性子,一看就是权利旋涡中的炮灰。等到新皇登基,就只有死路一条。

自己死了不要紧,到时候连累他也是死路一条。

自古争夺失败的皇子,身边的人统统都是死路一条!

“呵呵,静叔,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喜欢跟大哥们争夺。而且我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被父皇遗忘不是更好吗?正合了我的心思,而且,这里很安静,我也很喜欢这里。”

听到仆人的话,年轻人反倒笑了起来,一点都不在意。

“够了!你想死,我可不想陪你一起死!”

外貌奇丑无比的仆人猛的用力,一把甩脱了年轻人的手臂,一个人怒气冲冲的往前走去。

真是越想越心烦,如果不是干掉他自己也是死路一条。他早就杀掉这个愚蠢的五皇子了。

真是一点都长心!

自己服侍了他那么多年,都是白用劲了。

“呵呵,静叔,你从小陪我一起长大的,我知道你是在说气话!”

年轻皇子的脾气真的极好,看到仆人甩袖而去,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一边轻笑着追了上去。

皇家自古没有亲情。

当年圣皇还是太子的时候,他的母亲只是太子姬妾,地位低下,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深宫之中尔虞我诈,你攻我夺,能够活下来都不容易。他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最后只剩下这位“静叔”。

能够陪伴他的人已经不多了,因为这个原因,他对这份关系非常看。

看着静叔消失的方向,年轻的皇子匆匆追了了去。

……

“哗啦啦!”

一只只的鸽子从头上飞过,向着止戈院的方向飞去。看着那些急匆匆掠过的鸽子,不知道为什么,王冲心中突然长长的松了口气。

能躲得了一时是一时,看起来,离开训练营的决定是明智的。

“这些皇子,可都不会招架啊!”

王冲心中暗暗道,广鹤楼对上姚广异那次他都没有慌过,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感觉有些棘手。

哗!

身子一弹,在巨大的树枝震荡中,王冲就像一只利箭般弹了出去,在空中一个翻转,轻轻落在数丈外的另一棵树枝上。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没有人的地方,王冲感觉非常的放松,思路清楚,心情也好了很多。

“你不要跟着我!……”

突然,一个饱满着怒气的声音传入耳中,在这种深山之中,显得特别的剌耳。

“嗯?”

王冲两条剑眉往鬓角动了动,心中大为惊讶:

“这里有人?”

“不争气的东西!……”

那满含着怒意,很不客气的声音再次从远处传来,似乎是在训斥着什么人。

“奇怪……”

听到这声音,王冲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好奇。昆吾训练营虽然不是人人都圈在里面,但是至少九成以上的人是不能随意离开的。

王冲完全是因为赵千秋的原因才有这份便利。

这也是王冲一开始进入昆吾训练营的时候,就选择赵千秋的原因。

嗖!嗖!

王冲在树枝上弹跳,向着西南的方向追去。片刻之后,隔着三四十丈的距离,在树冠顶上,隔着层层叠叠的树叶,王冲一眼就看到一名中年仆人和俊美的年轻人站在一起似乎正在激烈的争执着什么。

第一眼王冲还没怎么在意,只是觉得好像在昆吾训练营里从来没有见过。但是第二眼,王冲就忍不住眼皮狂跳了。

“李亨?!!!”

就像一道雷霆掠过脑海,王冲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五皇子李亨。

在这个世界,目前为止,见过李亨,知道这个五皇子的人可能暂时不多。但是另外一个世界,几乎没有不知道这位五皇子的。

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是大唐最后的一位明君,也是中土神洲最后一位君王,——未来的大唐皇帝!

【今天只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