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未来的大奸相!/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一十二章

“轰隆!”

一石激起千层浪,看着远处的两道人影,王冲心中一片惊涛骇浪。对于那位未来的真龙天子,外界知道的不多。

王冲也不知道,他居然和自己在同一个训练营里。而且还是龙威、神威、昆吾三营中最不起眼,地位最低,专为平民开设的训练营里。

——这实在是让人意外了。

“啪!”

王冲这边还在震惊于在群山里的意外发现,突然耳中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王冲放眼望去,只见那灰衣仆人居然一巴掌扇在五皇子李亨脸上。

“放肆!”

王冲眼前现出一抹怒色,砰!速度增加到极致,王冲猛的切入了那名仆人和五皇子李亨之间,只是一掌,就将那灰衣仆人震飞出去,扶起了身形趄趔,摔倒在地上未来唐皇。

“李静忠,你好大的胆子!”

王冲回过头来,望着那名太监,厉声怒斥,眼中已经隐隐浮现杀机。即然五皇子在这里,那服侍在他身边的中年仆人,没有意外,就是后世那个臭名昭著,玩弄权术的大太监李静忠。

后者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大太监李辅国!

——大唐乱世的第一奸臣。

在圣皇殁世之后的中土,如果说有一个人是所有人都痛恨的话。那么一定是这个大太监李辅国。

前世,不知道多少人想剌杀他,喝他的血,啖他的肉。

要不是这个混蛋,大唐的中兴之业,也不会因此而中断、夭折。可以说,是他一手葬送了大唐末期的最后一点希望。

“算了!”

就在王冲心中考虑,要不要借这个时机,趋李静忠羽翼未丰,还没有成长成后来那个大奸雄干掉他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醇厚、温和的声音。

王皇子李亨揉了揉发紫的脸庞,神情却是决外的淡然、平静:

“静叔他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冲动,失手罢了。”

另一侧,李静忠也是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吓的不轻。刚刚那一下他确实不是故意。

虽然跟着这个五皇子一直受气,教训他的念头更是在一直在脑海里盘桓,但是根本没想过真的去扇他一个耳光。

做奴才的扇主子的耳光,这可不是小罪。他完全是气昏了头。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种僻静无人的深山里,居然还偏偏让人看到了。

这要是传出去,他哪里还有命在?

“对不起,殿下,是我糊涂了。”

李静忠反应也快,啪啪就给了自己几个重重的耳光。

“算是,静叔,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五皇子摆了摆手,神色如常的道。

王冲看到这一幕,心中却是若有所思。五皇子能够登极成皇,受到圣皇重视,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别的不说,别凭他这种过人的心胸和气质,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皇室贵胄出身高贵,被服侍的奴仆扇了一巴掌,换了其他的皇子,早就是暴跳如雷了。但是他却能神色如常,不以为忤,但同时又不会让人软弱无能。

这一点,就不是每一个皇子都能做到的。

“这位公子,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五皇子李亨此时看着王冲道,相比起被静叔,他现在最好奇的还是眼前这位少年的来历。

看他的年纪明明比自己还小,但却一副对自己很熟悉的样子。然而李亨却并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不错,你又是什么人?你鬼鬼祟祟的,到底有什么企图?”

李静忠听到这翻话,立即抓住机会,反咬一口。刚刚一刹那,差点吓死他了。

他打皇子的事情要被眼前这小子传出却出去立即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在李静忠心中还有一丝更深的不安: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叫李静忠的?

就算在深宫之中,也没几个知道自己名字的吧?但在昆吾训练营的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居然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真是见鬼了!

如果可能,李静忠现在很想想办法一下把这小子弄死。

“说!是不是大皇子派你来的……”

“啪!”

李静忠话还没说完,王冲一个巴掌就反手重重的扇到了李静忠的脸上,力量之大,打得他身形趄趔,半边脸孔都肿了起来。

这一招别说李静忠,就连旁边的皇子李亨都愣住了。打狗还要看主人,王冲即然知道他的身份,就不应该怎么做。

“哼,这一下是替五皇子打你的。殿下可以不计较,但我却不能不给你一个教训。宫里的太监,什么时候可以瞪鼻子上眼,对皇子下手了?你是想要我告诉宗人府,还是大理寺?”

王冲冷冷道,神态语气极其强势:

“我顺便告诉你一句,我叫王冲,是京城王家的子弟。爷爷是王九龄,大伯是朝廷重臣王亘,父亲是王严。你如果想要告我就尽管去吧!”

这翻话一出来,李静忠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就连李亨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好像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少年一样。

京城王家,……将相门第!

王冲的身份就连他这个皇子都要高看一眼。但是真正令李亨惊讶的,还是另一个东西:

“你就是王冲?”

李亨上下打量着王冲,一脸的惊奇。在大唐,这个名字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家世去衬托了,因为他本身就已经相当的出名。

就连他这个深宫中的皇子都知道,最近京师里出了个了不起的少年,叫做王冲。

坊间传闻,这个王冲还不到十六岁。李亨本来还不太相信。但是这个时候李亨才发现,他的真实年龄恐怕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小。

至于旁边的李静忠就真的是胆战心惊了。

现在的他,还远没有到后世那种一手遮天,位极人臣的地步。他再厉害,也凭的是五皇子的信任,本身却没有任何的权利。

现在的他,还有许多惊惧的东西,至少这个王家的子嗣就让他惊畏不已。

“真是爽啊!”

王冲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只觉得心中无比的痛快。代后世那些对李静忠恨之入骨的百姓,狠狠给他一巴掌,这感觉还真是舒服啊,简直比练功突然了一个境界还要舒服。

未来的那个大唐奸相李辅国,身边找了不知道多少高手。别说掌掴他一下,就连靠近他身边都做不到。

三百丈内,一只蚊子飞过都会被掐灭!

各路的邪道、魔道、宗派高手更是不知道多少,保护的真是水泄不痛。

那些想要剌杀李辅国的高手,不知道多少人就死在李辅国的三百丈外。

不过现在的李静忠,还不是后来的李辅国,身边更没有那么多正邪高手保护。

在自己面前连反手都做不到,想想还真是解气啊。

“如果现在就干掉他的话,想必未来就少了一个大奸相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

李静忠,或者说李辅国第一个以太监身份坐上宰相的宦官,真正是首开太监以宰相身份,大权独揽,干预朝政的先河。

未来,大唐一厥不振,陷入灭亡的泥诏,这人是始作俑者。如果现在杀掉他,说不定,未来就会少了个大奸相。

大唐也会多一线生机。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王冲脑海里闪了一闪,很快就被王冲自己掐灭了。

剑有双刃,有正面,就有反面!

李静忠虽然是个祸国殃民的大奸臣,但却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皇子李亨的早期生涯,这个人还是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他心思深沉,奸计百出,在其他激烈的皇子争夺中,帮助李亨一次又一次的躲过其他皇子的各种暗害。

这也是李亨对他无比信任的原因,甚至挨了一巴掌都不骂他。但这也直接造就了未来大权独揽入的大奸相李辅国。

不过,王冲不想动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早期的皇子李亨,因为出身的问题,加上身体孱弱,无法修练武功的愿意,造成性子上有些不思进取,不求上进。

但是这和李静忠心中的权术yuwang是截然相反的。

所以在早期的过程中,李静忠一直在不停的督促,催促,甚至“逼迫”李亨,希望他能够奋发向上。

在这一段时间,两人利益一致,目标一致,可以说李静忠在竭尽他所有的能力,帮助李亨。

这是两人的一段“蜜月期”。

“看来,李静忠刚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打了李亨!”

电光石火间,王冲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怎么回事了。五皇子李亨宿到了昆吾训练营来,躲到了这深山树林中,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但是李静忠想要的是权术,是至高无上的权利、荣耀和野心。

两人刚刚必然就是因为这个发生了争执。

“殿下,得罪了。我也没想到殿下和我居然在一个训练营。”

王冲道,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李亨。

“呵呵,王公子客气,能在这里看到九公的子嗣,我也非常的高兴。”

李亨笑道,真的是风度翩翩,性格很好,谈到王冲爷爷的时候,神情也颇为尊重。

九公和当今圣皇君臣相知的故事,早就在深宫诸皇子、皇女中传得耳熟能详。

做为皇子,没有一个不梦想自己未来登极的时候,有这样君臣相知的佳话。

“君待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在九公告老辞官之后,圣皇甚至都专门辟了一座四方馆挽留九公,事事询问,惩罚他的意见。

李亨做为皇子,听到了这种故事,内心自然也是羡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