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新的气象(二)/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二十章

整个止戈院里,人群熙熙攘攘,原本只有王冲、赵敬典等人的止戈院,现在达到了近百人之多。

嬉戏的,玩闹的,什么都有。

王冲的止戈院,本来只是用来招收昆吾训练营中的考生,但是因为龙威和神威两营的加入超出了王冲原本的计划,所以使得止戈院反而一时不够用了。

“公子!”

大门外,一名方头大耳,相貌普通,并不起眼,但神情意志却又极为坚毅的少年看到王冲,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今天预约考试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公子前去测试他们。”

说话的时候,不卑不亢,却又极为尊重,不是王冲身边的赵敬典,却是王冲从龙威训练营中挖来的魏安方。

王冲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现在的魏安方正是他最落魄,最不得意,也是最受排挤的时候。

更重要的是,魏安方还在龙威训练营中得罪了家族中的长子,所以当王冲的邀请函到来的时候,魏安方简直是喜出望外,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答应了。

凭借着王冲的这一纸请柬,魏安方轻而易举的就摆脱了来自家族和长兄的压力。

——魏家正愁怎么样搭上王家的关系,王冲的请柬来的正是时候。

而魏安方的能力,也没有让王冲失望。

他展现出来的能力虽然不是太优秀,太突出,但是所有王冲安排下来的任务,他都可以轻轻松松,有条不紊,按时按量的完成。

以能力而言,王冲安排的所有任务,他都是可以完美胜任的。

有魏安方的存在,赵敬典终于得以解放。王冲第一时间就把他安排到灵脉上修练去了。

上辈子,赵敬典在自己身边不止是辅助,而且是最得力的战将。王冲可不想因为这些繁杂的琐事而禁固他的天赋和战力。

“嗯,由你安排就好了。”

王冲点点头,跟在魏安方后面,从二楼沿着木梯走了下来。走到转角,迎面两根高杆插着,一根是王冲的止戈院旗杆,另一根,新插上去的木杆。

两名训练营的学生正在两根木杆下站着,周围围了一大群人。

“来吧,看我们谁先上去。”

“来就来,谁怕谁!十两金子!”

“成交!”

两人声音一落,就在众人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中,犹如猿猴一般向着杆顶闪电般纵去。

王冲看到两人矫捷的身影笑了笑。这里本来是他插旗的地方,但现在却变成了众人训练轻松,比较身法的地方。

走出转角,一条条身影正在花园里,水池中,假山上,围墙上捉对撕杀,或剑或刀,不过统统都是木制的。

这是止戈院里大家日常的嬉戏训练。

战斗就应该根据实际情况来。真正的战场,绝不会仅仅发生于平原,山坡,丘陵,河水……各种东西都有可能。

这也是王冲的一种理念。

——“实战”!

所有的训练最终都是为实战做准备的。所以止戈院中,虽然有练功场,但并不大。

更多的,还是提倡应地制宜,实用。

“公子!”

“公子!”

“公子!”

……

看到王冲下来,人群停下手头的工作,站起来纷纷行礼,神情极为尊重。

“大家不必客气,继续吧。”

王冲笑了笑,摆了摆手,众人会意,又纷纷继续自己的事情。这就是止戈院的日常,众人早已习惯了。

有勤奋练功的,自然也有来嬉戏、玩闹的。听到王冲的话,许多人又坐回去,在院子里继续品茶聊天。

王冲的紫藤椅加紫檀木桌子的配置被很多人喜欢,现在院子里已经有十多个喝茶的紫檀木桌子和配套的紫藤椅。

这些并不是王冲准备的,而是其他世家大族的子弟准备的。

葡萄、石榴、释迦果、椰枣,菠萝、无花果……,各种各样来自西域、大食,甚至更远地方的水果堆满各个小桌子,应有尽有。

这些新鲜的水果大部分都是王冲准备的,而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其他世家的子弟弄来的。不少水果甚至还有买过来时的西域冰雪包裹。

而各个世家子弟带来的还不止是这些水果,眼睛往外面瞟了一眼,就可以看到一柄柄巨大宣花大斧从墙头冒了出来。

每一柄宣花大斧都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息!

这些都是池家的铁卫。

——池家从最开始的保守,到现在,终于彻底的转变态度。这些人统统都是池家调派给池思韦的。

当然,表面上是如此。

但实质上,这些池家铁卫全部都是听从王冲的。王冲可以随意的调谴他们。

池家在以这种方式表达对王冲和王家的支持。

不止是如此,止戈院内还有不少其他家族的护卫。灵脉的事情爆发之后,不知道多少世家想要给王冲提供护卫保护。

不过王冲也不是什么都有,只有最强的那些人才会被挑选进来。到现在,还有不少的世家在给王冲寄信,认为王冲还应该多挑些自己家族的护卫。

“小心,小心!——”

正在行走的时候,突然一阵大叫声从耳边传来,蹄哒哒,大地隆隆,烟尘滚滚,五六匹漆黑如龙的俊马几乎挨着王冲擦过,王冲几乎能看到马背上骑士飘起的头发和衣袂。

“该死!”

“又是这群练骑兵的混蛋!”

“你们会不会换个地方啊!”

“这些混蛋是嫌撞不死我们吧?净往人堆里赶。”

……

院子里一群人骂骂咧咧,纷纷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群正在喝茶的世家子弟最是愤怒,那些战马扬起的尘土飞了他们一杯子,一个个纷纷破口大骂。

但那五人只是在前面哈哈大笑。

“徐槿,黄案,张途,你们在干什么呢?都快撞到公子了。”

魏安方在前面,耿直脖子,看着五人的方向神色严肃,厉声喝斥。

“啊!公子,对不起对不起!”

“没看到!”

“这下完蛋了,怎么撞到公子了!”

……

恶作剧成功的大笑声戛然而止,一群人纷纷勒住战马,调过头来,看着王冲的方向神色尴尬,很是不安。

跟其他人恶作剧没有关系,但是差点撞到公子那就是撞过头来。

现在这止戈院里,不管大家原本叫什么公子,现在都开始改叫原名了。现在整个止戈院里,只有一个人才称得上公子,就是王冲。

“去吧,下回小心点。别在人群里冲撞。”

王冲挥了挥袖。

“是,公子。”

众人得令,如蒙大敕,一个个嗤溜而去,很快穿过止戈院的大门,带着滚滚的烟尘往另一座山头去了。

“王冲,我叫这些女孩子过来可不是给你榨果汁的。赶紧给我叫几个过来,给我们打下手。”

正看着这些人离开,突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相拒不远的一个棚子里,尹侯横眉竖立,怒气冲冲,说着说着突然唰抽出背上的长枪,遥遥指着王冲,一副不答应老娘,现在就教训你的驾势。

汗!

看到尹侯这架势,王冲冷汗都流出来了。叫尹侯过来,本来是想让她帮忙,分担自己压力的。

谁想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那些尹侯招进来的女孩子,开始出于女孩子的婉约性格,还会帮忙榨榨果汁,打打下手之类的。

但是被尹侯训斥几次后,现在全部跟在尹侯周围摆开架子练功,一个个巾帼不让须眉。

和那些世家子弟不同,这些女孩子王冲是一个都支使不了。

“安方,你想办法找几个兄弟给尹侯去帮帮忙吧。”

王冲转头望着魏安方道。

“知道了。”

魏安方的脸色也是不太好看,看得尹侯身边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哈哈大笑。

魏安方顿时更加不自在了。

这个地方他从来都是尽量避开了。做为大唐帝国唯一的女侯,连王冲都制不了尹侯,更别说是他了。

以前都是记得的,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忘了。

“这还差不多。走吧。”

尹侯得到满意的答案,这才破颜一笑,挥了挥手,满意的放过了王冲。

“王冲,我呢?你什么时候准备把你的消息渠道交出来?”

王冲还没走几步,就有一条人影闪了出来,挡住了王冲的去路,一脸来意不善的样子。

在她身旁,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嬷嬷同样虎视眈眈的盯着王冲。

不是止戈院的人,却能在王冲的止戈院里横冲直闯,以这种语气跟王冲说话,同时赶也赶不走的,也只有身为皇室贵胄的霓凰公主了。

自从王冲说中了李义潮的事情,这位皇室公主就在王冲这里赖住了,一副随时监视王冲的架势。

“公主,我早就说过了。根本没有什么渠道,一切都是军方的消息。”

王冲微笑着“解释”道,显的非常有耐性。

“你少来骗我。我已经问过了。李义潮丢了黑山的事,在你跟我说的时候,就连北庭都护府都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军方的消息?”

霓凰公主面罩寒霜,毫不留情的揭穿了王冲。

她可不是什么傻白甜,李义潮的事情被证实之后,她第一时间就开始彻查北方的情况。

结果却发现,黑山城池丢失,连北庭都护府都不知道的事情,王冲一个缩在京师训练营里的人居然能了如指掌。

这里面要是没有鬼,那才奇了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