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乌骓光环!/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二十二章

许家是京城的世家大族,虽然不是王家这样的将相世家,但也并不逊色多少。如果能够拉拢过来,绝对会是不小的助力。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许家还远没有被齐王招安。

只是说易行难,许家本身就是庞然大物,在目前这个阶段,恐怕并不见得会臣服哪个家族。

而且许绮琴的性格也是一只骄傲的天鹅,要不然也不会化名跑来和自己较量棋艺了。

要想把她招安过来可并不容易。

更别提,以这位在龙威训练营里的名声,恐怕实力比自己还高得多。要想招服她,恐怕得给她几个下马威才行。

“呵呵!”

想到这里,王冲已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从第一到最后一名,王冲神色如常,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继续下棋。王冲的水平实在是比这些人高出太多了。

看着自己大把大把的棋子被王冲吃掉,棋盘上大块的区域都是王冲的黑子,那些止戈院的考生早就是冷汗涔涔,紧张的虚汗都出来了。

王冲也没有过于为难他们,考察出他们的水平,感觉差不多了,就放他们过了。只有许绮琴那里,王冲没有留手。

如果说对付其他人王冲只用了一二成的实力,那对付许绮琴王冲则至少用了六七成的能力。

就是因为这六七成的实力,许绮琴明明实力远远超过其他人,但输的比其他人还要惨。

许绮琴开始的时候的时候还是秀眉越蹙越紧,到后来,就是紧咬嘴唇,冷汗一滴滴从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渗出来。

再到最后,整个脸色都惨白了。

许绮琴开始的时候还想挣扎抵抗,但是当王冲加大攻势的时候,许绮琴的防线就彻底的溃败了。

败的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惨得多了。

“啪!”

王冲落下最后一颗子,神色如常,什么也没有说,就好像没有看到许绮琴苍白的脸色一样。

“现在开始宣布入围的名单,周耀,徐永元,欧阳春,常吴,孙仲叔……”

王冲开始一个个报入围的名字,被念到名字的人都是一阵欢呼,兴奋不已。不过所有人里面,唯独没有许绮琴或者说许崇的名字。

“好了,魏安方,你安排一下吧。给那些念到名字的人一张令牌,送他们去灵脉修练吧。”

“是,公子。”

魏安方恭声道。

王冲也不多说,安排完这一切,衣袖一甩,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等一等!”

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王冲,许绮琴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指了一圈周围的人,很是不满道:

“为什么他们的棋力统统都不如我,但却可以入围。但我棋力比他们高,还入不了围?”

输归输,明明自己的水平更高,却连进灵脉的资格都没有。这让许绮琴很是不满。

“哼,就你那水平,输了二百多目,还高?哼,什么时候水平提升上来了再来提这事吧!”

“你!”

许绮琴气得脸都煞白了。

王冲却没理她,冷哼了一声,衣袖轻甩,直接就走下了楼梯。嘿嘿,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自己要是没记错的话,可是连姚风都在她手上吃了亏。

现在她竟然自己化名许崇过来,自己也乐得装做不认识。虽然,自己确实不认识她。

要不然,这位要是发起飙来,战斗力只怕不在尹侯之下。

“混蛋!!”

等到王冲一走,许绮琴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上,号称坚硬致密有韧性的紫檀木桌在许绮琴掌下四分五裂,化为齑粉,倒是把周围众人吓了一跳。

许绮琴心知肚明,王冲绝对有针对自己。他和自己下棋时使出的实力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看起来对自己毫不留情。

许绮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说他看穿了自己的伪装?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见得就认出自己是许绮琴吧?

而且就算身份曝露了,他也不见得对自己要这么大敌意吧?完全针对自己。

“哼,看什么,以为我赔不起吗?”

许绮琴丢下几锭金子,怒气冲冲的走了。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许绮琴没有惊动任何人。

在止戈院的大门外,一名混在尹侯尹微凉身边的侍女早早的弯腰等着。

“小姐,怎么样?”

侍女小巧玲珑,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基本只有许绮琴才能听得见。

“算了,走吧!”

许绮琴在棋院二楼的时候还怒气冲冲,但是出了大门,反倒出乎意料的平静下来。

这次灵脉爆光,再加上王冲在昆吾训练营附近招收止戈院会员,几乎吸引了京师所有人的注意。

京城王家一时风头无两,几乎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就连皇室贵胄都掺和了进去。

而王冲做为王家的麒麟子,更是为所有人所熟知。

许绮琴当时在龙威训练营,听到这些消息,心里就是有些不服,想要教训教训他!

只是没有想到……

这次完全是遭到羞辱了。不过尽管如此,许绮琴心中却没有多少生气的味道。

她的脑海中翻来覆去都是王冲击败她的棋路。

尽管向来生性高傲,许绮琴也不得不承认,王冲的棋路竟然异乎寻常的高妙。

以她的棋力竟然完全不是对手。

冥冥中,许绮琴又想起了那个传闻。传闻中,王冲居然在城西鬼槐区和大唐传说中的军神苏正臣老前辈下过棋,而且还赢过。

她对王冲的敌意倒有大半是因为这个。

许绮琴本来是不信的,但是现在,许绮琴居然隐隐有些相信几分了。

“哼,你也别得意,我迟早会击败你的。”

许绮琴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顿时好受了许多。王冲的棋力虽然比她高妙,但许绮琴感觉也高不了多少。

等到下次来,肯定可以击败他。到时候,自己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许绮琴到现在都还是觉得王冲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

“丫头,走吧。”

“可是,小姐……”

“别说了,下回再来!”

许绮琴说着径直往山下走去,到了山下没有人的地方,绣指轻轻在头顶一弹,咔嚓发箍断裂,满头秀发如瀑布洒落下来,落到肩上、背上、胸口、手上。

嗤啦!

右手食指指甲在胸前轻轻一划,身上那件男性的袍子立即裂成两半,露出下面柔软、光滑的白色长裙。

这个时候许绮琴哪里还有原来的一点点样子,完全变成了一个肤白貌美,冰肌玉骨的绝世美人。

整个的气质也变得冷艳无比。

哪怕王冲在这里,恐怕都会感觉惊艳无比。

漆黑的秀发,将许绮琴的皮肤衬得真的有如羊脂白玉一般,真是我见尤怜。

而最令人心动的是许绮琴最一步,只见她从怀里取出一张殷红的胭脂纸,红唇轻沾,立即原本冷艳的气质中多了一丝令人心动的烈焰红唇,如同燃烧的火焰般,惊心动魄。

许绮琴收了胭脂纸,向着远处打了个招呼,“希聿聿!”,一匹事先藏好的马车立即从树林中冲了。

许绮琴裙裾轻抬,就带着小巧玲珑的侍女一起登上马车,一路烟尘滚滚,消失在远方。

……

王冲并不知道许绮琴的事,从止戈院出来,穿过训练营的山谷,王冲直接去了主峰。

在主峰的一座大殿里,王冲见到了自己的教官赵千秋。

“王冲,你怎么来了?”

赵千秋一脸惊喜。

大殿里一片昏暗,王冲进来的时候,赵千秋正坐在一张铜桌面前,认真的做着什么。第一眼王冲还没看清楚,不过第二眼定眼看时,不由笑了起来。

赵千秋面前放的居然是一张棋盘,而且仔细看去,上面的棋局分明是自己上次跟他下的,一个子不差。

“臭小子,笑什么!”

一条蟒蛇般的手臂,膀大腰圆,突然老实不客气的伸了过来,一把揽住王冲的脖子,狠狠的绞住,绞得王冲脖子都红了。

“没有,我哪里敢笑你!”

王冲连忙瓣手腕上的胳膊,慌忙认输。开玩笑,虽然他的力量也增长了不少,但跟赵千秋比哪里是一个等级的。

简直是螳臂挡车一般。

“臭小子!”

赵千秋手臂一推,这才放开了王冲。训练营上,教官和学生之间大部分泾渭分明,只有赵千秋不太一样。

半夜三更,在众人熟悉的时候放虎纵凶也只有他干得出来。同样的,和学生毫无架子,玩闹在一起的,也同样只有少数一些像赵千秋一样的教官做得出来。

当然,赵千秋也不是对谁都这样。自从在棋院败给王冲之后,赵千秋现在根本就不敢教王冲。

相应的,王冲也受了许多束缚,相当自由。

“说吧,什么事,你可是不常来这儿。”

赵千秋笑道。

“教官,我想学习乌骓光环!”

王冲开口道。

“你说什么?”

赵千秋刚开始还是一脸笑意,但听到王冲口中的四个字,浑身一震,脸上的笑容陡的消失了,一脸震惊的看着王冲。

“乌骓光环,我想学习乌骓光环!”

王冲再次重复道:

“我的武功已经达到元气九阶的巅峰,对于规则之力的感悟也是如此。我还需要一门真武境的战争光环。”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你怎么会知道有乌骓光环?”

赵千秋的态度和刚刚比完全变了一个人。看着眼前的少年,赵千秋严肃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