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鸿胪寺的官吏/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二十四章

“驾!”

一夹马腹,小乌如龙跃起,一步跨过层层空间,落到五六丈之外的地方,溅起满天的尘土。

希聿聿,一阵长长的嘶鸣,白蹄乌驮着王冲,往下绝尘而下。

经过几个月的膘长,小乌的身体骨架现在比以前要结实、强健许多,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是已经丝毫不逊于其他的成年马匹了,甚至还犹有胜出。

“臭小子,接着!”

训练营的边缘,一道高大的身影站着,似乎等了很久。看到王冲骑马而至,大笑突然着抛过一件东西来。

王冲侧过身子,伸手一接,握在手里,却是一根拇指大小的竹管。

“……臭小子,什么时候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再打开看一下。说不定能对你有所帮助。”

“哈哈哈,谢了,教官。”

王冲扬了扬手,将竹筒收进怀里,然后马不停蹄飞掠而过,很快消失在了山林中。

……

呼!

秋风籁籁,深山的一座光秃秃的山坡上,几道人影气息昂扬,气势非凡,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在山坡上驻立着。

这几人二十多岁左右,有男有女,举手投足,都有一种人中龙凤的非凡气势。而在他们脚下,一道道荆棘化作光晕从马蹄下震荡着,扩散而出,将几人衬托的越发英武。

真武境!

这几人居然全部都是真武境的高手。

“该到了吧?”

“这么久了,还没出现吗?”

“让这么多人等他,他以为他是谁?”

“昆吾训练营的人就是一点时间观念都有!”

……

光秃秃,裸露出红褐色岩石的山坡上,战马打着喷嚏,几人看起来相当的不耐烦。

“希聿聿!”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希聿聿的马嘶,初时还在另一片山谷,但眨眼之间,就一路向着这里飞速而来。

“各位,久等了!”

战马希聿聿,王冲骑着白蹄乌,从一丛茂密的树叶中穿梭而出,一个飞跃落在红褐色的岩石山坡上。

“应该没错,就是这里了。”

王冲看了一眼三人身后,山坡上插着的一面高高的赤红色火焰旗,心中暗暗道。

龙威、神威,昆吾三大训练营总共有三个联合试炼的固定集合点。根据不同的任何,等级,集合点也不同。

王冲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属于最高等级的龙虎焰光旗,属于三大训练营联合试炼的集合点。

王冲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行动,刚才在山里迷失了一会儿时间,好在提前出发,时间上应该是差不多。

“这几个人好高的修为。”

目光从赤红色火焰旗上离开,王冲很快就注意到了旗杆前的三人,还有他们身下一圈圈往外扩散的真武境光环。

王冲也不知道,这次和自己搭配一起行动的居然全部都是真武境的高手。

“怎么回事?现在才来?”

“让一群人等你,架子太大了点吧?”

“昆吾训练营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吗?果然出身低果然不一样!”

……

王冲刚想开口打个招呼,自我介绍一下,耳边就传来一阵剌耳的声音,三个人打量着王冲,都是面色不善。

王冲一笑,本来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很明显,眼前这三个人把自己当成昆吾训练营那些官吏之后了。

确实,和龙威、神威的人比起来,昆吾训练营中的人出身背景是最差的。像陈不让,就是很普通的猎户之子。

在这方面,双方的等级确实不是一个层次的。

“对不起,是我的迟到了。”

王冲微微一笑,并不生气。很明显,这三个人谁都没认出自己来。

“怎么回事?昆吾训练营怎么就派来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家伙?”

最中间,看起来像某个显赫的世家子弟的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眼王冲,突然好像注意到了什么,骂了起来。

这一下其他人也注意到了,王冲的面相最多就是十五六岁,不超过十七岁的架势,这和他们差了一大截。

能出现在这里的,基本都是十九岁,二十多岁的人,基本都是和王朱颜、尹侯一个档次的人。

他们在自己的训练营里都是相当有名的。

王冲和他们站在一起,确实显得非常突兀。

不止如此,右边国家脸,浓眉的青年还注意到了另外一些东西。

“怎么搞的,居然连真武境的光环都没有?这不是要拖我们的后腿吗?”

王冲的年纪何止是比他们小,就连修为都比他们低很多,跨下的战马居然连真武境的光环都没有。

更别提,那匹马还是一匹幼龄马!

这样的同伴,简直是奇葩了,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这让众人心中越发的不满了。

神威、龙威本来和昆吾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中间就是贵族和平民的感觉。而王冲的表现,则越发的加深了双方之间的隔阂。

“这误会是越来越大了!”

王冲心中失笑。从这三人的穿着,王冲也大约判断出他们的出身世家。在京城里确实是比较显赫了。

不过,真正论背景,这三个人恐怕没一个比得上他。

不过,王冲也懒得解释。

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三位放心,我一定不会拖你们的后腿的!如果碰到危险,你们尽可以丢下我。”

王冲微微笑道,并不动气。

“哼!最好不要!”

最中央的青年冷哼一声,一抖绳缰,希聿聿,人马合一,从山坡上飞纵而下,直往北方而去。

一匹,两匹,三匹,最后王冲也驱策着白蹄乌从山坡上飞跃而下。

落到最后面的年轻女子,看到王冲娴熟至极的飞纵动作,眼中闪过一丝诧然的神色,但很快就回过头,什么也没说,飞跃而去。

两侧树木风驰电掣,飞掠而过,在这种复杂的地带,就显示出战马的能力啊,那种漫布的荆棘,灌木,嶙峋的山石,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战马是很容易受伤的。

三人原来还以为王冲会跟不上,不过很快就发现,王冲的速度完全可以跟上他们。

“哼,倒是有两下子。”

三人冷哼一声,很快不再理会王冲,往北去。

“这是……根本不进京城!”

王冲跟在后面,很快就发现了蹊跷。虽然在树林中看不出来,但是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一行人行动的轨迹绕了一个巨大的弧形,直接绕过京师。

也就是这趟的行动根本不会进入京师。

“不知道这趟到底是什么任务?”

王冲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好奇。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行人终于穿出树林,踏上了官道,一路往北二十多公里,在京城的西北方向,一道人影穿着官服,负着双手,阴沉着脸,站在官道边,在他身后是数名宫廷的禁军。

“鸿胪寺的人!”

王冲眉角跳了跳。在朝廷所有的官吏里面,他最不想见到的就是鸿胪寺的人了。倒不是他和鸿胪寺的人有什么恩怨,而是整个京师的人,恐怕绝大部分的人都不怎么待见鸿胪寺的人。

因为鸿胪寺的人极其袒护诸番的人,不论是大食、条支还是西域诸国,又或者乌斯藏,高句丽的人,只要和诸番的人发生冲突,必定有鸿胪寺的人出现。

鸿胪寺的官吏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泱泱中华,是礼仪之邦,要有容人的雅量……”,所有发生冲突的时候,往往都是中土人吃亏。

在京城里,就连世家子弟都不怎么喜欢鸿胪寺的人。

但是偏偏鸿胪寺又肩负着外交的使命,权利很大。每年诸番朝见的时候,都是由鸿胪寺安排。

而圣皇又很少插手这一块,基本上是听之任之的状态,所以导致鸿胪寺不断坐大。

就算是世家子弟也很少去招惹,要不然被鸿胪寺在圣皇那里参上一本,再加上御史的弹劾,家里在朝中的大人也会相当的头疼。

“鸿胪寺只负责和诸番有关的事情。也就是说这次的任务,……和西域有关。”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

北边的北庭都护府目前正和东西突然汗国关系紧张,处于敌对状态,鸿胪寺的人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和突厥人有关,那么剩下的就很容易猜了。

在所有的诸番之中,鸿胪寺最关心,最在意的就是西域诸国和大食、条支、身毒的关系。

一来故然是因为这条道路路途遥远,远比中土到突厥草原的距离远得多,而且充满了艰险。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条道路,途经的区域太不稳定,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丝绸之路!”

王冲脑海中闪过这条道路的名字。

在大唐,现在还没有这种叫法。不过王冲已经大概知道这次的任务和什么相关了。

即然王冲是出自平民的昆吾训练营,那这次的事情自然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为首的那名龙威训练营的青年很快上前,和那名鸿胪寺的官吏完成了交接。

鸿胪寺的官吏点点头,随即转头望向众人。

“你们一路往西,去第一个征集点,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先提前警告你们,一旦参加行动,中途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退出,一切必须完全服从命令,否则一律严厉惩罚!”

说到最后声色俱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