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惊觉危险!(一)/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四十章

轻风徐徐,树叶如涛声回应。

王冲站在山顶一颗红色的枫树叶后,缓缓的运功调息。在他的体内,一bobo的血色的元气如蟒蛟一般,在他体内沸腾、盈荡,最后又被王冲抽丝剥茧般,一缕缕的捋顺,然后沿着某种特殊的循环,贮存在丹田深处。

这些血色的元气都不是王冲本身的,而是小阴阳术源源不断从那些山贼那些抽取过来的。

在剿灭山贼的这些日子,王冲几乎每天都天都能吸取到各种山贼的元气,在这些元气的充盈下,王冲身上的气息是越来越高,力量越来越强,连小阴阳术都突破了长久以来的瓶颈,达到了一个小的巅峰。

现在,在各种元气的滋养下,王冲明显感觉到小阴阳术现在抽取能量数要比以前多了很多。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王冲还没有突破到到真武境,因此这些能量都没有办法利用。

所有汲取到的能量全部被王冲以一种特殊的手法,储存到了丹田气海底下深处的某个特殊部位。

这是王冲前世的一种贮气的隐秘法门。

这种贮气法门的好处,就是可以在元气达到巅峰,无法再提升的情况下,将额外的能量贮存在体内,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王冲现在的实力还无法与以前相比,但是这种贮气法门依然可以在现在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大人!”

就在王冲躲在树下,闭目调息的时候,一阵洪亮的声音传来。王冲睁开眼,只见破碎的山寨木门里,一名气势昂扬的大唐骑兵正腰挎长刀,大步走了出来。

“大人,战斗已经结束。白小姐,亲自出手,抓获了一名匪盗,不过,白小姐让你亲自过去,说是有事和您相商。”

那名骑兵走到王冲面前,恭恭敬敬道。

“哦?”

王冲眉头微微挑了挑,有些意外。白小姐自然就是白思菱了,由于白思菱是女子,所以私底下,王冲这边的亲兵都称呼她为白小姐。

白思菱一般的事情是不会叫他的,她即然请他过去,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这让王冲不由暗暗好奇。

“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王冲说走,从腰上取下褡裢,打开口子,露出里面满满的黄豆,放到小乌的面前,拍了拍它的脖颈,看着小乌欢快的把嘴巴伸进褡裢里,这才转身往里走去。

穿过一重重的寨门,在这座山寨的最深处,王冲见到了白思菱。这位京城白家的小姐坐在一张虎皮大椅上,周围是七八个带刀的骑兵,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一片凝重。

“怎么了?”

王冲笑道,一边从门外走了进来。这样严肃的白思菱可是不常见。

“出了点问题,这个家伙是山贼的首领,你自己问吧。”

白思菱雪白的罗袖抬起,一根羊脂般白皙的手指伸出,指着地上被五花大绑的一个汉子。

“哦?”

王冲的注意从白思菱身上移开,这才转移到地上那名汉子的身上。这汉子大概三十多岁,七尺左右,看起来非常仗义,很有一股豪杰气概。

“难得!在山贼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

王冲眉目一扬,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

相由心生,山贼干的就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因此气势上向来好不到哪里去,一惯的都是横眉怒目,凶形恶相。

像这汉子模样的,倒是少见。

王冲心中顿时产生了一丝好感。

“你就是这座山寨的寨主?”

王冲走了过去道。

“是!”

那汉子挺直了身子,回答的干净利落:

“我们虽然是山贼,但是从来不劫掠汉人,不侵扰官军,你们不该抓我,更不该杀我的人。”

“哈哈哈,做山贼做得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倒也是少见。山贼打家劫舍,干的就是这种营生,难道还能变出什么花来?而且,朝廷一向对西行的道路安全非常重视,打家劫舍朝廷是怎么处置的,你应该知道吧?莫非,你以为没有打劫汉人,就可以幸免于难吗?”

王冲听到这人说话,也是乐了起来。

那汉子沉默不语。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来换我和几个兄弟的性命。”

那汉子沉默片刻后道。

“说说看,什么消息可以保你一条性命?”

王冲不置可否道。

“一个可以救你们性命的消息。”

那汉子道。

王冲没有说话,瞥了一眼旁边的白思菱,只见白思菱神色如常,显然,她早就已经听过了。

“继续说。”

王冲收回了目光,看着那名山贼寨主。

“你们之前是不是剿灭了大量山贼?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后来有很多山寨里面整个都是空的。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那想说什么?那些山贼逃走了,所以我们就变得有危机了吗?”

“呵呵,如果我告诉你,那些逃走的山贼全部都去投奔一个人了,你会怎么想?”

……

四周围突然一片寂静。王冲嘴唇张了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扭头望向一边的白思菱,却见白思菱认真的点了点头。

没有人说话,那汉子盯着王冲,气氛一片凝重。

所有逃跑的山贼,都跑去投奔了一个人!

——只有亲身经历,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这句话拥有多大的份量。

这一路过来,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王冲早就发现有很多山寨都是空里。

里面人去楼空,一个山贼都没有。

这个现象,王冲其实早就发现了。不过,王冲一直都没有往心里去。

——山贼知道官军到来,望风而逃,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但是现在,这汉子居然说所有逃跑的山贼都跑去投靠了一个人,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十几个山寨的山贼,加起来至少都是数百人,这股势力可是不少。

“继续说!”

王冲沉声道。他绝不会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冒然轻信,同样的,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自大,就无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铁衣马贼,他们的首领李铁衣心狠手辣,武功高强。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有一套铁衣功,刀枪不入,可攻可防。在陇西至京师的这段地界,他是真正的第一高手。”

“而且,这个人无法无天,百无禁忌,极度危险。我们做山贼,打家劫舍那是家常便饭。但是再厉害的山贼,也知道不能和官军相抗衡。但是铁衣马贼不同,他们连官军都敢劫杀。在此之前,至少有六七拨的官军,死在了李铁衣的手里。李铁衣也因此名声大躁,在山贼和马匪中极有名望。”

“另外,李铁衣是马贼,来无影去无踪。朝廷也曾经缉拿过他。但是只要朝廷势大,来的人数稍微一多,李铁衣就会立即远遁西北,藏匿深山。等到风头一过,他又会重新出现。而如果出现的官军只是一小股,李铁衣就会顺势剪灭,以壮自己的声威。”

“陇西到京城之间的地界,所有的马匪,山贼都视他为头领。现在,据说他手下已经聚集了四五百的马匪、山贼,人数极其众多。”

“你们这次剿匪,做的太过了。很多山贼上上下下,一个都没有逃走。很多人都害怕了,都跑去投靠了李铁衣。想要拉李铁衣来对付你们。之前就有山贼叫我一起去,我只是不耻李铁衣的为人,所谓民不与官斗,我们做山贼的,打家劫舍只是为财而已,但李铁衣就是纯粹为杀而杀了,连官军都不放过,就真的太过了。所以才没和他们一起。”

“不过,不久之前,我收到铁衣马贼的江湖帖子,要邀齐周围的山贼、马贼,一起对付官军围剿,行动就在近日。我想西行路上,最近就只有你们一伙了。没有意外,李铁衣的目标应该就是你们了。”

那汉子开口道,说着一边目光在室内众人身上掠过。特别是王冲和白思菱,停留的时间更长。

显然,那汉子也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才是此行的真正主角。

“那张帖子呢?”

“在这里!”

说这句话的不是那名汉子,而是一旁坐在虎皮大椅上的白思菱,她的手指一翻,从宽大的白色罗袖里面取出来一封红色的帖子,用两根手指夹着,递了过去。

帖子表面,一个黑色凸出的恶鬼,凶神恶煞,恶形恶相,看起来极其可怖。

“铁衣令!”

在恶鬼的下方,王冲看到了三个苍劲雄浑,仿佛铁勾勾出来一样的大字。

“日月乾坤,清气其上,浊气其下,各安其道。蛇有蛇行,鼠有鼠道,今八十官军不顾军令,欺压绿林,我辈好汉死伤无算。现诚邀天下英雄,一起赴会,正绿林秩序,扶官军威严,斩杀八十叛乱官军,以正其法。”

落款是,李铁衣!

王冲看着这行帖子上的字,皱起了眉头。那汉子说铁衣贼的首领心狠手辣,百无禁忌,但这帖子写得文皱皱的,完全不像是一个枭雄、巨魄的头吻。

“帖子是铁衣贼的军师周安写的。李铁衣的那些文书卷宗,一直都是由他代写。铁衣令同样是同此。”

那汉子似乎知道王冲在想什么,跪在地上解释道。

“八十官军,他们居然连我们多少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白思菱也在一旁道,那一双好看的眉头都拧成了川字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