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突袭!/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四十七章

“呵呵,公子真是伶牙利齿。不过,如果畏惧的朝廷的律令,兄弟们也不会落草为寇,占山为王了。既然吃的就是这口饭,脑袋自然早就挂在裤腰带上了。难道还会畏惧官军?”

“而且官军杀也杀了,这也不是第一拨了。兄弟们不会以为还有回头路吧?”

战阵后方,铁衣马贼的军师周安突然开口了。这个少年气势太强,三言两语就被他把一群刀口舔血的兄弟说得气势低落。

周安心知肚明,如果还不阻止他,说不定还真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

“呵呵,说起来到是公子,年纪轻轻,对我们山贼、马匪的手段居然这么了解,而且动起手来,寸草不生,鸡犬不留。那一百多个人,公子说杀就杀,脸都不见白一点。周安还真是佩服。京师那种地方还有公子这样的人物,还真是让周安意外。”

“看来,日后公子若是鹏举,我们这些兄弟退避三舍,远远的避着公子了。”

“这个家伙倒是厉害!”

王冲目光一扫就感觉出来,这个铁衣马贼的军师三言两语就重新调动起了众匪的气势,那一双双眼睛看着自己,充满了敌意,甚至是杀机。

“阁下就是铁衣马匪的军师周安吧?”

王冲踏马上前,遥遥盯着李铁衣旁的中年文士,他的眼神锐利,毫无气弱之势。

轻风徐来,吹得王冲满身衣袍猎猎,其气场之大,就算跟了王冲很久的众大唐铁骑都从未见过,令人心折不已。

“这个小子,身上到底蕴含了多少秘密?”

白思菱看着王冲欣长,挺拔的背影,美眸中异色连连。龙威训练营中人才济济,世家大族的公子、世子她也见得不过。

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和眼前的王冲给她的感觉相比。

大将!

白思菱搜枯烂肠,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王冲现在流露出来的气势就像一个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战场大将。

在他的面前,不管对面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马匪,山贼,又或者是自己一方的大唐铁骑都不自觉的被压下气势,唯他马首是瞻。

甚至就连和他不对付的徐乾、黄永图等人,都在不自由的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尽管他的境界修为其实比很多人都低。

王冲却不知道身后众人的心思,他的注意力此刻全部到了对面铁衣马贼首领身旁的中年军师身上。

“……阁下也是饱读诗书之士,为何不去考个功名,搏个出声。难道孔孟之书也教人落草为寇,打家劫舍,占地为王吗?”

“呵呵,这就不劳公子费心了。首领大人对在下有救命之恩,蒙他看重,在下也愿意效犬马之劳。倒是公子,你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救出你那些同伴吧?”

“另外顺便说一句,在这里,只有首领大人一个人说了算。你就不要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

周安拈着胡须微微笑道。

“哈哈哈,小子,你还真是有点能耐。看在你杀了我手下一百多号人,也算是个人物,我给你个机会,放下武器,立即投降,说不定还有机会救下你的那些同伴,要不然的话,不管你还是他们,都是死路一条!”

铁衣马贼首领李铁衣哈哈笑道,洪亮的声音犹如雷鸣,震动四方。

“对面的匪首,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放下武器,岂不死的更快?”

王冲冷笑道。

“那就没办法了。因为你们不放下武器,他们死的更快!——进攻!”

声音一落,李铁衣笑容一敛,手臂一挥,指着远处的徐乾、黄永图等人,脸孔上流露出一丝冷酷、残忍之至的神色。

“轰隆!”

原本还处于围而不攻状态的山贼、马匪突然如同一架巨大的机器,轰隆隆运转起来。五六百数量的山贼、马匪一起发动,那股气势排山倒海,是极其惊人的。

“希聿聿!”

战马嘶鸣,山贼在前,马匪在后,甚至还有弓箭助攻,密密麻麻,直朝徐乾、黄永图他们淹过去。

“不好!”

山坡上,徐乾、黄永图等人神色大变。他们刚刚才得到王冲他们铁箭射过来的丹药,休息、恢复还没多久,没想到铁衣马贼这就发动总攻了。

“起来,快起来!”

“该死!”

“混蛋,你在干什么?快放下武器啊!你想害死我们吗?”

“你疯了,他们放下武器,我们死的更快!”

……

山坡上,黄永图破口大骂,试图让王冲他们放下武器。但迎接他的是张辚和徐乾的怒火。

黄永图是口不择言,但徐乾、张辚深深明白,如果王冲他们放下武器,那真的是没有希望了。

所有人都死定了。

“快准备工事,不要让他们冲过来。如果守不住,随时突围!”

张辚赶紧发布命令。二十六个真武境的大唐铁骑还有一战之力,短时间内还可以坚持得住。

“怎么办?”

白思菱下意识的望向了王冲。

铁衣马贼突然发动对徐乾、黄永图的攻势,官道上众人也是一片大乱。

“不要慌,所有人听我的命令!冲!不要留手,杀过去!”

王冲目光如电,神色冷静,迅速的分析着场中的形式,下一刻,就在白思菱惊愕的目光中,王冲大手一挥,带领着四十名大唐铁骑,轰隆隆,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往无回的杀入了铁衣马贼之中。

“杀!”

“杀!”

四十余大唐铁骑夹着刚刚击杀一百名山贼、马匪的威势,如同凶猛的巨兽一般,轰隆隆杀入了密密麻麻的铁衣马贼之中。

战马冲锋的速度远比铁衣马贼移动的速度快得多,第一波山贼甚至还没有冲到徐乾、黄永图他们面前,王冲等人的战马就已经如同一根根巨槌般,撞入了密集的人群中。

相同的一幕再次发生!

“轰隆!”

凄厉、惊慌、恐惧的惨叫声中,数以十计的山贼、马匪轻若无物般被战马冲击的力量,高高抛起,飞到了半空之中。

噗噗噗噗!

密集的枪阵直剌而下,一个眨眼,就是成片的山贼、马匪倒下。光环与光环连成一片,枪林与枪林化成波潮,在冲锋起来的大唐正规军面前,山贼、马匪根本无可匹敌。

“啊!让开,快让开!这些家伙发起进攻了!”

“快挡住他们!啊!”

“让开,快让开,让我过去!”

“救命!啊!”

……

王冲这一波的袭击非常突然,而战马冲锋起来的速度更是让人始料不及,很多人明明看到了,却根本来不及反应。

只一刹那,成片的山贼、马匪犹如败草般倒下,残肢断臂满天飞舞。

凭借着压缩性的实力,官道东侧的山贼、马匪前线第一时间就彻底崩溃,并且崩溃程度迅速向着后方蔓延。

人群一片混乱。

山贼马匪的强悍、凶横,在官军真正的冷酷、无情,以及机器般极有效率的收割面前,根本无足挂齿。

山贼、马匪大叫着,疯狂往后逃窜,恐慌在人群中迅速的蔓延,并且有蔓延向整个大军的趋势。

“混蛋!”

铁衣马匪首领李铁衣勃然大怒,这边攻击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王冲那边马上就要把东边杀得大败亏输了。

“调集弓箭手密集对准东边,派一百个兄弟过去,配合其他投靠过来的山贼,全力剿灭他们!”

“是!”

一名铁衣马贼的头目迅速领命而去。

岩石旁,铁衣马贼的军师听到这个命令也不由苦笑。知道那小子不容易对付,但是真正见到的时候,才知道他到底有多难对付。

那四十大唐铁骑在他麾下凶猛的简直如同巨兽一般,铁骑冲锋的威力甚至将一些山贼连人带马,一起冲锋到了十余丈的空中。

这股气势太可怕了!

照这样下去,如果专攻山坡上的**,而不管东边的王冲他们,只怕铁衣马贼成功了,也要损失惨重。

“这下麻烦了!”

周安苦笑。

这一刻,他才恍然发觉,这一伙的**比他想像的还要难对付的多。

“左翼往左,右翼往右,先别理会山坡上的**,别进官道,**在官道上威力最大,从两侧的山坡上包抄过去!”

周安还是迅速的调动兵马,发布一连窜的命令,让这些乌合之众的山贼、马匪按照自己的意思调动起来。

五六百人的山贼、马匪在周安的调动下,很快有了章法,舍弃中央的官道,而是从两侧山坡的树林绕过去,如翼状包括官道上的王冲等人。

周安的目光一针见血,只是交战的瞬间,就判断出来,在官道上绝对不是王冲他们的对手。

战马利用平地冲锋,但对于复杂的地势,反倒威力大减。

只要绕过他们的锋芒,从两侧山坡上攻击,就能极大的钳制他们。

“撤!”

眼看两翼的铁衣马匪就要完成对王冲他们的包抄,没有任何的犹豫,王冲左拳举起,五指张开,下一刻,王冲麾下的二十名铁骑分成两队,前后反复折回踩踏,冲击,将铁衣马贼东侧的阵线踩得支零破碎,先掩护白思菱他们撤退,然后再是自己撤退。

一些山贼看到就要完成包抄,觉得有机可趁,拼死的涌上来,想要拖住王冲他们。但被王冲两波铁骑来回折冲踩踏,碾的支离破碎。

“希聿聿!”

战马嘶鸣,在铁衣马匪的包围圈最后合拢之前,如同蛟龙一般,从官道中笔直的杀了出去,冲出了重围。

两股官军,一前一后再次合拢,排成整齐的阵列,与密密麻麻的铁衣马匪遥遥对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