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中计!/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五十一章

“看来,我们来的时间刚刚好。”

荆棘后面,一个满脸络缌胡,又黑又浓密的突厥人探出头来,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狰笑。

“还有生火造饭啊!看起来他们毫无准备啊!”

另一个胳膊粗壮,肌肉虬结的大汉骑着大马,同样从荆棘、灌木后面探出头来。他生着一张国字脸,却是纯正的汉人。

“是啊,军师的策略又怎么可能有错。嘿嘿嘿,军师让我们绕到后方,等到他们在前方攻击那伙官军的时候,把他们吸引过去的时候,再前后夹攻,彻底的截断他们的退路,将他们全部击灭。不过,我突然有个更好的注意。”

满脸络缌胡须的突厥人看着山下滚滚的青烟,嘿嘿狞笑起来,神色冷酷而残忍:

“或许,我们可以趁他们生火造饭、毫无准备的时候,给他们一个突然袭击。就算他们再厉害,也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从天而降。只要我们能够瞬间击杀他们一半的人手,余下的人将不足为虑。”

“胡狼,你疯了?”

身边胳膊粗壮,肌肉虬结的大汉听到这话吃了一惊,猛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想要改变军师的计划吗?”

“嘿嘿嘿,长刀,你没有去过塞北,不知道塞背的恶狼。他们狩猎的时候,会躲在灌木丛里,山石里面,草丛中,慢慢的逼近,然后在猎物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扑出,猛然发动攻击。这样被攻击的猎物,很少有能够逃脱的。”

“他们只有四十个人而已,而且现在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放下了武器,离开了战马。这是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再没有比现在攻击他们更好的机会了。在草原上,如果是我们突厥人的军队,看到这样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军师现在是不知道我们看到的情况,如果他知道,他也一定会同意的。”

胡狼嘿嘿狰狞,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那猩红的舌头卷了一下,居然舔到了鼻尖。

胳膊粗壮,肌肉虬结的大汉脸上阴晴不定。

“至少,我们也应该告诉一下军师,询问过军师的意见后再做决定吧?”

挣扎许久,肌肉虬结的大汉终于开口道。

对于军师,他极其的尊重,几乎是本能的,他并不想破坏军师的计划。

“呵呵,军师是汉人,你同意他我也可以理解。事实上,对于军师我也非常的尊重。他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不过,你要想好,这些官军生火造饭,最多也就是几柱香的时间。你从这里传信回去,地形复杂,很难行走,需要绕个大圈。一来一回,时间早就错过。——除非你从这里直接跑过去告诉军师。”

“但是这样,一定会被山坡上那群被包围的官军发现。只要他们叫上一声,这边有了准备,我们一样白费功夫。到时候,我们行踪曝露,这些人要跑就更加容易。”

胡狼开口道。他微微眯着眼睛,眼睛里迸射出野兽般幽幽的光芒。

草原上的突厥人驰来驰去,没有汉人那么丰富的文化,也没有那么细腻的心思。

但是突厥人却并不是笨蛋,特别是在战争上面。

事实上,在铁衣马匪里面,胡狼是属于少数极有战争智慧的突厥人。甚至连匪首李铁衣也对他极力赞赏。

要不是对他青睐和重视,他也不会被选为这次任务的首领,带着众兄弟执行包抄后方的任务了。

事实上,在铁衣马匪里面,除了首领李铁衣和军师周安,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三号人物。

不管是他的凶悍,勇猛,还是对战机的把握能力,都深受兄弟们的推崇。

“长刀,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我们绕到后面,截他的后路,按照军师说的,等待时机,里应外合,一举包抄他们,断掉他们的退路。这样,非常保险,但是并不能起到突然袭击的作用。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和兄弟们战斗在一起了,我们的作用仅仅是将他们包围而已。”

“到时候,这些官军全部死伤殆尽。但是兄弟们也一定会损失惨重。能让军师特别叮嘱我们包抄后面,绕这么大个弯,费时费力,对方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第二个,就是我们现在发动进攻。你可以一边向军师发信号,让他们配合一起攻过来。另外,为了防止其他溃散的官军逃跑。我可以特别抽出一支三十人的队伍,绕到后方,把守官道,抄他们的后路。一旦有官军出现,立即将他们一一击机。这是目前最稳妥的方式。”

“这样子,我们损失的弟兄会最少。对他们的打击会最大。但是会违背军师的命令。长刀,你选一个吧!”

胡狼扭过头,望向身边的汉子。

此行就以他们两个为首,不管战还是不战,任何行动都必须要两个人统一意见,然后才开始行事。

——这是铁衣马贼的规矩。

胳膊粗壮的汉子一言不发,脸上变幻不定。军师的命令和眼前的绝佳时机在脑海中交替闪现,终于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

“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虽然有些违背军师的命令,但是有一点胡狼是没有说错的。现在的那伙官军确实是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这个时候袭击他们,居高临下,战马的速度发挥到最佳,确实是付出代价最小的方式。

“嘿嘿,长刀,恭喜你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

胡狼嘿嘿一笑,似乎早已预料到长刀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勒缰绳,胡狼调过头来,缩回到了荆棘后方。

“兄弟们,准备好了……”

浓密的荆棘后方,是一匹匹高头大马,马背上一名名马匪,一个个神情凶猛,气息强悍,太阳穴高高隆起,在他们的马下,是一圈圈荡澜的真武境光环。

“杀!——”

片刻之后,大地震动,山林咆哮,战马奔腾,七八十名真武境的铁衣马匪如同猛虎下山一般,从高高的山峰上纵跃而出。

陡峭的坡形地势,使得战马的冲剌速度得到了最大的发挥,短短二三十丈,一匹匹战马就达到惊人的速度。

轰隆隆,烟尘滚滚,整座大地都在战马的铁蹄下震颤。

五十丈,七十丈……

只不过瞬息的时间,成群的马匪就已经跨过了大半的距离,而且速度还在增加。而山底下的大唐官军甚至还来不及反应。

“兄弟们,杀光他们!”

“军师有言,他们身上可是还有几百万两的黄金!”

“别让他们逃了!”

“杀啊!——”

……

滚滚的烟尘混杂着落叶和杂草,冲上云霄,一名名马匪怪啸着,尖叫着,被即将到来的激战剌激的血脉贲张,兴奋到了极点。

王冲可以凭借战马,在官道上冲锋再冲锋,将大唐铁骑的威力叠加到极点,发挥出远超自身的实力,而马匪们同样可以做到。

当速度叠加到极点的马匪冲剌下来,就算眼前是一块巨石,也一样可以踹开、踹裂,更别说是山底下,官道上的那些血肉之躯了。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众马匪就已经站到了胜利的天平一侧。

……

“报告,发现那些**正在官道上生火造饭。”

与此同时,远远的,茫茫的山贼、马匪后方,一名虎背熊腰的马匪斥侯穿过人群,在军师周安面前躬身汇报。

“报!胡狼大人和长刀大人传来消息,发现敌人在生火造饭,准备发动突然袭击,击溃对方!希望军师大人配合。”

就在此时,战马蹄哒,另一名传信的马匪一个翻身,从战马上飞跃而下,同样出现在李铁衣和周安的面前。

两封情报一前一后,几乎是同时到达。

“什么?”

听到消息,军师周安几乎是瞬间变了脸色。他传达的命令可不是这样子的。然而还没等待他反应过来,耳中就听到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几乎是隔了很远都能听到。

周安一时间懵住了。

太快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而且完全不是他计划中的样子。

“周安,接下来怎么做?”

李铁衣也有些怔住了。军师的计划还是告诉过他的,眼前这一幕明显和军师告诉他的不一样。

胡狼和长刀明显打乱了他的节奏。

但是胡狼和长刀是他麾下的老部下,他相信他们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周安脑海中此起彼伏。毫无疑问,出现了一个变数:

**在生火造饭!

胡狼和长刀正是发现了这个,才突然改变了计划。在对方生火造饭的时候,突然发动袭击,这一点,就算周安都无法责怪。

“我问你,你在前方侦察的时候,有没有闻到饭菜的气味?”

周安突然开口道。

“啊?”

被问到的马匪斥侯怔住了,他没想到军师会问到这个:

“这个……我没有靠的太近,好像没有闻到。”

“不好!那小子太狡猾,胡狼他们中计了!”

听到这句话,周安脸色如土:

“首领大人,赶紧带齐兄弟们出手,要不然就迟了。其他人,全力围攻山坡上的官军,能不能帮助胡狼他们,就看现在了!”

周安脸上一片惶急。

“什么!”

听到这句话,巨石周围,所有人瞬间变了脸色。就连李铁衣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