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怕的李铁衣!/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五十四章

“就是现在!”

远处,听到身后接二连三,绵绵不断的坠落声,和战马嘶鸣声,王冲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双锋矢阵形!冲锋!”

声音一落,由极而动,四十条战马全部停了下来,天地之间死一般的寂静。

但这极致的寂静,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度的不安和肃杀。

“轰隆!”

大地隆隆,四十二匹战马鬃毛猎猎,同时长嘶,瞬息之间调过头来,以雷霆万钧之速化为两支锋矢阵形,向着陷坑后的方向电射而去。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声响中,四十二匹战马化成双锋矢阵形如同长风破浪,在大地上狠狠的冲入了混乱的铁衣马贼之中。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刹那的撞击,无数的马匪在这一击中纷纷被撞飞,巨大的战马甚至整个撞塌。

“小心!——”

“官军来了!”

“挡住他们!”

……

凄厉的喊叫声夹杂着极度的恐惧响彻整个官道。看着队伍最前列那个年轻的身影,无数的马匪眼中浮现出了极度的恐惧和恐慌。

那个人!

又是那个官军的少年!

到现在,已经有接近二三百人的兄弟死在他率领的大唐官军麾下了,其中还包括像胡狼这样备受尊崇的头目。

而连番的大战,他自己率领的官军受到的损伤却微乎其微。

现在,就算是最凶悍,最残忍,最悍不畏死的马匪,看到那名年轻身影率领的铁骑都会感到深深的感觉。

轰隆隆!

人仰马翻,鲜血飞溅,人头,残肢满天飞舞,一如最开始的那样,王冲的铁骑再次轻而易举的将挤成一团的马匪前后贯穿。

而且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是两次锋矢阵形同时贯穿。

战马和马匪不停的被震飞,光环与光环连同一片,那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响彻整个官道。

一次, 两次……

两支锋矢骑兵以惊人的速度将聚集的马匪反复凿穿,相同的一幕再次上演,刚刚凝聚起士气的马匪再次崩溃了。

而且是在人数远少于自己的对手面前。

骑兵冲锋从来都不需要和对手相同的数量,只要反复凿穿对方的阵列,打击对方的士气,混乱对方的阵形,接下来要做的仅仅只是收割而已。

王冲戎马一生,当了一辈子兵马大元帅,手下统领了不知道多少骑兵队伍,对于骑兵的这种冲锋特性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

在战场,骑兵用得好,完全就是一只成片收割性命的死亡兵团。

一群马匪而已,连兵法都不知道,更别说是理解骑兵统御之术了。

“成功了!”

看着四周溃散的马匪,白思菱喜不自禁。换做今天之前,她从来不敢相信居然可以面对这一只数量这么大的对手。

而且还能够战而生之。

这是白思菱第一次见识到骑兵的恐怖威力,这次经历给她留下了永生都难以磨灭的印象,并且影响了她的一生。

“太好了!公子,你成功了!”

马松心中的兴奋和喜悦同样无法言语。

做为身经百战的老兵,马松在军队中服役超过了十年,跟随过许不同的将领,也参加过许多的大战。

眼前这场和马匪之间的战斗,远远算不上他经历过的最激烈和最凶险的战斗。在激烈的战场中,他随随便便就能找出无数场比这更加凶险的战斗。

马匪再强悍,也比不上诸番的正规军!

但是毫无疑问,没有一位将领能比眼前这位世家少年给他更深的印象。

以四十名骑兵对抗十倍数量于自己的马匪,而且损伤还微乎其微,马松见过的将领,没有任何一位能够比得上眼前这位少年。

眼前这位,对于骑兵的战术熟稔已极。四十名铁骑的威力在他手中发挥的淋漓尽致,登峰造极。

马松甚至觉得,整个大唐恐怕都再没有一位将领能够比王冲,更好的发挥出骑兵的威力。

轰隆隆!

兵败如山倒!

王冲统领的骑兵根本不单打独斗,而是集中优势兵力,组成阵形,反复凿穿,打击。

每一名马匪往往面对的不是一个骑兵,而是一群骑兵。

这样的战术一来可以轻易的战胜对手,二来,也可以将骑兵受到的伤害减到最少。所以战斗到现在,王冲带领的骑兵虽然也有受到损伤,但基本没有出现减员!

这样的结果,在别人看来简直是神迹一般,是不可思议的。但对于王冲来说,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小子,你以为你赢了吗?”

就在众人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可怕的,咬牙切齿的,仿佛从地狱中发出一般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每一个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能感觉到一种冰寒彻骨的冷意,还有强烈的危机和不安感。

这一刹那,连空气都仿佛凝结了。

“嗡!”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透过那滚滚的烟尘,在前方那深深的坑洞,所有人都看到一道高大健硕,仿佛巨象一般强壮的阴影。

混杂着灰尘的空气在他身周扭曲,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浓郁的,不带丝毫掩饰的恐怖杀气。

而比这更加令人难忘的,是灰尘中那一双冰寒、森冷,充斥着滔天杀意的眼眸,那已经不像是人类的眼眸,更像是一双恶魔的眼睛。

“不好!”

王冲心中一颤,几乎是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危机:

“大家小心!——”

然而比王冲的声音更快的,却是那道恶魔般的身影。

“希聿聿!”

战马长嘶,没有人知道那人是怎么移动的,只知道当众人看到的时候,他已经像一头极度危险的凶兽般,出现在一名大唐铁骑的旁边。

那钢铁般的肩膀,蕴含着无穷的巨力,狠狠的撞在那头战马身上。足有一人多高,身体强健,肌肉密集的战马,几乎是瞬间筋断骨折,被那爆炸性的力量撞得四分五裂,和那战马一起震得四分五裂的,还有马背上的骑士。

“轰隆!”

无穷的血水和碎块,如同喷泉一般炸向四面八方。所有人都被这一击惊呆了,包括王冲。

自和铁衣马匪的战斗开始以来,这是王冲的麾下第一次出现伤亡,而且是连人带马一起撞成粉碎。

李铁衣的那一击太强大了!

那种爆炸性,甚至完全不像是人类能有的。

“小李!”

一声悲啸,另一个锋矢阵列中,一名铁骑突然脱离阵列,如同疯了一般,以雷霆万钧之势,人马合一向着李铁衣直冲过去。

“哼,自寻死路!”

那冰冷的声音冷酷的不带丝毫的感情。没有丝毫的意外,轰隆!只是一击,那名脱离队列的大唐铁骑连人带马,被李铁衣轻若无物般直接抛飞到了十余丈的高空。

那可怕的巨力,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感!

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铁衣马贼的首领李铁衣第一次出手,第一次出手就展露出了碾压性的,无可匹敌的力量。

“小心!不要脱队,以阵列冲锋!”

王冲焦灼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空。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李铁衣的力量,这个马匪首领的力量,比李仓启跟他描述的还要可怕和强大。

“嘀哒哒!”

两个锋矢阵列,最先起动的是白思菱和马松所在的阵列。她们距离李铁衣最近,因此发动也是最快。

“杀!——”

二十一名大唐铁骑组成的锋矢阵列,如同一条钢铁巨龙一般,夹杂着滚滚的烟尘,以雷霆万钧之速向着陷坑前的李铁衣直冲过去。

“哼哼哼……”

一阵阵的冷笑,李铁衣站在陷坑前,看着排山倒海冲剌而来的骑兵,一点闪避的意思都没有。

在他的胸膛里,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

杀意,更是仿佛要撕裂苍穹一般。

多年的心血,在王冲这四十人的小队伍面前,几乎毁于一旦。甚至连他自己,都陷在王冲挖的坑洞里面。

多年跟随自己,最为心血的汗血宝马,也被陷坑里的木桩插穿,一命呜呼!

自从成立铁衣马匪以来,李铁衣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折辱,更未尝受过这样的重创。

“那个该死的小子!”

李铁衣拳头捏得咔咔作响,额头上的青筋更是一根根的凸起,强烈的怒意,令他的眼前都隐隐浮现出血色。

那是眼球里充斥的血丝。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王冲和这些大唐的铁骑早已死上无数遍了。

这场行动进行到现在,李铁衣麾下的人马几乎折损达到了三百。而李铁衣心中的杀意和怒意,也同样激发到了顶点。

今天,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将王冲和这四十个大唐铁骑统统、全部杀光!

“希聿聿!——”

战马长鸣,滚滚的烟尘中,那一队钢铁洪流般的大唐铁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隆隆的马蹄声彻底震得自己身上的衣衫都微微颤动。

但李铁衣一点退开的意思都没有。

不但没有,他反而站在这队锋矢阵形的大唐铁骑前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轰隆隆!”

时间仿佛放缓了无数倍,就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一双粗壮有力的马蹄从烟浓和尘雾中穿出,如同山岳一般,重重的撞击在李铁衣的胸前。

钉着铁块的马蹄撞击在李铁衣的血肉之躯上,发出的,却是金铁般震耳欲聋的声响。

李铁衣站立在陷坑前,山峦般岿然不动,而人马合一,向他撞过来的铁骑却被反震开去。

“嗡!”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怎么可能?”

这是众人脑海中唯一的念头,然后便是彻骨的冰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