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行动!/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五十六章

“轰隆!”

一个刹那,原本冲向李铁衣的所有大唐铁骑,全部四散开来,而且是调过头来,如同天女散花般分散向四面八方。

每一个大唐铁骑都是选择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就连王冲,都在一起向外狂奔!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别说众铁衣马匪,就连李铁衣都看待了。

“要逃了!别让他们逃了!”

“拦住他们!”

“首领威武!”

……

一群马匪如同打了强心针一样兴奋的疯狂嚣叫。太强了,太强了!果然不愧是自家的首领。

这群厉害的官军不知杀了他们多少兄弟,连胡狼都死了。阵亡的精锐兄弟更是不知道多少。

但是首领一个人叫击溃了他们!

简直是神灵一般!

“兄弟们,快上啊!帮首领一起干掉他们!

众匪心中的嗜血和杀戮yuwang一下子就激发了出来。做为马匪和山贼,虽然碰到逆风局,处于劣势的时候,兵败如山倒,完全兴不起战斗的念头。

但是一旦占据上风,所有的马匪和山贼都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

“杀!——”

震天的呐喊声震得山林都籁籁发抖,所有马匪奔跑的更疾了。

“哼,这些家伙倒还是有点用处!”

李铁衣望着四面八方奔驰而来的众马匪、山贼,耳中听着那呼啸的大喊,崩紧的铁眉终于微微舒展。

转过头来,望着四面八方“逃跑”的铁骑,李铁衣心中阵阵冷笑。这些家伙现在想要逃跑,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胡狼那家伙虽然错估了对方,导致中计身亡,但他错有做错招。

三十名精锐部下彻底截断了王冲他们的退路。

现在的这伙官军是真正的翁中之鳖,想逃是绝对逃不掉的。

“嗡!”

身形一晃,就在李铁衣准备追杀过去的时候,异变突起,就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那些已经逃出十余丈的官军马蹄阵阵,突然猛的同时调过头来,然后猛然向着李铁衣冲剌过来。

“轰隆隆!”

只在一刹那间,三十匹战马速度的就飙升到了极限。三十匹战马,三十个铁骑,冲着中央的李铁衣全力冲锋。

不止如此,在冲剌的过程中,三十匹战马开始迅速变化,原本杂乱无章的队伍开始呈现出一个个泾渭分明的梯队。

仔细看去,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总共八个梯队,虽然梯队人数有多有少,但依然呈现出明显的八个梯队。

而王冲自己,也加入到了梯队之中,来弥补梯队中出现的减员。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所有的马匪都怔住了。众匪原本以为王冲等人被首领杀怕了,准备突围逃跑,因此所有人行动重点都是围追堵截他们,防止他们逃跑。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他们居然会杀了回马枪,突然调头冲杀回来。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他们想对首领下手!快阻止他们,杀光他们!——”

突然一声大喝打破寂静,长刀怒喝着,狠狠一鞭抽在马屁股上,加速往前追去。

这些人里面,只有他感觉到了首领面临的危险。

毫无疑问,这些人准备利用人数的优势,利用集体冲锋的力量来对付首领。虽然在山上,就算十个真武境的兄弟一起出手都不是首领的对付,但是这里却远不止十个真武境的铁骑。

“轰隆隆!”

山河震动,王冲坐在马背上,身躯低矮,一双眼神死死的盯着陷坑前的铁衣匪首李铁衣。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王冲心知肚明,眼前的局面已经是必死之局。不管是徐乾、黄永图他们,还是自己和白思菱,都已经身陷重围。

李铁衣以一己彻底的打乱了他的结局,扭转了整个战局。

眼前想要破局,想要反败为胜,就只有一个办法:

——斩杀李铁衣!

李铁衣是所有一切的关键!

只要杀了他,所有马匪的军心就会顺间崩溃。所有这些依附于李铁衣的力量,就会全部溃散。

马匪的性格,是善于乘火打劫,痛打落水狗。局势占优,他们的个人战斗力甚至能超过官军。

但是落于下风,就会彻底的崩溃,鸟兽而散。

那种坚守荣誉,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情况,绝不可能发生在马匪身上。

“思菱,准备好了吗?”

王冲低声道。

“嗯,明白!”

白思菱坐在王冲身前,咬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

眼前的局势已经危如累卵,即便王冲没有明说,白思菱也明白,机会只有一次,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眼前是破釜沉舟,最后的机会。

如果不能杀掉李铁衣,等到那些马匪合围过来,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

“希聿聿!”

战马长嘶,所有的铁骑终于人马合一,以一往无回的气势,冲向了陷坑前的李铁衣。

这一刹那,气氛紧张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那种惨烈的气味弥漫了整个虚空。

“哼,我就让你们彻底的死了这条心!”

李铁衣的冰冷的声音不高不低,清清楚楚的在所有人耳边响起。面对四面八方如同钢铁洪流般汹涌而来的虞马,李铁衣站立在大地,如山峦般岿然不动,一股磅礴、强悍的气息从他身上迸射而出。

如果以为凭借人数的优势就能击杀他,那他只能说,这些家伙想得太简单了。

“嗡!”

黑色的罡气铁衣罩在身上,将李铁衣全身上下完全包裹,那金铁般的声音嗡鸣不断,令人心悸不已。

“来吧!”

眼神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没等王冲的铁骑冲过来,李铁衣身形一晃,突然主动着正前方第一梯队的五名骑兵发动了进攻。

轰隆隆,如同一颗巨石砸了进去,李铁衣连人带罡气铁衣如同陨石一般,一头狠狠的撞击了战马群中。

轰隆,巨大的声响中,战马悲嘶,铁枪断裂,只是一击,李铁衣就彻底击溃了王冲的第一梯队五名铁骑。

那巨大的力量,将五名铁骑连人带马,全部震上了长空,抛飞开来。

惨叫声,战长的长嘶声,连成一片,鲜血化为雾气,在虚空中急剧弥漫。许多战马,胸膛塌陷,连白骨都打出来了。

场面惨烈无比。

然而不管是王冲,还是其他的铁骑,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却没有犹豫,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眨一下。

生,或者死!

这是摆在众人面前的困境,也是唯一选择。杀掉李铁衣,否则的话,那些震飞的铁骑将是他们接下来的下场。

“哼哼,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你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的!”

李铁衣目光阴冷,神情狰狞无比。

轰!

身形一晃,没等王冲冲过来,李铁衣一个闪烁,又冲入了东面的另一个梯队之中。轰隆,铜浇铁铸般的拳头一拳轰在战马的侧肋,直接将保护侧肋的甲片连同拳头,一起打进了战马的体内。

鲜血迸贱,那磅礴的罡气从侧肋打进后,然后从马背上的骑士后背打出。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骑士后背的大洞鲜血喷薄,血泉喷上数丈之高,洒得李铁衣满头满脸,但只是剌激得他心中的暴虐越发的强烈。

这不是他一次击杀朝廷的官军,却是让李铁衣最兴奋、剌激的一次。那种操控全局,掌生控死的感觉,才是最让人追求的。

甚至李铁衣感觉自己的铁衣功,也在这种情绪的剌激下,隐隐有了一些突破。

“我要将你们统统杀光!”

那生冷、阴沉,同时暴虐至极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从李铁衣的喉头发出。

轰轰轰,接连四声炸响,李铁衣肩、肘、拳齐用,又是四名铁骑连人带马,被极其惨烈的撞飞出去。

“就让我把你们全部杀光吧!”

李铁衣身形一晃,又是主动扑向另一个梯队的铁骑。他的身法灵活,根本不在原地停留。

这使得王冲根本不可能集中三十人的力量同时集中他。

李铁衣虽然对自己的力量极度自信,但绝不是傻子。凭借他碾压性的力量和铁衣功,只要变化不定,不停留在一个地方,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王冲各个击破,全部击杀。

“轰隆隆!”

烟尘滚滚,就在李铁衣朝着另一个梯队冲去的时候,异变突起,就在距离李铁衣不足数丈的地方,这只梯队突然一拐,居然转了个弯,向着另一个方向冲剌而去。

这出乎意料的变化,就连李铁衣也不由怔了一下。

然而更突然的变化发生在后面。

就在这队铁骑消失的刹那,就连李铁衣都没有发现,另一个梯队突然出现李铁衣的视野之中,只是一刹,五根铁枪组成的枪阵裹杂了五名铁骑的全部力量,狠狠的击中了李铁衣。

砰砰砰砰,而以这五根铁枪剌中的同时,第二排的五根枪林从另一个方向同时剌中了李铁衣。

尽管李铁衣的位置始终在不停的变化,但是这一刻,十根铁枪,十名骑士,就好像事先彩排了无数倍一样,依然从各个方向,无比精准的击中了李铁衣。

——王冲以实际行动,展示了自己超人一等的指挥才能,所有的铁骑如使臂指般,在他的手中将各自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