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再杀周安!/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拐角的山坡,战斗非常的激烈,茫茫的山贼仿佛海啸般向着山坡上的徐乾、黄永图等人涌去。

“不好了,军师大人不好了!”

突然,拐角后,烟尘滚滚,一名马匪骑着马冲过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周安面前:

“军师大人,不好了,首领大人他……”

跪在地上的马匪满面惶恐,结结巴巴,一根手指指着外面,连说了几次都没说清楚。

“啪!”

半空中,一只巴掌突然伸了过来,狠狠的扇到了这名马匪的脸上。

“混帐东西,说清楚,首领大人他到底怎么了?”

周安狠狠道。这个王八旦东西一个劲说不好了,却半天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简直让人急死。

“军师大人,不好了,首领大人他被杀了!”

跪在地上的马匪懵了懵,这回说于口齿伶俐了,一口气把话说完了。

“轰隆!”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马匪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就像一记重磅炸弹,在众人心中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方圆数十丈内,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突然一片死寂。甚至连远处的喊杀声都小了不少。

所有人看着地上这名马匪,整个都呆住了。

“混帐东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周安神色骤变,惊怒交加,看着这名报信的马匪,抬腿就是一脚,把他狠狠的踹翻在地上:

“首领大人神力无双,又有铁衣护体,怎么可能会死?你再在这里妖言惑众,惑乱军师,我拿你开刀!”

周安说着,铿的一声就拔出了身上的宝刀,对准了那名马匪。

首领是不可能死的!

他是绝对不可能死的!

他的武功那么高,又带了那么多精锐部下下去,怎么可能还打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和一群军伍里的丘八?

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荒谬的消息的!

不过,心里的那种不安却是急剧增加,不管真相是什么,有一点周安是可以肯定的,首领那边绝对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打死周安也想不到,短短时间内,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会发生什么?

胡狼呢?长刀呢?火猿呢?

这些混蛋难道都死了吗?他妈的怎么现在都还没回来?

“周安,你看看,这是什么?——”

就在周安惊惧不安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雷霆暴喝传来,隆隆的声音中,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打着滚,突然从拐角那边的官道抛了过来。

那东西在空中打了几个滚,然后精准的插在官道左侧山坡上一根斜伸向上的尖锐树枝上。

山风袭袭,那外层包裹的碎布一下子散开,露出里面一颗蓬头散发的狰狞人头。

“哗!”

看到那颗插在树枝上的人头,漫山遍野,数以百计的山贼、马匪,就好像受到巨大的惊吓一样,发出一阵巨大的声响。

许多人甚至都被吓得从山坡跌了下来。

“首领!”

看到那颗人头,周安目眦欲裂,眼睛都红了。那颗人头不是别人,居然就是铁衣马贼的首领李铁衣的头颅!

看那怒睁的双眼,似乎到最后一刻都不相信自己会死!

周安怎么都不敢相信,拥有铁衣护体,十几个真武境高手都奈何不了的首领居然会死了!

那一刻,周安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世界都塌了。

“所有人都听着,那根本不是首领,只是他们伪造的人头而已!所有人听令,给我全力进攻山坡上的官军,杀他们血祭。谁敢不出全力,老子杀他祭旗!”

周安神色一变,突然狠声道,他的一根手指伸出,遥遥指着山坡上的官军。

“周安,那可由不得你!——”

一个声音传入耳中,轰隆,下一刻,一队大唐铁骑呈锋矢阵形,突然风驰电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一头冲入了茫茫的山贼和马匪之中。

轰!

人群顿时一片大乱。所有最顶尖的马匪和山贼都被带走之后,剩下留在这里的马匪和山贼,几乎没有达到真武境。

见识过王冲和那些大唐铁骑冲锋的威力,哪怕还有人不害怕的。特别是树枝上还着挂着首领李铁衣的首级。

“快让开!”

“小心!他们又来了!”

“首领真的被他们杀了,我们快走啊!”

……

人群一片慌乱,一些人慌不择路,甚至开始直接逃脱,场面一团混乱。

“混蛋!谁敢逃跑,给我停下!”

周安勃然大怒,抽出长刀,就要军法处置几个马匪。但是还没等到他出手,耳中就听到了一声冰寒彻骨的声音:

“一字连环斩!”

王冲右手在马背上一拍,整个人如同一发炮弹般冲天而起,在空中几个翻腾,越过重重虚空,直接身剑合一,一剑剌透了周安的脖颈。

——王冲很早就看出来了,周安只是一个单纯的谋士,他武道上的修为根本不高。

好快!

周安只看到眼前剑光一闪,然后就被王冲剌穿。在被剌的最后一刹那,周安看到了一柄锋利无匹,锋刃有着无数细小锯齿,表面有着繁密魔性花纹的三尺长剑。

乌兹钢剑!

在临前的刹那,周安认出了王冲手里这把锋利的不可思议的利剑。和李铁衣不同,周安是知道这把剑的样子的。

电光石火间,无数的念头此起彼伏,掠过脑海。冥冥中,周安突然明白发生什么了。

“想不到……”

最后一个念头掠过脑海,周安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周安在此,再敢反抗,与此獠一样同诛!——”

王冲一剑斩下周安的脑袋,站到巨石上面,高高的举起。

“轰隆!”

李铁衣已死!

周安已死!

两大首脑一死,群龙无首,所有的山贼、马匪顿时再无斗志,轰隆一声夺命而逃。

“兄弟们,报仇的时侯到了!”

山坡上,众残存的官军大喜,两股骑后合到一起,开始四处追杀那些溃散的马匪、山贼。

几百人的山贼、马匪被几十名官军追得四处逃散,溃散的更快了。短短时间内,又有几十名山贼、马匪被斩于马下,倒在血泊里。

看到四周的山贼、马匪兵败如山倒,王冲的着周安的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里这么多的山贼、马匪,就凭他们这些强弩之末的骑兵,正面打起来还真的很难说最后赢的是谁。

王冲也是兵行险招,还好这招“斩首行动”发挥了效果,所有山贼、马匪军心已乱,已经溃不成军了。

“兵法有云,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果然如此啊!”

王冲站在巨石上,看着四周被追得逃亡逐北的山贼、马匪心中感叹道。

一群山贼、马匪而已,在王冲的生命中,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更厉害的对手。但是毫无疑问,自重生之后,这是王冲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山贼、马匪虽然无足轻重,但是数量一多,也是要命的!

对于王冲来说,这一次的经历也极其深刻。

蹄哒哒!

正在思忖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耳中传来,王冲抬起头来,只听一道身影骑着战马,正向王冲飞速冲来。

“大人,能看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们差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校尉张辚翻下马背,跃上王冲站立的巨石,眼中洋溢着说不尽的喜悦和兴奋,更多的还要尊敬。

这一次,他们的性命是王冲救的。如果不是王冲他们,自己一伙人恐怕早就坚持不住死了。

而更重要的是,做为一名军人,在这个少年身上,张辚看到了一种卓越的,超凡脱俗,同时又与众人不同的指挥才能,甚至应该说是艺术。

虽然眼前的少年还无一官半职,脸上也隐隐显出一些雏嫩,但是张辚相信,这一位未来的成就必然将是鹏程万里,极其的惊人。

这才是让张辚做为一个军人尊敬的!

“校尉大人客气,我们就是一体的,都是朝廷效命。如果换了是我们,相信你们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王冲淡淡道。

张辚怔了怔,罕见的没有接话。目光瞥了瞥还在战场上纵横驰骋,肆意发泄心中怒气的徐乾和黄永图,张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如果陷入重围的是这位大人和白思菱,他还真是不敢保证!

王冲知道张辚在想什么,只是哂然一笑,没有去理会。这不是救不救徐乾、黄永图他们的关系,山坡上,人数最多的,可不是徐乾、黄永图两个人啊!

除恶务尽,几百号的山贼、马匪要是突然来个反悔,杀个回马枪,也是够喝一壶的,所以即便在这些山贼溃散之后,官军也没有停止追杀。

大约一柱香后,溃散的山贼慌不择路,逃到深山里去了,各自也全部分散,战斗才宣告真正结束。

所有幸存的大唐铁骑都开始向着王冲所在的巨石汇拢过来。

这一场行动,八十名身经百战的老兵最后只剩下四十几个,损失不可谓不小,而其中近乎有一半,都是死在了铁衣匪首李铁衣的手里。

虽然这个纵横陇西到京师地界,声名赫赫的匪首也同样伏诛了,另外杀伤了三百多号的马匪、山贼,包括八十多名真武境的马贼,但是王冲内心依然感到无比的心痛和惋惜。

这些珍贵的骑兵本来应该是为帝国效力,死在战场上的,而不是这些群山马匪手中。

但是现实就是如此,碰上真正厉害的武道高手,哪怕是朝廷官兵也一样要死。

这一点王冲也毫无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