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身份曝露!/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六十章

战马蹄哒!

就在王冲一个沉思,脑海中思绪起伏的时候,突然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马蹄声消失了。

不止如此,王冲耳边居然听不到一点声音,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

“嗯?”

王冲心中有些惊讶,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所有的铁骑全部聚拢过来,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在队伍的最前面,徐乾、黄永图,白思菱……所有人的目光统统落在自己身上。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怎么了?”

王冲有些诧然道。

“你到底是谁?”

徐乾开口道,他的神情严肃,就好像在看着某种神秘的生物。

“战斗都已经结束了,你难道还不准备告诉我们吗?”

黄永图也开口道,骑在马背上,一脸的认真。

“我是谁,你们不是知道吗?难不成我能换了一个人不成?”

王冲笑道。

“你知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徐乾摇了摇头,一脸认真道。

“思菱,你呢?他们就算了,难道你也跟他们一样吗?”

王冲盯着右侧,骑在马背上,和徐乾、黄永图他们站在一起的白思菱道。

“废话!”

白思菱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姑奶奶才是最想知道的好不好。他们两个也就算了,我跟你一路上这么久,出生入死,并肩作战,你居然连我都瞒。要不是下不了手,我早就把你提起来,屁股上啪啪啪爆凑一顿了。”

白思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这个混帐王八旦小子,一路上处处对她提防。就算和她一起上山围贼山贼的时候,也是出工不出力。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要不是碰到这群铁衣马匪,逼出他的能力。白思菱甚至都不知道,他指挥骑兵作战居然如此厉害!

——真是想想就让人生气!

所以这一次,她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徐乾、黄永图一侧。

“你这可是**裸的背叛啊!”

王冲道。

“切!”

白思菱直接把头撇过一边。

“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你手上那柄应该是乌兹钢剑吧!”

就在这个时候,徐乾突然开口头,目光瞥了一眼王冲手上那柄刀剑道:

“这种刀剑现在已经抄到了七八万两一柄,甚至十几万两黄金一柄,而且还是有价无市。你总不会说,这是一般人买得起的吧?”

做为世家子弟,徐乾要是连京城里名声大噪的乌兹钢剑都不知道,那真的是白瞎了这双眼睛。

就算反应再迟钝,徐乾也知道,白思菱说对了。自己和黄永图之前看走眼了。这么昂贵的东西,就连他都买不起,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王冲却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张校尉,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王冲扭过头,望向身后的了无声息的校尉张辚道。

“呵呵,如果能够知道大人的身份,我会感觉非常荣幸!”

张辚说着,微微躬身行了一个军礼,神情极为尊重。

这次行动,如果不是王冲,他早就和徐乾、黄永图他们全军覆没了。所以内心中张辚其实和徐乾、黄永图他们一样,渴望知道王冲的身份。

“校尉大人同,你也……诶,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王冲摸了摸额头,一脸头疼的模样。

其他人也就罢了,居然连张校尉都跟他们一起了。这几个家伙是联合起来,要一起逼宫啊。

看样子,今天不给他们一个交待,几人是不会罢休的了。

不过,一路历经风雨,走到现在,如果还不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好像也说不过去了。

“好了,即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就满足你们这个愿望!”

王冲笑了笑,也不隐瞒。衣袍一撩,王冲也不说话,直接从腰部褡裢内取下一块金灿灿的令牌,右手握着,展现面前。

“轰!”

看到王冲手中的那枚纹路如火焰燃烧的令牌,所有人眼中都露出震撼的神色。

“火云燃烧,这是京城王家的令牌!”

“你是王家的子弟!”

……

这一刹那,徐乾、黄永图、张辚,就连白思菱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他们一直以为王冲是平民的出身。

然而王冲的出身不但不比他们低,反而比他们一个个还要来得显赫。就算是京城徐氏和黄永,也绝对不可能和京城王家这样的将相世家的相比。

白思菱算是稍微知道一点底细的了,然后就算是白思菱都没有想到,王冲的身份居然是这样的显赫。

京城白家绝对是属于京城势力拔尖的顶尖世家,比之徐家和黄家还要显赫。但是就算是白家,和京城王家比起来,也要微微逊色一些。

她也没有想到王冲的身世居然来得这么显赫。

“你和九公到底是什么关系?”

黄永图一脸认真道。

“真是被你打败了。王家就是你们口中的九公建立的,我是王家的子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王冲摸了摸额头道。

黄永图一脸的尴尬。

“王家只有三个子嗣,长子王符在军伍中服役,次子王孛比你年轻要大,没有意外你应该就是王家的三子王冲吧?”

徐乾突然开口道。

“是!”

王冲爽快的承认了。这个徐乾倒是比他想像的聪明许多,居然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听到王冲亲口承认,徐乾眼中神色复杂。

要说大唐帝国,京师之中,朝野内外,最近风头最盛的,再没有京城王家的第三子王冲的了。

和姚家之间的冲突,节度使事件,高句丽剌客事件……,甚至就连宫中圣皇天子最近最宠爱的那位太真妃,也和这位王冲有着直接间接的关系。

所以尽管年纪轻轻,但是这位做出来的事情,就连徐乾都自叹弗如。

一路同行了这么多日,徐乾真不知道,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那个少年,居然就是京师里风头最劲的王冲。

如果早知道是他,徐乾是绝计不可能对他这种态度的,更不可能发生这种误会。他结交都来不及。

世家子弟是没有不可以结交的。

“啊!真是受不了啦!——”

就在王冲沾沾自喜,暗暗感觉有点小爽的时候,旁边突然一个发飙的声音传来,白思菱看着站在巨石上的王冲,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臭小子,居然敢这么耍姑奶奶,我要杀了你!”

白思菱提起手中的白虹剑,嗖的一下就从马背上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嗖的一下就朝着王冲斩了过去。

这一下别说徐乾和黄永图,就连王冲都大吃一惊。

“白思菱,你干什么?”

王冲身形一闪,施展魅影身形,一下晃出三个身影,闪电般向着巨石下逃去。

“轰!”

巨石上火花四射,碎石飞溅,王冲原本站立的地方,赫然被白思菱劈出了一个一尺多深的剑痕,石块崩裂,溅起来的灰尘都弥漫到了几丈高的地方。

王冲一下冷汗就流出来了。

这个暴力女,还真劈啊!

“臭小子,别走。让我砍三剑再说!”

“不走才怪!”

……

两人一前一后,绕着山坡上的树林满空飞走。这滑稽的场景看得众人哈哈大笑,一时连翻战斗,折损了不少人手的悲伤气氛也冲淡了许多。

白思菱最后是气力耗尽,追不动了才罢手的。她毕竟受了伤,李铁衣那两掌不是那么好受的。

如果不是她修为惊气,罡气浑厚,早就被李铁衣震死了。

“等我痊愈了,到时候再找你算帐!”

白思菱坐在巨石上,一根手指指着王冲,气喘吁吁。

“随时欢迎。”

王冲笑道。虽然被白思菱追得满山跑,但是表明身份之后,众人之间的关系反倒亲近了许多。

“接下来怎么办?那些官军尸体怎么处理,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曝尸在那里吧?”

等众人冷静下来,徐乾突然道。

“我们一起把他们埋了吧。我想给他们一个体面的葬礼,至少也不至于抛尸野外。”

这句话却是巨石上的休息的白思菱接的,眼神中有些哀伤。毕竟是一路上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突然之间死了这么多,心中也感觉非常难受。

“不必了!”

王冲摇了摇头,心情也有些低落:

“由他们去吧。把这里的事情通知兵部,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派人来收敛。所有战死的士兵,他们的家人都会受到抚恤,子嗣都会受到优待。兵部也会把他们的名字记录下来的,一切都会按照沙场上战死的战士来对待。——这才是一个战士最好的归宿!”

张辚看着王冲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想想王冲的身世,又释然了。

“王公子说的没错。这才是兄弟们最想要的方式,一个荣誉的死法!”

张辚点头道。

人生在世,有些人可以终老到死,有得人却只能战死沙场。有人安享太平,就必须有人默默的去守护。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从踏上战场上那一刻起,就早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可是,兵部恐怕不太会同意吧,毕竟我们……”

徐乾犹豫着道。

徐乾虽然没有说下去,但王冲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放心吧。他们会同意的。我会让他们同意!”

王冲沉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