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最后的红缨枪!/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六十九章

白思菱现在真有有些同情赵雅彤。

她很清楚赵雅彤现在的感觉,因为那种感觉自己好像很笨蠢的感觉她以前也体会过。

要知道,之前和王冲围剿铁衣马贼的时候,他是连那些溃逃的马贼都能算计的。

当时她只以为他忘了,没想到,他居然是利用那些马贼为他打开李铁衣的宝库大门。

这件事情即便隔了很久,她都印象深刻。

不过,比赵雅彤好一点的是,她毕竟和王冲有过生死之交,一起经历过那种生死一线的危险,已经习惯了他身上表现的种种。

但是赵雅彤显然是第一次经历。

“好了,雅彤,别想太多。你只要想想,陇西的哥舒翰,安西的高仙芝、碛西的夫蒙灵察都被他搞得暴跳如雷,纠集众人要杀掉他,大半个朝堂都被他搅得天覆地覆也就习惯了。”

白思菱拍了拍赵雅彤的肩膀道。

堂堂赵家的烈焰红枪在京城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不知道多少世家大族的青年翘楚跪倒在她身前都被她眼高于顶,不入法眼。

但在王冲身上,却接连吃了两次瘪。

白思菱都有些怀疑,自己把刚进第三征集点,就把赵雅彤介绍过来是不是正确的了。

“好了,即然王公子说了,大家照做就是了。”

或许是白思菱的说辞发挥了效果,或许是想起了王冲那些惊人的“过往”,赵雅彤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

声音一落,众人散开,再次“干活”去了。

然而就在王冲和众人散开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双充满野性,富于侵略,充满杀戮欲念的眼睛正注视着这里的一切,并且慢慢的靠近这处重要的官驿。

官驿周围,枪林斧立,戒备森严,四周围来来往往,更是密密麻麻的铁骑、步伐,还有各处召集而来的训练营学子。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这道身影。

他的身形很慢,甚至可以说是从容不迫。因为这处地方,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

整个官驿周围的布置,每一个哨兵分布,什么时候换岗,指挥营在哪里,有多少高手,军械库在哪里……,他全都了如指掌,一清二楚。

对这里,他甚至比许多在这里待了很久的训练营的学生还有熟悉。甚至有一次,他还在这里跟着那些骑兵在这里吃了一顿饭。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到他。

“都是一群死人!哼,等到明天的时候,你们就全部都是一群死人。没有人能够抵挡我们乌斯藏帝国铁骑,居然想到在山脚下对抗我们,哼,真是一群蠢货!”

那身影脚步从容。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到这里,早在几天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来过了。没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都是一群来送死的罢了。

他甚至连他们什么时候行动,来了多少人都已经打探得一清二楚。但这些人却什么也不知道,还依然以为他们待在山顶,安静的等他们攻打。

“……等着吧,你们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现在的大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大唐了,等到大相完成最后一批征召,就是我们踏过陇西,征服神洲的时候。可笑,你现在还都浑然不知。”

那身影心中阵阵冷笑。

曾经的大唐是极其强大的,一万人的军队可以征服十万,十几万,甚至十万的大军。

但是现在的大唐早已没有了以前的好战、勇武。

和平是最能消磨人意志的东西,而高原上的劲风却磨砺出了最强大的战士。很快,伟大的高原之鹰战旗将会飘荡在整个神洲。

天神的子民将统治整个中土!

心中怀揣着这样的想法,那身影缓缓靠近官驿,仔细的听着耳中的每一句交谈,每一句有心无心的抱怨,甚至连哨兵的哈欠都没有被他放过。

在这里,他来去自由,如入无人之境。

“嗡!”

就在心中浮想连翩,得意洋洋的时候,那身影心中警兆突起,一种被某种锐利目光注视的感觉涌上心来。

那身影心中一跳,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目光所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似乎盯着自己瞟了一眼。

虽然只是一眼,但那目光却锐利的不可思议。

就在那身影心生不安,怀疑是不是哪里露出破绽,引起对方怀疑的时候,少年的目光很快就转移到别处去了。

似乎刚刚那一眼,只是无意中瞟过而已。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因为他发现那少年已经超着一个红衣的年轻美女走过去了。

“赵雅彤,等一等!”

他听到那少年叫那女子的名字。

“怎么了?”

已经走出很远的赵雅彤回过头来,一脸的诧异,不明白王冲为什么突然叫住自己。

“刚刚想起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了!”

王冲骑着战马,轻轻一夹,赶了过去。

“怎么了?”

赵雅彤回过头来,一脸的好奇。

“刚刚忘了告诉你了,像你们那样子是抓不到目标的。巡逻的方式必须改变一下……”

王冲苦笑道。

他也是刚刚发现自己还遗漏了一个东西,照赵雅彤他们那样子,恐怕一整天恐怕都难有什么收获。

官驿外人来人往,许许多多的骑兵穿梭往来,王冲人马合一,跨过官驿外的一处栅栏,向着赵雅彤的方向走去。

“嗡!”

就在经过一片甲胄染血,看起来受过重伤,行动不便的铁骑时,王冲瞳孔一缩,眼神中突然迸发出一股凌厉的杀机。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到这里来!——”

这一声暴喝,如同雷霆滚滚,震荡整个官驿。那名甲胄染血,看起来受过重伤的铁骑身体一颤,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轰!

也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一震,王冲身剑合一,突然发动了攻击:

“八步怒蛟!”

王冲长发猎猎,一上手就是大杀招,八步怒蛟的威力被他爆发到了极致,虚空中龙吟阵阵,八道蛟龙出现八个方向,将这名看起来形迹可疑的骑兵团团围住。

“哞!”

虚空中一声惊天的牛吼,冥冥中,一只硕大、健壮的白色牝牛出现在那名骑兵的周围,一圈乳白色的光环从那名骑兵脚下震荡而而出,配合着滚滚的罡气,呼啸而出。

轰!

王冲的乌兹钢剑一剑穿透了那名骑兵的罡气,从前胸剌入,后胸剌出。而同一时间,那人也拼着挨了一剑,强行将王冲震退出去。

“希聿聿!”

战马长嘶,几乎是在将王冲震退的同时,那人人马合一,闪电般纵跃出去,身上的乳白色战争光环扩展到战马脚下,如同一道雷霆般往外就逃。

“拦住他!”

王冲人没落地,手掌在地上一拍,立即借助着这股力量反弹而回,跃回白蹄乌的背上。

这个人的实力之高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而反应和果决更是远超想像。王冲那一下本来是要剌向他的心脏的。

但是那个人居然硬生生的在那么短的时间,硬生生的避过了自己的要害,拼着将右胸送上,钳住王冲的长剑,然后一掌将他击飞,为自己赢得了逃跑的时间。

从王冲出手到他震飞王冲,中间不过短短一刹的时间,他居然迅速将战马的速度提升了起来。

其骑术之高简直惊人了。

“轰!”

官驿外面一片大乱,众人还没明白为什么训练营的学生会攻击自己的骑兵,很快就发现那么被攻击的骑兵居然在“仓皇”逃跑。

一些人选择上去拦截,而另外一些人则茫然的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处第三阶段征集点平静了许久,像这种情况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蹄哒哒!

战马奔腾,烟尘滚滚,在很多人还愣着时候,那名受到攻击的骑兵已经奔到了官驿的外围。

许多试图攻击的人,完全被他以惊人的速度迅速绕开。

眼前一片明亮,距离官驿的包围圈已经越来越近了。那人的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不知道什么鬼居然被人发现,但是他终究还是逃出来了。

大唐虽然人多,但终究还是奈何不了他。

“哼!”

就在那人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笑容的时候,耳中突然传来一声女子低低的冷哼,高傲、不屑、优雅,就如同云端的彩凤俯瞰泥沼中的蝼蚁一般。

“你以为你逃得了吗?没有我的答应,你走得了吗?”

那冷冷的声音在那人耳中响起,声音不高不低,却是清清楚楚楚。那人浑身一颤,下意识的产生一种强烈的危险感。

他想要伸手拉扯缰绳绕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感觉不到手指了。他想一夹马腹,却发现身下一片冰冷。

恍惚间仿佛什么飞了起来,那人这才惊觉居然是自己的头颅。

“希聿聿!”

战马嘶鸣,从身下飞驰而过,看着马背上那具喷血的无头尸体,那人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已经死了。

“好快……”

脑海中划过这道念头,头颅旋转着越飞越高,最后一刹那,那人看到的是一匹枣红色的大马,还有马背上英姿飒爽的一个红衣女子。

她的双手中,一柄拼截而成的红缨枪还喷吐着火焰般的火芒。

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