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来自哥舒翰的威胁!/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王冲没有说话,这一刹那气氛降到了冰点。

王冲可以感觉到头顶上那双注视着自己的冰寒彻骨的目光,也非常确信,他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敢这么做。

“果然,还是来了啊!”

王冲心中发出长长的叹息一声。对于这一幕,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史料不及,但是对于王冲来说,一点也不出乎意外。

“事有轻重缓急,若是我事先跟大人说,大人会放我们离开吗?”

王冲本来是低着头说话的,但这个时候却突然抬起头来。

“放肆,军中有律例,如果人人都这么干,那还成何体统?军人没有纪律,与山贼、马匪何异?”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说得王冲无话可说。

“呵呵,所以都尉大人是要惩罚我们吗?在所有这一切之后?”

王冲突然笑道。

“哼!挟功自傲,你以为我不敢吗?!”

大斗军都尉眼中闪过一丝震怒的神色: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你们的功劳,我会记下,登记入薄,但是你们擅自行动,私自脱逃,不听调令,也必须得到惩罚。无规矩成不了方圆,来人啦!把他拿下!”

大斗军都尉指挥官说着,突然一指王冲道。

“嗡!”

声音一落,壕沟之中几乎是瞬间冲出几个人来,一个个身材健硕,目光凶狠,手中更是拿着铁铸军杖跃了出来。

军中的军杖根本不是木做的。对付真武境的武者,只有铁铸的才有用。

六名军法官刚一出现,立即呈扇形突进,将王冲包围起来。

“等一等!”

见到六名军法官出现,眼中闪烁着凶光,王冲立即知道,眼前的大斗军都尉果然早有准备。他说要拿下自己,军法处置,绝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想要这么干。

“哼,违背军律,就要受军法的处置,哪怕你立下天大的功劳,也是一样。到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拿下他!”

大斗军都尉神色冷厉,右手食指如戟伸出,直指王冲。

“喝!快快束手就擒,不要自误!如敢反抗,罪加一等!”

六人之中,一名军法官首领大喝着,神色凶厉,他的手掌一抖,掏出一件枷锁,就要往王冲身上套去。

军中的军法官执行军律的时候,早就考虑到了会遇到反抗的情况,所有早准备了这种刑部一般的枷锁。

但是和刑部不同,这种枷锁是用深海玄铁打造的,而且附加了铭文,每一个都坚固无比,轻易折断不了。

“吼!”

一人动手,其他人立即虎吼着,从四面扑了上来。

这一刻,早就准备好了。根本容不得王冲反抗。

“放肆!谁敢动手!”

看到众人来真的,王冲也不再客气,右掌一翻,宋王身上的金色令牌立即落在掌中:

“宋王手令在此,谁敢妄动!”

金晃晃的令牌上,一条龙形浮现,身影矫健,对准了众人。看到这条龙形,所有六名军法官眼睛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心中陡然一窒,脚下也好像碰到了一堵无形的气墙一样,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就算他们再孤陋寡闻也知道,在中土神洲,大唐帝国,王土教化的范围,私用龙形,那可是死罪。

王冲手中的令牌,一看就知道绝对来历非凡,拥有无上的权利,不是他们这些军法官可以得罪的。

“嗡!”

对面,突然看到这面令牌,就连那名大斗军都尉都陡然变了脸色。毫无疑问,他根本没有料到王冲身上带了这种东西。

“哼,什么令牌?我根本不认识!”

大斗军都尉突然道:

“一群混帐东西,不要被他骗下。快将他拿下,军法处置。”

“哼,宋王的令牌不认识。你连兵部的调令也不认识吗?”

王冲却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幕,手掌一抖,拿出另一张纸张来,只是大斗军都尉面前一闪,立即收了起来:

“兵部调令,先斩后奏。这张调令上面有兵部的大印,更有多位大人的手签。我只要一个调令,就能把你发配到边疆苦寒之地,从一个步卒做起。你的真的以为,哥舒翰保护得了你吗?”

说到最后,王冲的声音陡然拔高了一截,声色俱厉。

“轰隆!”

一面宋王的令牌,一纸兵部的调令,统统都不及王冲最后几个字来得震撼。大斗军都尉猛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王冲,整个人如遭雷殛一般。

“哼,你这么做是为哥舒翰吧,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可要想好了,想要讨好你们那位北斗大将军,也要看你承不承受得京城王家和宋王两家的怒火。也问问你那位哥舒翰,哥舒大人承不承受得起这种后果!”

王冲目光如炬,洞察秋毫,似乎一眼看到了那名大斗军都尉的灵魂深处。

轰隆隆!

大斗军都尉心中雷霆阵阵,惊涛骇浪,如见鬼魅一般。他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是震惊了,甚至带上一点点惶恐。

这名少年远比他想像的还要难对付的多。他自问一切都天衣无缝,怎么也不明白哪里露出来的破绽。

而对方言语中透露出来的压力,更是令他心中冷汗阵阵,一片狂风暴雨。

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破的!

说破了和没说破,效果是截然不同的。如果王冲不说破,有些事情他还是能做的。但是现在,就算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继续下去。

如果说之前的王冲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训练营学生,那么现在的他,锋芒毕露,甚至连眼神都让人心神颤栗。

兵部、宋王,还有王家,所有这些背景曝露出来,凝聚起来,使得眼前这个少年拥有了令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这种力量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少年已经识破了他身上的秘密。

“公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大斗军都尉额头冷汗涔涔,衣服都湿透了。他知道自己的意图已经被看透了。

“哼,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帮我转告哥舒翰,想要对付我。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但这种手段,鬼鬼祟祟,算什么?”

王冲冷笑道。

声音一落,王冲也不去理会眼前的大斗军都尉,身体一翻,迅速登上马背,如飞而去:

“世家大族,朝廷重臣,帝国大将……,这种层级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都尉能够插手。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王冲冷厉的声音还在虚空中飘荡,但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

地上,浑身湿透的大斗军都尉终于站直身来。短短一瞬间的交锋,居然让他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甚至比刚刚那场战争还要凶险。

大斗军都尉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本来还想为大将军出气,现在看来,太幼稚了!这个少年,根本不是我可以对付得了的。”

大斗军都尉心中叹息着,转过一道道念头。

王冲说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一点是没有错的。甚至在王冲刚进军营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来了,并且汇报到了前线的哥舒大将军那里。

在陇西的地界,大斗军的范畴之内,只要是将领一级的人物,现在恐怕就没有不认识王冲的了。

节度使事件,北斗大将军哥舒翰受辱,其他汉人或许是站在王冲一边。但大斗军的将领阶层几乎是全部站在哥舒翰一侧。

哥舒翰在陇西经营多年,军中的声望早已是如日中天。虽然是胡人,却也极受推崇。

再加上,他击退乌斯藏人,保了陇西一方,军中上下更是对他敬重无比。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想到替大将军做主,报复王冲。也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这并不是临时的起意,而是早就决定好的。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如此机灵。见一斑而知全豹,一叶落而知秋意,自己的意图完全被他看破。

“看来这里的事情只能汇报给大将军,由大将军来定夺了!”

大斗军都尉叹息一声,很快从怀中掏出简易的纸笔来,伏在一块石上,写了一封信。

哗啦啦!

随着一阵翅膀振动的声音,白色的信鸽飞上天空,把这封信一起带往了陇西前线。

……

“我恐怕得走了!”

从大斗军都尉那里回来,王冲的第一句话就令众人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

一群人纷纷汹了过来。他们都是和王冲最亲近的人,王冲刚刚回来,就立即说要走,这也太突兀了。

就算反应再迟钝,众人也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

“大斗军都尉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哥舒翰已经知道我在这里。我已经不能再留在陇西的地界了。而且第三阶段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也应该返回训练营了。”

王冲言简意骸道。

陇西是哥舒翰的地盘,节度使事件两人可是结下死仇。王冲就算再幼稚,也绝不会认为哥舒翰是那种宽宏大量,会轻易揭过这一节的人。

真要是这样,哥舒翰当时也不会上折子,上奏圣皇要处死自己了。只要自己还留在陇西的地界,多留一日,就多一份危险。

王冲几乎可以肯定,哥舒翰是绝不会放自己舒舒服服离开的。趁现在还早,一切倒还来得及。

只要离开陇西的地界,哥舒翰就算再厉害,也鞭长莫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