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重伤!/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七十八章

“嗡!”

光芒在震荡,发出钢铁的轰鸣。王冲看不到后面追来看剌客,却能感觉到后背那种紧追不舍的冰冷杀机,还有刀剑锋芒般如芒在背的死亡气息。

不能回头!

绝对不能回头!

王冲心知肚明,只要有一丁点的耽搁,等待自己的就是死亡。那种前所未有,命悬一线的恐怖,驱使着王冲,令得他全身发炸,疯狂的往前逃去。

王冲明白,多逃出一丈,就对自己多安全一分,也对白思菱他们多安全一份。

“思菱、徐乾……,千万不要回头,绝对不要有事啊!”

王冲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往前涌。

这个时候他担心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白思菱和徐乾他们。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他们根本不会跟过来。

毫无疑问,是自己连累了他们。

王冲现在只希望,白思菱、徐乾他们按照自己最后说的那样,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而不要跑过来察看自己。

那样,没有人能够活下。

七丈,八丈……

一路突进,白蹄乌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意,整个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如同一道模糊的疾电一般左右迅速突进。

离密林越深一分,就越安全一分。

“铿!”

突然,一阵剌耳的剑啸从耳边传来,王冲心中警兆顿起,缰绳一带,人马合一,猛的往旁边跳去。

轰,一道人影黑衣蒙面身剑合一,身体在半空中急剧旋转,以毫厘之差,从天空坠落,猛然插落在王冲数丈之外的地方。

有了第一名,就有第二名,第三……,六名蒙面剌客身形矫健,接二连三,嗖嗖嗖不停的从马背上跳起。

战马的速度加上自身的轻功、身法,速度暴涨一截,铮铮的刀剑颤鸣声如同死亡的回音,不停的朝王冲剌来。

砰砰砰!

一棵棵大树不停的炸裂,所有的攻击滚滚如潮,却全部被王冲闪过。

“该死!”

“这匹马太快了!”

“追!别让他跑了!”

……

身后隐隐传来一声低低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六名蒙面剌客速度极快,虽然攻击全部落空,但是剌杀却丝毫没有阻断。

“唰!”

一根根马鞭飞出,几乎是在攻击落空的瞬间,几名蒙面剌客霍的缠住自己的座骑,在空中一个翻滚,瞬间落回了马背。

蹄哒哒,六名剌客依旧紧追不舍!

“轰隆!”

眼看着王冲就要翻过山头,就在这时异变突起,第三支铁箭犹如从幽冥中穿出般,瞬间穿越重重虚空,电射而至。

这一击,王冲再次躲闪不掉。

轰隆,只听一声巨响,冥冥中,似乎有什么金铁破碎的声音。就在王冲的后背,无数的碎片飞了出去。

哇,王冲猛的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那一箭上的力量是如此强大,这一箭不止瞬间重创王冲,罡气轰入他的五脏六腑,甚至就连王冲跨下的白蹄乌也瞬间重创。

“希聿聿!——”

凄厉的长嘶声中,半空中,王冲连人带马,一起被这股狂暴的罡气洪流震飞出去。王冲甚至都被从马背上震飞出去。

希聿聿,关键时刻,白蹄乌咬住自己的嚼子,崩住缰绳,往后一甩,强行将王冲拉扯,甩回了马背上。

“小乌!”

看到白蹄乌鼻孔里渗出了血水,眼神明显黯淡许多,王冲眼睛都红了。

虽然一直对小乌是采取放养政策,但王冲能够感觉得出来,小乌是有灵性的。它不止是把自己当成主人,而且是当成了亲人。

王冲也对小乌非常的喜欢。

这是第一次,小乌因为自己受重伤。

“希聿聿!——”

小乌虽然受了重伤,但也因此激发出了生命中的潜力,奋起余力,速度陡然激增,再加上那股罡气洪流的冲击,借势用势,居然瞬间翻过了山头,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该死,别让他跑了!”

“这马到底是怎么回事,受了伤还这么能跑!”

“混蛋,这小子用了护心镜!那一箭射在了他的护心镜上!”

……

眼看着王冲翻过山头,拉开了和自己一行人的距离,六名一直冷静的蒙面剌客终于再难保持镇定。

“追上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跑了!”

六名剌客猛的将刀剑扎入跨下的战马,同时剌激战马的潜能,往前追去。

这一次的任务对六人极其重要,目标人物是上面点名必须要完成的,绝对不能有失。

“蹄哒哒!”

密集的树丛、灌木、荆棘,犹如倒影般从两侧退去,王冲伏在马背上,感觉到喉头发甜,头晕目眩。

那支铁箭上蕴含的力量正在他体内发作,这股力量非常的强大,如果不是王冲兑换了“金液脏腑”,五脏六腑强大无比,再加上小阴阳术拥有吞噬吸收转化的能力,王冲早就已经晕过去了。

心中那种危如累卵,两侧太阳穴突突的危险感觉已经消逝,王冲知道,翻过山头之后,丢失视野,对方那名箭道高手已经无法对自己再造成威胁了。

身后的六名蒙面高手虽然依然紧追不舍,但是速度依然比不上自己。毫无疑问,王冲可以肯定,这绝对是白蹄乌跑得最快的一次。

“哗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突然双手一松,从白蹄乌身上飞了出去,哗啦一声掉入旁边一处山涧水潭中去。

“小乌,一切就看你了!”

在入水前的最后一刹那,王冲脸孔朝上,深深的看了小乌一眼,然后展开了自己的龟息术,深深的沉入水底,潜伏不动。

不管是小乌,还是自己都已经受了重伤。小乌的速度是重伤之下,剌激了潜能爆发出来的。

这样风驰电掣的速度并不能持久。

只有尽管的想办法隐藏起来,才能够成功生还。而没有了自己的负担,小乌的速度也能提升很多。

不管是自己,还是小乌,都能够大幅的提升生还率。

王冲不知道自己这种方法能不能瞒过那些剌客,但是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了。

这是唯一的办法!

潭水从四面汹涌而来,王冲趴在潭地,就像一只螃蟹一样,蛰伏不动。来自身毒苦行僧的龟息术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普通人在水底或许只能坚持一两分钟的时间,但是王冲的龟息术却至少能坚持十五到二十分钟以上的时间。

而且龟息术也能将全身的机能降低到最低,这样也可能减少体内创伤的扩张程度。

“快追,不要让他跑了!”

“他受了伤,跑不远!”

……

就在王冲沉入水潭,蛰伏不久,崖壁震颤,一阵蹄哒哒的马蹄声从岸上传来,六名蒙面剌客一路烟尘滚滚,奋尽全力,朝着白蹄乌消失的方向追去。

只一会儿,就消失无踪。

“哗啦!”

水花四溅,就在六名蒙面剌客的马蹄声彻底消失之后,王冲毫不犹豫,猛然从潭底钻了出去。

“水潭不能久留,必须尽快离开。”

王冲心中暗暗道。

在这片群山中,山涧水潭非常的扎眼。王冲心知肚明,这些人只是一时仓促,所以没来得及察看。

等到发现小乌背上没人,王冲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人必然会返回。

一个顶尖的剌客,经过长年训练,就算一颗正常的大树,他都能迅速的从上面找出腐朽的部分,更别说是一个水潭。

谁要是小瞧一群专业的剌客,谁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笑。

“哇!”

从水潭,刚走不久,王冲喉头一甜,就哇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躯更是摇摇欲坠。平静的水潭里,映出的面孔更是毫无血色。

张开手指,看着指尖漏下的鲜血,王冲心中一片惨白。

这次受伤比自己想像的还要严重。以这种情况,自己是绝对逃不远的。

“只能这么办了!”

王冲的目光扫过四周,迅速的走到一处灌木丛里,掏出乌兹钢剑,迅速的连草皮,整块的挖出一条深深的,四尺余高的壕沟。

迅速的躺到壕沟里面,王冲给自己覆上了厚厚的一层泥土,草皮。最后枯叶,荆棘。

“轰!”

利用体内最后的一点罡气,王冲先是外扩,然后猛然后压,将身上厚达四尺的泥土瞬间压紧。

这样从外表看起来,一点也看不出来。

做完这一切,王冲嘴里含着一根空心的灌木枝,然后施展出龟息术,一动不动。意识渐渐的模糊,身体也慢慢的冰冷。

在龟息术的状态下,王冲只剩下简单的知觉。

“轰隆隆!”

就在做完这些事情后不久,大地震动,六名蒙面剌客去而复返。哗!其中一名剌客将身一纵,一声不吭的就突然跳入水潭。

“怎么样?”

王冲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在岸边问道,声音冰冷无比。

王冲没有听到回答,却隐隐听到一阵水花的响动声,似乎是那人摇了摇头。哗!下一刻又一道人影跳下山涧,落入水潭之中。

接着便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只有不断泛起的水浪声。

王冲屏住了呼吸,将身体机能降低到了最低点。

“哗啦啦!”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突然听到两声上岸的声音。似乎是那两人钻了出来。

“我们搜过了,潭底没有!”

其中一个人道。

“不可能的。我们一路追过来。他根本没有时间逃跑。而没有了战马,那家伙根本跑不出去。这片水潭就是最可能疑的地方。”

另一个森冷的声音道,声音不容置疑,看起来地位比其他剌客更高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