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赵千秋的竹筒!/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七十九章

“这是真是栽了,这么多人居然抓不住那个小子!”

“谁知道呢,这家伙居然在后心放了护心镜。连那家伙都失手了。难道那小子一早就知道有剌杀?”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你们不要乱说。要是流露出去什么,会死人的!”

另一个看起来很有地位的剌客道。

一瞬间,整个水潭边一片安静。

王冲躺在地底下,心中猛的跳了跳。但是接下来,却什么也没有听到。一群人统统选择了沉默。

王冲心中暗暗叹息一声,知道这群人非常谨慎,根本不可能从他们这里听到什么秘密。

“我现在就想知道,那匹马到底怎么回事?”

突然一个声音说道,打破了寂静。

“我们这么多人,骑的马都是万里挑一,居然比不上那匹马,白白的看着那匹马带着那小子从眼皮底逃跑了。这简直是耻辱!”

这次的任务根本称不上难。六个人都是拔尖的剌客,想要击杀目标人物,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因为那匹马,居然硬生生的把任务黄了。

六个人拼尽全力都追不上那匹马,一身实力根本无法发挥。从头到尾,就没有交过手。

甚至开始的时候,六人埋伏在林间,若是王冲反应慢一点点,早就是死人一个。但那匹马却灵性十足,在感觉到危险时硬生生的快了半拍。

就是这半拍,使得这场伏杀,硬生生的变成了一场追杀。

六人心中别提有多难受了。

“那匹马……我好像认识一点。它的四蹄银白如雪,看起来有点像是皇家的御马白蹄马。我们的马匹和它比,差了不是一截。”

不知过了多久,另一个声音半迟疑着说道。

虽然是半迟疑的说出来,但想起那匹战马的速度,六名剌客大半都信了。

“该死!这根本不在情报里面!”

“那畜生,要是让我抓到了,非扒了它的皮不可!”

另一个杀气十足的声音恨恨道。

地底下,王冲听到这群人的说话,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来他们并没有追上小乌,小乌没事!”

王冲心中欣尉无比。

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小乌。但现在看起来,这群人应该是看到了小乌,并且发现了小乌背上没人。

只不过,他们仅仅只是能够在视野里看到而已,并不能追上小乌的速度,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返回来察看。

“只要小乌没事就好。”

王冲心中暗暗道。

从被剌杀以来,这可以说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发现血迹了!这边有血迹,那小子受伤了,而且确实在这个水潭躲避过!——”

突然,一个兴奋的,带着些狰狞的声音从水潭边传来。

“嗡!”

王冲心中猛的一窒,整颗心瞬间悬了起来。

鲜血!

王冲瞬间想起了从水潭里出来时,在潭边吐的那口鲜血。

“哗哗哗!”

一阵水花飞溅的声音,岸边,几名黑衣蒙面剌客几乎是同时跳下水潭,往那名剌客的方向游去。

“真的有血迹,从血液颜色来看,还是刚刚不久的事。这小子果然藏在这里!”

一个声音道,气氛突然之间变得紧张。

“哼哼,真是聪明。居然用了这招调虎离山之技!不过没有用的,他逃不远。那个家伙的弓箭不是那么好受的。就算他后背放了护心镜也一定受了重伤!”

“这样的伤势,他绝对跑不远!”

“大家仔细搜索,他一定就在附近!”

……

一阵阵破空声中,几名黑衣蒙面剌客几乎是同时纵上了岸。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危险起来。

王冲躺在地底,脸色都变了。

这些人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

潭边的血迹,他已经处理过了。但这些人还是发现了蛛丝蚂迹。现在的情况,六人已经判断出了他的大致范围,这对他极其不利。

“嗡!”

王冲闭紧全身毛孔,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所有的机能降低到了顶点,甚至连听觉都被王冲削弱到了极点。

接下来,每一刻每一秒,王冲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

“找一找,一个地方都不要放过。他很可能还在这里!”

一个阴狠的声音说道。

六名黑衣剌客将身法施展到了极点,在每个草丛,树梢、灌木,到处搜索,甚至连石缝都没有放过。

“嗡!”

突然之间,地面震动,一只宽厚的脚掌落在距离王冲不远的地方。

是一名剌客!

王冲心中一下子悬了起来。

他已经极力的隐藏自己,但这种手段并不是完美无缺。剌客的感知比一般人强上很多,如果靠的足够近,依然有可能被发现。

“嗡!”

第二只脚掌距离王冲更近,王冲甚至能感觉到地面上传来的那种微微的震颤。

那名剌客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着王冲所在的灌木丛慢慢搜索过来。

嗡,又是一阵颤动。

这次距离王冲更近了。

王冲躺在地底,头皮都颤栗起来。只要再往前一点,几乎就可以踩到他挖的壕沟了。

这么近的距离,王冲有极大的概率被发现。

“二号,发现什么了没有?”

突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一群人连名字都没有称呼,统统使用代号。

与此同时,听到这个声音,脚步声戛然而止,停留在了距离王冲一尺左右的地方。

“没有!”

就在王冲眼睛看不到的地方,一名身材欣长,极富爆发力的黑衣剌客驻足停留,眼睛往王冲所在的地方扫了一眼,手中的长剑又拨了一阵,便回头说道。

——在他的角度,确实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该死,另外再找一找!他绝对跑不远!”

那名剌客的“领袖”道,声音似乎是从一处高高的树梢上传来的。

脚步声很快在王冲一尺外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来,向着其他地方搜去。地底,王冲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数天里,一群人以水潭为中心,地毯般反复不停的搜索整个区域。最开始的一段时间还好,王冲还能分辨出来那一伙人。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超出了王冲的预料。

在短短的时间内,王冲在地底至少感觉到了三四拨不同的人影。他们的人数、实力和第一拨人完全不同。

行走间,在地面传来的震动也是完全不同的。

甚至有几次,王冲还感觉到似乎有战马从自己身上踏过。只不过战马的感知远不如武者,加上有四尺多深的泥土,所以那群人并没有发现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躺在地底,心中疑惑不已。第一天的那六个人他还能够理解,但是后来的第二拨,第三拨,第四拨人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来的不止一拨人?

或者说,想要对付自己的人远不止一拨?

但是自己在京师得罪的只有那么寥寥几家吧。还是说,哥舒翰的人都跨界参与进来了?

他不至于那么大胆吧?

王冲突然发现,整件事情发展他隐隐有些看不懂了。因为在地底的时候,王冲发现有两拨人似乎还冲突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心中迷惑不已,脑海里似乎越来越沉,也越来越迷惑。他本来就受了伤,这几天躺在地底,伤势加重,更是越发的虚弱。

渐渐的,王冲终于沉睡过去。

地面上发生的所有事情,王冲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两天,三天,地面上终于再没有了一点动静。

这异常的安静终于将王冲唤醒过来。

“都走了吗?”

王冲心中暗暗道,却并不敢大意。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还潜伏在周围。剌客之道虚虚实实,是不可以常理去揣度的。

安静的等待片刻,确定周围确实没人,王冲终于推开土层,小心翼翼的从地底探出头来。

外面风平浪静,树梢上一片湿润,看起来是下过雨。

王冲仔细的谛听了一阵,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王冲并不敢大意,虽然水潭周围是没有人了。

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埋伏着。

而且,没有了白蹄乌,仅靠自己的两只脚,恐怕很难走出京师。回到京师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山林里现在处处都是危机。

眼前的处境并没有改变多少。

有时候,看不到的危机,比看到的危险还要可怕。

王冲从泥土下探出半个身子,脑海中此起彼伏,不停的思考目前的处境,寻找着可能的逃生方法。

“咔!”

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阵奇异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恍惚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袖中掉了出来。

王冲下意识的低下头。

这是一个拇指粗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竹筒。就掉落在王冲肘边的地方,灰扑扑的一点都不显眼。

看是看到这个细小的竹筒,王冲的眼神却不由自主的恍惚了一下。

他认得这个竹筒。

从训练营出发的时候,是赵千秋在路边扔给自己的。并且当时还说了一名句话。

“遇到情况危急时再打开!”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再看向地面的竹筒,目光突然变得微妙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