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世家与世家!/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八十二章

毕竟是一起曾经战斗过的,而且历经过生死。所以那件事情发生之前,不管是白思菱,还是徐乾对黄永图都是相当信任的。

本来以为,四人已经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密不可分的团体。所以当那件事情发生的事情,众人心中的愤怒和失望就可想而知。

“真是太令人失望,枉我们当初还拼尽全力的去救他。”

白思菱道。

“人心不同,有如手指。黄家想要投靠齐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徐乾道。

相比起白思菱,他反倒看得开很多。出生在世家大族里,又是京师这种地步,这种利益勾结,政治博奕,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

黄永图的所作所为在他看来其实无可厚非,只不过和黄永图不同的是,他押宝在了王冲身上。

这次王冲能够逃过剌杀,平安生还,也证明了他的眼光。

——京城王家是绝对值得他去支持的。

“只是有一件事情,我还一直没有弄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泄露消息的是黄永图的,还不是我们中的其他人?”

白思菱道。

从遇袭的地方回来,白思菱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四个人里面,倒底谁才是泄露王冲消息的人?

但是想来想去,她都觉得内鬼不可能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人她都不愿意去怀疑。

甚至白思菱还想过,有没有可能是弄错了。其实根本和他们四人无关,紧紧只是一种巧合,或者问题出在其他的什么地方。

但是当王冲出现在缳西楼上的时候,白思菱心中的最后一丝希冀也破灭了。

现在,白思菱只想知道,王冲到底是从哪里看了来的,并且确定黄永图是内鬼叛徒的?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很难猜。”

王冲轻轻呷了一口手中的香茗,目光睿智,看起来洞察秋毫:

“我参加训练营的任务,这件事情,其实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齐王和姚家的人一定有办法知道,而且一定已经知道。”

“这次我出京,这是他们最好的下手机会,所以无论如何他们绝对不会放过。只不过,我们一出了京城,就有骑兵贴身保护。八十名铁骑,就算来的是高手,也一样可以轻松对付。”

“所以从陇西返回的时候,那就是他们最后的下手机会。而如果他们要下手,他们必须要有内应,而内应只能出在我们四个里面。”

王冲说至此处也是唏嘘不已:

“坦白说,我也不希望黄永图是内鬼,甚至我也想过,有可能我弄错了。齐王他们根本不会对我下手。但是结果证明我错了。”

“还记得我从大斗军都尉那里回来是怎么对你们说的吗?”

王冲道。

“记得,你说你要离开了。”

徐乾开口道。

“嗯。”

王冲点了点头,目光突然变得寒冷无比:

“那是我故意的,当时你们还没有收到朝廷的命令,是绝对不能离开。所以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你们谁要是开口说要在这个时跟着我,谁就是内鬼!因为如果他想对付我的话,这就是最后的机会!”

听到王冲的话,白思菱和徐乾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是悚然一惊。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王冲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这一重心思。

“但是如果我们想要跟着你呢?毕竟我们可是一起来的,你那也太绝对了吧?”

白思菱道。

王冲的理由在其他人听来或许是很肯分,但是对于白思菱来说根本不是。

“呵呵,如果是那样,也仅仅只是可疑而已。但是记得那只白鸽吗?”

王冲冷笑道,目光深邃无比。

黄永图想要暗算他,但却把他想得太简单了。

“那只白鸽有什么问题吗?”

徐乾皱了皱眉头道,他还真是看不出来这件事情和白鸽有什么关系。

“我明白了,你是觉得它的时机来得太巧?很可疑?”

白思菱若有所思道。仔细回想,她当时确实也起过怀疑,但是根本没有想得太深。

“你想错了,不是时机,而是内容。思菱,你还记得那封信的内容是什么吗?”

王冲摇摇头道。

白思菱侧着眉头,心中若有所思。

“当时张辚说……”

“……张辚说,兵部的消息,要求我们在第三阶段的任务完成之后,返回京城覆命!”

这句话却是徐乾开口说的。这句话他记得很清楚。

“是的。”

王冲点了点头:

“朝廷说,要我们在第三阶段的任务完成之后,返回京城覆没。换句话说,兵部那边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否已经完成了任务。”

“朝廷那边从来都不会在无法确认我们是否已经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发布新的命令。徐乾,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条命令是什么时候收到的吗?”

王冲问道。

“在第一个征集点,每个人分配到二十名骑兵之后收到的。”

徐乾不假思索道。

“不错!朝廷确定了我们已经到达了第一个征集点,然后才发来了信鸽。这种信鸽绝不会说在我们还没到来的时候,就发到第一个征集点去。虽然不知道兵部那边是怎么做的,但是毫无疑问,兵部那边是有一套测量方法的。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预估时间。”

“预估我们差不多到达了第一个征集点,然后才会收到信鸽。”

王冲淡淡道。

“思菱,你还记得第二只信鸽是在什么时候收到的吗?”

“在那处山贼剿穴的脚下,朝廷让我们剿灭铁衣马贼和李铁衣,但是当时我们已经和他们交手了。”

白思菱道。

这个地方,王冲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尽管如此,但第一阶段的任务我们确实已经完成了对不对?如果没有完成,那个时候也基本上完成不了了,对不对?因为后面的山贼、马匪实力越来越强。”

王冲道。

白思菱和徐乾都点了点头,仔细思考确实如此。要完成,那个时侯也应该完成了。如果完成不了,再怎么样后面都是完成不了了。

“另外,你们还记得铁衣马贼的巢穴在哪里吗?”

王冲道。

“在一百里……”

白思菱说着突然停住了,抬头看着王冲,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没错!”

王冲放下茶杯,肯定了白思菱的猜测:

“李铁衣当时奇兵出袭,整个铁衣马贼突然倾巢出动,奔行了近百里,主动来攻击我们。换句话说,铁衣马贼当时的动向,就连朝廷方面都是没有预料得到的。所以才会出现这种错误。”

“然后第三个阶段的信鸽,我们在什么时候收到的?”

“在铁衣马贼的宝库巢穴里。”

白思菱这次回答的很快。

“没错!通过第一、第二、第三只信鸽你们还不明白吗?朝廷基本上是在一个阶段的任务已经完成,另外一个阶段的任务还没有展开的时候,才会给我们送出信鸽,发放任务。而绝不会在这种无法确定我们第三阶段的任务是否已经完成的情况下,给我们发来第三阶段的命令。”

“我当时就几乎可以确定,这封信绝对不是出自兵部。”

王冲道。

“什么?!”

听到这句话,徐乾和白思菱两个人都坐不住了。

“王冲,你的意思我们最后收到的那封兵部的命令是假的?”

白思菱一脸的震惊。

私自违造兵部的信函,这可是重罪!

“呵呵,我没有这么说。张辚还不可能不认识兵部的信柬。只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最后那封信,和我们之前收到的命令绝不是出自同一个地方。”

“如果我没有猜测,那封就是齐王一早就准备好的。因为根本不知道我们第三阶段的任务是什么,所以根本没有写内容。同时也不知道黄永图会什么时候需要,所以命令的内容写的非常模糊。”

“这封信函可以使得黄永图随时从任务中脱身,跟在我的身边。而不会惹人怀疑。齐王还真是好心机啊!”

王冲淡淡道。

白思菱和徐乾早就说不出话来了。他们虽然就跟在王冲身边,但是好多事情,如果不是王冲说破,他们根本就看不出来。

“……但是,即然你早就已经怀疑黄永图了,为什么不及早脱身,还要带上他呢?”

白思菱突然开口道。

“因为黄永图一直都没有脱身啊!”

王冲叹息道。

白思菱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黄永图只是内应,当消息传达到位,按道理在行动之前,他是应该提前撤离的。

因为齐王找的那些剌客、杀手显然不会认识他。

但是黄永图却一直都没有离开。

“接下来,你准备对付他?”

白思菱道。

“那就看黄家怎么回答了!”

王冲淡淡道。

……

京城黄家的回答,远比王冲想像的还要快得多。几乎是在王冲去缳西楼的当天晚上,黄家的家主脸色凝重,亲自出现在了王家。

“公子,这件事情是我们黄家的错。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给你,给王家一个交待。但是请你相信我,这件事情我们黄家真的不知道,完全是那个畜生自作主张,自做主决。”

黄家的家主刚一出现在王家,跪伏在了王冲脚下。

黄家的家主人过中年,早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一身枭雄气质,修为更是远远超越了玄武境。

但是在王冲的面前,这位昂扬七尺,轻易不屈膝的黄家家主也低下了自己的头颅,轰隆隆跪在了这位年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少年面前。

这已经无关年纪,或者的境界修为了,而是两个京城世家之间的摩擦。世家有世家的解决方式。

在这里,王冲代表的就是王家,代表的是整个大唐帝国最顶层,最显赫的世家之一。

哪怕是黄家的家主,在王冲背后代表的家族面前,也只能低下头来。更何况,黄家这次做下的事情,绝不是什么泛泛的小事。

这是关系到整个黄家的绵延。

“我们京城黄家绝对无意与王家为敌,更无意掺和进王、姚两家的恩怨。这一点,请公子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