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成王败寇,如此而已!/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这一刹那,房间中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你走吧!”

王冲挥了挥手,突然开口道。他已经知道这名黄家的白衣少女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但是王冲是不可能答应。

他还根本没有过这种想法,也完全没有过这种心理准备。

“你们王家到底还想怎么样?”

就在此时,那神色冰冷,犹如冰川一般的少女突然抬起头来,反应却大大出乎王冲的预料。

“我们黄家已经卑微到这种地步了,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们吗?”

少女看着王冲,虽然高昂着头颅,神色倔强,但看起来却是万分的委屈。那种强烈的自尊和万分的委屈交织在少女那张绝美的脸庞上,给人一种极度的冲击,就连王冲也不由怔了怔。

世家也有世家的悲哀,她虽然早已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

但是家族的一个决定,却让她始料未及。

个人的命运必须要服从家族的命运,所以无论她内心如何的高傲,如何的不愿意,也必须要来,更加必须服从家族的命令安排。

“你在说什么?”

王冲皱了皱眉,她应该知道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京城黄氏拿一个女子来讨好自己,这种方式他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你回去吧,我这边不需人服侍。”

王冲冷冷道。

“你不要太过份!我已经牺牲自己了,你难道还不满足吗?你到底还要怎么几个?两个,三个,四个吗?黄家的子女也不是可以任人欺辱的!”

黄芊儿昂着臻首,雪颈欣长,看着王冲,气得浑身发抖,脸争煞白,连身上的环佩也跟着叮叮铛铛的响彻起来。

“你……”

王冲挑了挑眉,一听就知道黄芊儿误会。他的本意本来是不想牺牲黄芊儿的幸福,是为她考虑。

但是对方显然不是这么想的,把自己想成了仗势欺人,贪心不足,是想要更多的黄家子女来服侍自己。

“你误会了。我并没有那么想。我指的是,我并不需要你们黄家附加的那种条款。我说不需要你来服侍,当然也包括其他的黄家子女。”

王冲淡淡道。

在这件事情中,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受害一方。依他的脾气,黄芊儿这种刚烈的性格,本来是不可能这么好说话的。

但是想一想,在黄氏一族中,像黄芊儿这样被牺牲的黄家子女本来就是势弱的地方,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心中不免同情,怒气自然也就消了。

黄芊儿呆了呆,满腔的怒火突然发泄不出来。她死死的盯着王冲,似乎想要看到他的灵魂深处,看透他话中的真假。

王冲神色坦荡,迎着黄芊儿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闪避。

整个房间突然之间安静下来。

仿佛只有一刹那,又似乎无数个漫长的世纪,黄芊儿一直咄咄逼人,充满怒意的目光,终于慢慢的缓和下来。

“哼,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你以为还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吗?”

黄芊儿昂着头颅,冷冷道。

王冲怔了怔,先是一阵错愕,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终于明白黄芊儿话里的意思,眼中也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黄芊儿说的不错。

这件事情虽然是由他而起,却并不是能由他结束的。他的“片面之语”就算能说服得了黄芊儿,也不见得能说服得了黄家。

他们需要的不是自己的几句话,某句片面之词,而是某种确实的,能让自己心安的凭证。

而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方式能让黄家更加心安的了,这强过任何的语言和保证。

现在,就算是王冲想要让步,恐怕黄家那边也不会同意了。

而且这么多的世家大族看着,大伯那边恐怕也会有不同的想法。

正是因为明白这点,所以王冲才不由的苦笑。

“你说的没错,走到这一步,确实已经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了。”

王冲开口道。

“哼,你不要得意,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得呈的。我黄芊儿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黄芊儿怒视着王冲,冷冷道。

“看起来你很不服?”

王冲看着黄芊儿怒目而视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和黄芊儿不一样,王冲并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

即然明白了这件事情似乎已经不可更改,至少是黄家的意思那边是不可更改,王冲很坦然的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黄芊儿虽然看样子目前是不可能把她送回去,但是至少接下来的事情,他还是可以控制的。

只要他不接受,王、黄两家的联姻就无从谈起。就当身边真的多了一个贴身保护的侍女、女仆吧。

虽然总归有些不习惯,但总归会有从不习惯到习惯的过程。

只要自己心中坦荡,那也就没有关系了。

黄芊儿却不知道王冲心中的想法。王冲的笑容此时看在她的眼中,只是可恶无比。

“王家是将相之家,仗着自己的权势和地位,欺压我们黄家又算什么本事?”

黄芊儿神色冰冷,嘴角微微上翘,声音里满是嘲讽。

“是啊,位高一等的王家没有去欺压黄家,反倒是被欺压的黄家暗算了王家,这一点,不知道你又是怎么想的?”

王冲冷笑道。

“你……”

黄芊儿神色一窒,突然之间说不出话来。

“呵!黄家只是暗算失败了而已,如果不是我命大,成功逃过了一劫。恐怕现在你们黄家已经勾搭上了齐王和姚家的关系。现在,撑死了也就是任务失败,同时被姚家和齐王当成了弃子而已。”

“依你的意思,你们黄家委屈,我和王家就是命里该死吗?”

王冲哂然道。

黄芊儿嘴唇张了张,再次哑口无言。

“你这根本就是强辞夺理!这根本就是黄永图一个人的主意。凭什么要我们整个黄家为他负担?”

黄芊儿不服气道。

“呵呵,当然,这只是你们黄家家主的说辞。但是如果黄永图成功了,就算是他一个人的决定,恐怕整个黄家也会毫不犹豫的攀上姚家和齐王这条高枝吧?”

王冲负着双手,淡淡笑道。

黄芊儿默然。

虽然她很想说不是,但是黄芊儿却不得不承认,如果王冲真的被剌杀了,那王冲说的就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世家的立场是一定会跟随着自己的最大利益的。黄永图剌杀王冲成功,那么不管黄家原来的立场是什么,在惊悉这一切之后,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攀上姚家和齐王的关系。

这是世家大族的本性使然。

“成王败寇,如此而已。所以,不要再把黄家说的那么委屈了。”

王冲淡淡道。

声音一落,房间中静悄悄的,之前还非常不服气的黄芊儿这个时候也说不出话来了。

成王败寇,弱肉强食,这本来就是世家大族之间最简单,也是最现实的规则,王冲只不过是把它说出来而已。

就算是黄永图,也不见得完全是为了自己。恐怕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考虑。

因为说到底,如果剌杀成功的话,黄家才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

……

“你就这么放过了黄永图?”

数天后,聚仙楼上,知道了黄家的处理结果,白思菱很是替王冲有些愤愤不平。

“我也以为,你会让黄家处理掉黄永图。”

徐乾喝了一口茶,也在旁边说道。他的神色平淡,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西行路上,他和黄永图其实才是关系最好的。两人一路结成联盟,一起行动,一起对付王冲。

不过此时,徐乾却没有丝毫替黄永图说情的意思。

这并非是他冷酷无情,而是世家大族的处理手段就是这样。黄永图所做出来的事情,并非是一顿羞辱、一顿谩骂,一次挑衅,或者私底下陷害那么简单。

不是王冲反应快,给自己挖了个坑,藏在谁也想不到的地底深处,恐怕他早就死了。

这样的事情别说是京城王家这样的将相大族,就换是徐家,也是绝对不会放过黄永图的。

黄永图的死只是这种世家交易中,最基本的交易内容。无论如何,不管是为了世家的脸面,还是为了自己,黄永图都是得死的。

这个无论哪个世家,都会是这样处理的。否则的话,相当于变相的鼓励对自家的暗算和剌杀。

因此,听说王冲放过了黄永图,两人都觉得相当的突兀。

“我确实是可以杀他。”

王冲神色平静道:

“而且,我也确实这么想过,不过,最后我还是放弃了!”

“为什么?”

白思菱和徐乾两个人都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解。即然想过,为什么不做?

王冲没有说话,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脑海中却是想起了很多。

“因为,他本来是有很多次对我出手的机会的,但他最终都没有那么做……”

王冲并不是傻子,黄永图也并不仅仅是停留在内鬼,或者是泄露消息的份上,他其实是试过亲自动手。

至少在对付铁衣马贼的时候,王冲就明确感受到过来自来身后的那种锋锐的感觉。

而在和三百年乌斯藏铁骑决战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那时候黄永图其实也是想过试过想要动手的。

因为王冲再次感受到过那种来自侧后的锋芒。

而最后一次,在官道上,黄永图比起任何剌客都要距离自己更近。如果他突然发难,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哪怕只要耽搁自己片刻,到最后,就算有白蹄乌的急速,自己恐怕也是很难逃掉的。

三次最好的机会,黄永图都放弃了动手的机会。

冥冥中,王冲想起了黄永图在缳西楼上说过的那句话.

“我曾经想过住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句话才是王冲放过他的关键原因。这并不是有狡辨,而是黄永图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黄永图为什么三次在路上动了杀念,却最终又全部消褪。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是没有回头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