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疑窦!/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百九十四章疑窦

“王冲,你这是干什么?”

在距离王冲数步处,赵千秋停了下来,一脸的诧异。王冲以前和他相处,可从来都没有这么郑重其事过。

“多谢老师,这次如果不是老师,王冲或者就已经死于返京的途中了。”

王冲沉声道。

“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起来吧,起来吧。你可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这次执行训练营的任务,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准备吗?”

赵千秋哈哈笑道,不以为意。

王冲也不多说,趁势站起身来。他心中的想法,心境的改变,当然和赵千秋想像的不一样。

不过这些,却也没有必要说出来。

“来,来,来!赶紧坐下,怎么样?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赵千秋道。

从丛林群山之中救回王冲,送到王家去之后,赵千秋就没再怎么去过了。齐王、姚家和宋王、王家之间的冲突,像他这种训练营的教官是不适宜掺和进去的。

军人就是军人,政治上的东西还是少掺和为妙。这也是军伍里的潜规则。真正纯粹的军人,都是尽量离政治远一点。

而且,王冲送到了王家,基本上不用他过去也一定能得到很好的照顾。这也是赵千秋放心不过问的原因。

——王家这样的将相世家资源肯定是要比他一个教官多的!

“还好,恢复了差不多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后患。”

王冲坐在一张椅子上道。

对王冲的创伤,最主要就是来自那一支箭,上面毁灭性的力量对王冲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换了一般人,没有二三个月基本是好不了的。但是王冲兑换过金液脏腑,关键部分的五脏六腑远比一般人强大的多。

所以虽然才一个月都不到,但是王冲已经可以自由行动,毫无障碍了。

“那就好。这段时间我还在担心。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赵千秋说着回到自己座位,大袖一拂,啪,一道暗影像箭一样飞了出去,直指王冲。

王冲手掌一抄,几乎是下意识的抄在手里。低头一看,却是一本卷起来筒状的书册。

书册没有打开,但是王冲却看到了起首的“乌骓”两个字,顿时心中一紧。果然,耳中就传来赵千秋的声音:

“训练营的任务,你不在,但我已经提前你交接好了。这是你想要的乌骓光环,拿去好好看看吧。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不过也别指望太大。这门功法据说很难修练,我也没有修练过,所以能给你的指导不多。”

“多谢老师!”

王冲大喜。一瞬间立即感觉手中沉甸甸的,虽然冒了那么大的险,还差点死在丛林中,但是最终,自己终于还是得到了整个训练营里最珍贵,同时也是最被低估的一份功法。

上辈子,这卷乌骓光环在训练营里束之高阁,几乎没有人学到。但自己终于做到了上辈子无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这卷乌骓光环终于归属自己了。

这一刹那,王冲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书卷,心中喜不自禁。

“对了,老师,那次你们赶过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好几拨人影?”

王冲将乌骓光环收好,突然问道。

“怎么了?”

赵千秋挑了挑眉道,王冲这翻话似乎是意有所指,明显是发现了什么。

王冲也没隐瞒,就把自己在藏在地下感觉到的东西说了出来。虽然当天追杀他的是一拨人,但是从后来的情况来看,明显还来了其他几拨人。

这些人虽然也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他们各自为政,明显不是一起的。而且从人数来看,还远不止两拨。

算了宋王和姚家,王冲怎么也想不出来,这多出来的几拨是怎么回事。

而且宋王和姚家明显是一起的吧?

他们用得着分成两拨吗?

当天的事情,回来之后,王冲越想就越觉得奇怪。只可惜当时限于自身的处境,并不能去仔细察看。

“这样……”

赵千秋听完王冲的描述也皱起了眉头:

“你藏身的地方,我们当时也察看过,地上的脚印非常凌乱,确实远不止一拨人。而且,我当时行动的时间比你想像的要早很多,那段时间,我们也确实看到过其他人。不过当时距离隔得远,而且对方一看到我们就远远避开了,根本就没有仔细照过面。”

赵千秋也露出了深深的思索。

王冲遇袭的事情,按道理只是一桩简单的剌杀案。但是从王冲的描述来看,似乎远不是这么简单。

但是涉及到这种政治问题,赵千秋这种纯粹的军人也是头疼不已。他可以想出半夜放老虎这种办法去训练自己的学生,但是让他掺和复杂的政治问题,还真是爱莫能助。

“……不过,你说的那支箭,我倒是找到了!”

赵千秋说着突然起身,就在王冲惊讶的目光中,走到房间墙壁处,打开一处暗阁,然后取出了一样东西。

“箭头?”

王冲疑惑的看着赵千秋手中的东西。那仅仅只是一截暗黑色的箭头而已,只有一截指节长。

“这是我们从你遇袭,遭到剌杀的地方找到的。只有箭头而已,其他的部分已经被人拣走了。就是这截箭头,也是我们反复搜索,从距离你受伤十多丈的地底泥土中找到的。如果不是为了找到你的行踪,反复搜索过那里,我们也不可能发现得了。根据我们的推测,这应该就是那支重伤你的铁箭留下来的。”

赵千秋说着走过来,将这只遇袭现场发现的箭头交到了王冲手里。

王冲神色凝重,仔细打量着这截箭头。箭杆的部分几乎没有任何的残留,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黑色箭头。

乍一看,这支箭头似乎很普通,和其他箭头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仔细打量时,王冲立即发现了一点不同:

在箭头的表面,有些细小的纹路。这是铭文过的痕迹。只是因为箭头乌黑,痕迹细小,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不止如此,王冲再次仔细打量,还有了另外一些意外的发现。这只箭头的材料非常特殊,绝不是普通的精铁,也不是玄铁,更加不是乌兹钢之类的金属。

王冲打造过好几柄乌兹钢剑,现在对于金属的份量非常的敏感。

乌兹钢现在只有他才能弄到,其他人是不可能得到的。所以质量明显比不上乌兹钢。

从重量上判断,王冲可以感觉得出这种金属质地完全介于精铁和玄铁之间,无限的接近玄铁,却又不太一样,似乎还含有一些其他东西。

“……你休养的时间,我们仔细查探过。这种箭支糅和了精铁、玄铁,还有其他的一些特殊的金属粉末,而且它的箭体结构也进行了特别的工艺锻造,使得箭头内部的结构相对比较疏松。这一点想必你也感觉出来了。”

赵千秋说着瞥了王冲一眼。

王冲点了点头.确实!这种箭头比之实心的玄铁箭头要稍微轻一些,这些他已经感觉出来了。

“这样做毫无疑问会降低箭支的坚固程度,就是因为这一点,撞上坚固的东西,这支铁箭才会变得四分五裂。箭头和箭杆分成一断断,散在不同的地方。”

“不过尽管如此,这种方式也会大大提高罡气在箭支内流通的速度,更加便于箭道高手发挥自身的威力,提高得箭术的破破力。简而言之,这是一种通过武者自身罡气伤人的特殊箭术,而不是像普通的箭术那种,通过箭支的锋利撕裂、穿透对方的要害杀人。”

“被这种铁箭射中,即便不是要害部位,也容易造成重大的创伤。而能够精擅这种特殊的精术的,也绝不是普通的箭道高手。依据这一点查下去,一定能查到射你一箭的那个人!”

赵千秋最后给出了结论。

这段时间,他也并没有闲着,从这支箭头上他还是发现了很多蛛丝蚂迹,依据这条线索绝对能找到伏击王冲的人。

至于王冲说的出现两三拨来路不同的人,这个他还真就不知道。

王冲沉默不语。他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支铁箭虽然极其厉害,而且还附加了锋锐铭文,但却碰上了那支乌斯藏骑兵的护心镜。

乌斯藏人的那支三百人的骑兵全部都是重甲骑兵,以防御为里,里面附加坚固铭文一重又一重。

那支铁箭射在自己的护心镜,被自身的力量震得四五分裂。所以才会被赵千秋拣到一截箭头。

能从一支箭头里发现这么多的线索,对于王冲来说,这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

“多谢老师。”

在昆吾训练营的主峰大殿里和赵千秋聊了一会儿,王冲便主动告辞离开了。晋升真武境的事情,耽搁了这么久,如果一切就绪,自己终于可以冲击真武境了。

从主峰出来,王冲直接返回了止戈院。

在这里,王冲有一间专属于自己的练功室。而且相对于训练营里,止戈院完全属于自己。

在这里冲击真武境要安全太多了。

“黄芊儿,帮我护法!”

说完这句话,王冲立即踏步进入了自己的密室之中。

这一刻,王冲心中怦怦直跳,充满了期待。

乌骓光环,终于到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