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乌斯藏大王子!/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一十章

王冲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虽然阴险狡诈,但是在这方面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这件事情,我可以想办法帮你联系太真妃。有她的帮助,其他诸皇子应该暂时还不敢动你。不过,这一切必须得等你过了一关再说。”

王冲道。

听到“太真妃”的名字,李亨和李静忠精神大振,两个人神色都不太一样了。

节度使事件王家和太真妃可是死敌。知道王家和太真妃缓解了,但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还能动用太真妃的关系。

“冲公子,能不能让太真妃出面……”

李静忠一脸意动道。

王冲摇了摇头,打断了李静忠的话。他是认识太真妃,但也仅仅只是认识,太真妃的身份还没到随随便便可以由他来代替做决定的地步。

——特别是现在!

时间紧迫,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王冲又和李亨商讨一阵,然后李亨便和李静忠一起离开了。

“希望能够成功吧!”

看着李亨主仆二人骑马离去的背影,王冲眼中闪过一丝隐忧的神色。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时间太短,王冲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

至于能不能成功,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那个人……是皇室皇子?”

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黄芊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

王冲眼皮跳了跳。黄芊儿还是真武境,那个距离应该还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哼,你以为我偷听了吗?”

黄芊儿一看王冲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很是不悦的哼了一声,冷冷的撇过头去:

“……他走路的样子!你虽然没有告诉我,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那是宫廷里的皇子皇女们才有的走路步伐!”

气氛突然有点僵,轻风吹过,王冲浑身一阵清凉,有种说不出的尴尬。这个女人还真是远比自己想像的聪明啊!

“咳咳……”

王冲刚刚干咳了几声,就被黄芊儿打断了。

“不用解释了。说吧,接下来去哪里?”

黄芊儿神色冰冷,毫不留情道。

这是黄芊儿第一次在王冲面前展现出咄咄逼人的架势,显然对于王冲刚刚让她回避的举动有些不满。

王冲摸了摸鼻子,自知理亏,心中苦笑一声,也没和她计较。不过黄芊儿的话也提醒了他。

“从时间上来看,也差不多了吧。”

王冲抬起头来,目光从天空逡巡而过。这突然的举动也吸引了黄芊儿的注意,跟着他一起抬起头来,诧异的打量天空。

大概也就是片刻的时间,一只巨大的岩鹰呼啦啦扑楞着翅膀,从西边的天边飞了过来。

王冲右手伸出,举臂一托,接住岩鹰,然后从岩鹰的腿上取下信笺。

“果然如此啊!”

王冲点了点头,一副不出所料的神色。看完信笺上的内容,王冲伸手一捏,碾成粉碎,任由纸屑从指间洒了下来。

“走吧,去京师!”

王冲说着,一个翻身上了马背。

“不去止戈院?”

黄芊儿讶然,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不远止的止戈院。这里距离止戈院恐怕也就是几公里的距离吧。

“不去了。因为还要其他的事情要做。”

王冲哂然笑道,脑海中却是想起了几个月前那次训练营试练中,当时王冲逮到的那名大食人,还李仓启都提到有一伙神秘的乌斯藏人怂恿他们,积极活动,大肆的掠劫。

如今事情隔了这么久了,也该有个了解了。

“驾!”

王冲一夹马腹,策马扬鞭,迅速的转过头来,向着京师而去。

……

“都查清楚了吗?”

王冲居高临下,在城门口附近,看着出来迎接的老鹰和几名王家的护卫。

“都查清楚了。”

老鹰低着头,神态恭敬: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京师之中的乌斯藏使团,另外我偷偷带着李仓启到他们驿馆附近一再确认过,李仓启也指认出了其中几名乌斯藏的护卫,就是当初出现在他们山寨中的神秘乌斯藏高手……”

李仓启就是当初告诉王冲铁衣马贼消息的山贼头目。

“另外,根据我们查到的消息。乌斯藏这波使团的首领是乌斯藏的大王子。他在京师之中已经待了三个多月了。”

李仓启道。

“乌斯藏大王子?”

王冲皱了皱眉,眼中隐隐露出思忖的神色。片刻之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个乌斯藏大王子是谁了!

在乌斯藏帝国的几个王子里面,这一位可是对大唐的积极主战派。所有和大唐有关的决议里面,几乎都有这位乌斯藏大王子的踪影。

不过讽剌的是,乌斯藏帝国的下一任藏王却并不是这位殷殷切切,一心要捍卫自己的帝国,觉得自己理应继承王位的大王子!

而且,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位殷殷切切,积极激进,狂妄自己大的大王子现在应该已经在京师里闹出了另一件事情。

“那个大王子现在在哪里?”

王冲言简意赅道。

“北城!”

老鹰不假思索道。

“走!”

王冲一夹马腹,策马就走。

从城门口出发,穿过重重巷道,街区,在大唐京师的北城区,位于大理寺和皇城的夹角之间,王冲终于找到了一群乌斯藏的使团。

这是一处北城区的一处巨大的练武场,专供禁军、贵族、世家子弟,以及京中的年轻俊杰切磋交流的地方,是由当年陛下年轻之时捐建的一处练功场。

这处练功场初建的时候,里面基本熙熙攘攘,到这里来练功的世家子弟,贵公族子络驿不绝,为大唐训练、培养了不少的帝国之才。

但是大唐承平几十年,武风早已不如当初隆盛。平常到这里来练功的世家子弟、王公贵族更是寥寥无几。

在王冲的记忆中,这里早就是应该有些冷清的状态。

不过,真正赶到这里的时候,王冲才发现自己完全错了。眼前的练功场,人头攒动,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甚至还有大量的禁军在外围维持秩序。

各种代表禁军各伍的旗帜插满周围。

而练功场里面,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世家子弟,王公贵族,一个个捏拳,捏掌,沸沸扬扬,神情激愤。

“轰隆隆!”

王冲带着黄芊等人赶到外围的时候,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听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地动山摇,从里面传来。

“啊!——”

一阵剧烈的冲击声从里面传来,就好像两座山峦重重的撞击在一起一样,只听得一阵濒死的凄厉的惨叫,然后一切便寂然无声。

“该死!”

“混蛋!这样不公平!”

“鸿胪寺的那群王八旦!一个个就知道威胁自己人,真他妈统统都该去死!”

……

人群发出一阵阵不甘的轰鸣。

“库努斯……乞力那罗……喜雅那乎……”

马蹄阵阵,一阵阵的明显不是中土语言的叫嚣声得意洋洋从里面传来,就算不懂乌斯藏语人,也能听得懂那声音里的侮辱、轻蔑、炫耀和诋毁的味道。

人群顿时更加的愤怒了。

“杀死他!杀死这群蛮子!”

“混蛋,难道我们大唐京师这么多高手,就没人能治得了这些蛮子吗?”

“这已经是第三十三个的,妈的,谁要是杀了这混蛋,老子给他一千两,黄金!”

“老子出二千两!”

“我出五千两!只要有人能杀掉他!”

……

人群再次激愤起来。所有练功场周围的王公贵族,世家子弟纷纷叫骂起来,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放肆!”

就在人群激愤到极点的时候,一阵大喝传来。练功场的边缘,一边穿着鸿胪寺服饰的高手从一栋楼宇中探出头来,表情严厉无比:

“比武较技本来就有损伤,死亡也是再所难免。这位可是乌斯藏帝国的大王子,而且又是使团成员。来者是伤,如果伤了乌斯藏的大王子,引起两国交兵,这种后果你们承担得起吗?”

“所有人都给我听着,乌斯藏帝国大王子只能生擒,不能损伤。否则的话,一律严惩不殆!”

说到最后,声色俱厉。

原本闹哄哄,群情激愤的练功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去。一双双目光望着那双楼宇中的那名鸿胪寺的高手,目中都露出忌惮的神色。

“这些家伙,太过份了!只能生擒,不能有丝毫损伤。这样束手束脚,还怎么打?”

黄芊儿虽然才刚到,连练功场中究竟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但听到这话,眼中也不由流露出了一丝愠怒。

什么乌斯藏使节团之类的事情,黄芊儿平常很少接触。但是武道上的事情她却是知之甚深的。

如果两个人交手,一个人无所顾忌,各种手段可以随意施展,而另一方却束手束脚,只能生擒,不能损伤,那这场战斗就没法打了。

就算有十成的实力,恐怕连三成都发挥不出来。因为一出手就可能会伤到对方。

这样的战斗实在是谈不上公平可言!

“嘿嘿,鸿胪寺,出现这种情况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王冲语声讥讽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